学法让我重新升起了正念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九月十一日】二零零四年,我发真相资料遭到邪党迫害,被非法判刑四年,关押在兰州监狱。被迫害中,我承受不住那种痛苦,向邪恶写了所谓的“保证书”。之后,我十分痛悔,明显感到我身上一下子什么都没有了,不由自主地眼泪往下掉,控制不住。

我当时想:我背叛了大法,违背了良心,师父肯定不管我了,从而心里更加痛苦。突然有一天,脑中反应出一句话:师父管我也好,不管我也好,我要修。我就把会背的法(主要是《洪吟》)的题目都列出来,写在一张很小的纸上。为了不被包夹发现,我借了一本《西游记》,把纸条夹在里面,以看《西游记》为名义,每天将每段法背五分钟,或者背十遍,天天如此。越背心里的痛苦越轻,正念越强。

下午收工后,吃过晚饭,犯人们有的看电视去了,有的聊天,有的下棋,我就在我的上铺双盘。怕被别人发现,我就将叠好的被子压在腿上,将书放在被子上,按照纸条上写的经文的题目背法。

起初我盘腿只能坚持半小时,到后来盘一个半小时,腿都不觉得疼,而且感到正念越来越强。到了冤狱的最后一年,我感到怕心少了许多,就决定把我前面写的所谓“保证书”声明作废。

当时监区有六个大法弟子,我劝他们和我一起写声明,交给监区。他们害怕加重迫害。我劝他们说:“大不了关禁闭室、毒打、电棍、狼牙棒,还能有什么呢?”后来有两个同修和我一起写了声明,以前在压力下做的所谓保证全部作废。当时我们三人离出狱时间都不远了,但是我们没有在意这个,做好了思想准备。出乎我们意外的是:我们什么事也没有。过了三、四天,专管迫害我们的狱警把我叫去问:“这是你真心写的吗?”我说:“是的。”他说:“我要把你写的这个东西交到上面去。”我当时心里没有害怕的感觉,给他讲了法轮功真相,主要是就治病方面讲的。他听后笑了,然后就让我回号室去了。

几天之后,狱警把我叫去,说是要给我减刑。我说:“我没有犯罪,没有刑减。”他们很生气地把手一甩,说:“回去吧!”我就回去了。又过了几天,他们又把我叫去,又说要给我减刑,我还是用那句话回应他们。

自此之后,包夹不再怎么迫害我了,我上厕所,他们也不跟了,狱警见了我面,还笑呵呵地跟我打招呼,还把我从上铺调到了下铺。回家那天,狱警还给了我三十元钱的路费。

回家之后,派出所警察隔几天来一回,说是来看看我对不对劲。有一天,派出所所长领着七、八个人来到我家门前。派出所所长先嘱咐我说:“今天你要表现好,不要胡说,他们是省上来的,还有县上的。”我直直的看了他一眼,什么也没说。

進屋后,一个女的从包里拿出一个笔记本,一个男的问我什么时间开始炼法轮功的。我当时没有怕心,也没有顺着他的思路回答,就是直接给他讲大法的基本真相。特别在祛病健身这方面,我觉得越讲越有力。我问那个男的:“假如你处于我这个位置上,你看不好病,又没有钱,你说你怎么办?”他点了点头,环视了一下他们的人。那个女的把准备做记录的笔记本收進了包里。他们临走时显得很高兴,其中一个还对我说:“我是县长,你有时间来玩吧!”我说:“谢谢!”

还有一次,一个亲戚请我参加婚礼。当日,婚礼还没進行呢,我发现,在举行婚礼的院子里,一片大红布上面挂着一张毛魔头的像。我立即发正念。不到五分钟,就有两个人将毛魔头的像取了下来,换上了一个“福”字。

以上三件事是我亲身经历的,使我从内心深深的悟到:只要我们做正了,师尊无所不能。更加体验到了师父讲的法:“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1],也更加明白学法的重要性了。

谢谢师尊的慈悲苦度,我一定要做好我该做的事。

注:
[1]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师徒恩〉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