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正行 魔难烟消云散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七月八日】和大家一样,我怀着虔诚、谦卑、感恩的心,向无量慈悲的伟大师尊汇报在修炼中的三次正念清除魔难的经历,与同修共勉。

(一)正念闯出派出所

二零一二年的春天,老家的叔父过生日,我准备借给他祝寿的机会去给老家的人讲讲真相。动身的那天,证实大法的事我忙到下午三点才出发,由于回老家一次不容易,我带了很多东西:《转法轮》、《忆师恩》、MP3、真相资料、小册子、真相粘贴等等。原本打算在那里住几天,多讲真相多救人。

一路上,我让司机几次停车下来,在电线杆上贴真相粘贴,边走边贴,贴了很远,然后上车继续赶路。可能是过程中做的很顺,生了欢喜心,被不明真相的人打电话向派出所报警,正巧一辆警车办事回来,直接就从后边追了上来。

在车里,我看到后面追上来的警车,我的第一念是“稳住心态,什么都别想,求师父加持,发正念解体邪恶!”我告诉司机加快速度甩掉警车,行驶了一段路后,看见前面不远处,一辆警车横在路中间,一个警察手里拿着一支枪举在空中,那场景如临大敌…… 原来是派出所安排警力在前面堵截,我们的车被迫停了下来。

两个警察上来把我拽下车,带到派出所的一间屋子里,我定神一看,身后有个小黑屋。所长和好几个警察一起非法审讯我,整个过程我不停的发正念,求师父加持,我心如止水,没有了怕,心想绝不配合邪恶!

师父说:“作为一名大法弟子,为什么在承受迫害时怕邪恶之徒呢?关键是有执著心,否则就不要消极承受,时刻用正念正视恶人。无论在任何环境都不要配合邪恶的要求、命令和指使。大家都这样做,环境就不是这样了。”[1]

因为有无所不能的师父,有宇宙大法在心中,强大的正念使我异常的平静,整个人被强大的能量包围着,眼前真真切切出现了“生无所求 死不惜留 荡尽妄念 佛不难修”[2]里的十六个字飘進来我的脑子里。那一刻我整个人空了,没有了身陷囹圄的感觉,内心充满着强大无边的慈悲能量,眼泪流了下来:这些警察多可怜啊,他们是受害最深的人,如果他们不明白真相,下场是可怕的,我要救他们!

所长坐在我对面问:“你这些东西哪里来的?你今天回不去了,你知道吗?”我回答:“你说了不算。”我又在心里说师父说了算。我继续说:“告诉你们,修炼法轮功的人都是好人,法轮大法是佛家上乘修炼大法,是正法,是要求修炼者按照真善忍标准做一个好人的高德大法。你们千万不要迫害善良的修炼人。修炼人做事是有原则的,能告诉你们的话我会说的,不能说的话你们就不要问了。我是绝不会说的。”

所长不甘心,反复问了好几次,我还是那样回答,并开始讲真相,讲大法的神奇,讲大法祛病健身的奇效,讲我自己修炼后身心的巨大变化,讲大法洪传世界一百多个国家和地区的真实情况,讲江氏流氓集团如何利用国家机器残酷的迫害大法修炼者,讲善恶有报的永恒天理,同时希望他们不要助纣为虐,结果害了自己和家人……

在师父的加持下,我讲着真相,强大的能量把他们背后的邪恶解体了。我发现他们在改变,原来的一脸凶相没有了,有的在思考,有的表情告诉我希望听到更多的真相……所长说:“你看我没骂你吧?也没打你。一会儿你签个字就可以走了。”我告诉所长:“字我绝不签,我没有触犯任何法律,没做坏事,这个字我不会签的。”

他们把从我这儿搜去的东西摆成排,让我手指着,他们拍照,我没有配合。那个所长很无奈,就给其他在外地开会的所有领导打电话,商讨后结果是同意放人。

我回到家中,又传来消息,此事不算完。为了安全起见,一个亲属同修把我接到家中。在那里我每天大量学法发正念。我看着师父法像慈悲的面容。我流泪了,是我有漏被邪恶钻了空子。我找到了自己的做事心、欢喜心和放不下的亲情,而且在临行前,由于忙于做事,那段时间没有学好法。

三天后传来消息说没事了。我知道是师父化解了这一切。

(二)信师信法,是修炼的根本

我地区十几个同修遭到绑架,其中一个同修家是资料点。这一消息传来,我和其他同修一起发正念,那一夜我们只睡了一个多小时,第二天早上炼完功发完正念,我们接着给被绑架的同修们发正念。快到七点时,我忽然想起来那个同修家里有太多的东西。按常规,往往同修一出事,不法人员就去家里搜查。怎么办?我想同修有漏,是在大法中修炼,不能成为旧势力迫害的把柄。师父连旧势力本身都不承认的,我们也要坚决否定。

晨起的阳光从窗口照射進来,暖暖的,我坐在床边求师父加持,以纯正的心态发出强大的正念,用我的功能将资料点罩住,大法资源是救度众生的,绝不允许邪恶踏進半步!这一念发出,在师父的加持下,强大的能量包围着我,我顿感自己顶天立地,力可劈山,灭尽另外空间的一切邪恶。

接下来的几天里,出事同修的家并没有遭到搜查,但是他们却放风说在该同修家搜查出很多东西,这让该同修的妻子心态有些不稳,她问了几个同修是否应该将资料点的东西转移。有的同修认为应该转移,有的认为多发正念,不用转移。我倾向于后者,但是那位同修妻子和我说她心有些不稳。在这种情况下,我没有坚持自己的观点,因为东西在她家,我能体谅同修当时的那种压力。所以我们决定把资料点的东西转移走。

资料点在一个封闭小区里,小区里有监控,二十四小时保安巡逻,進出门口都要登记。我站在小区的院子里,想起一位了不起的同修曾在邪恶面前说过的一句话:生命与法同在,九死也无悔。我在心里喊着同修的这句话,同修放下生死的坚定让我泪流满面:有师在有法在,我们一路前行,什么也挡不住。“天清体透乾坤正 兆劫已过宙宇明”[3] ,师父的这句法打入了我的脑子里,我感觉周边的空间场都清亮起来了。

尽管我和同修们心里都明白,一切都是师父说了算,慈悲的师父一直在我们身边看护着,但我们看到屋里那么多东西,心里还是有一种无形的压力,那是一种窒息的感觉,仿佛空气都凝固了。在巨大的压力面前,我们心里念着师父的法:“你们已经走过最艰难的时期,在最后一个执著中千万要放下心。”[4]我们的心态变的坦然,我们清楚,我们是助师正法的大法徒,在风雨的洗礼中不断成熟着,这就是过程,这就是我们修炼的路。

因为我们租的房子小,东西只搬了一大部份,过程中都很顺利。过了一个星期左右,他们又放风说要到该同修家看看,该同修妻子说想把剩下的东西也转移出去。那天,有个新同修主动要求和我们一起搬,地方也是她找的,真得谢谢这位同修在关键时帮了大忙。我们约定第二天一早搬。

晚上发正念时,我求师父明天最好下点小雨,因为我们不知道那个小区院内情况如何。我不去多想,也不负面思维,保持正念。这些天来,在师父的加持下,我感觉不饿、不渴、不困,面色红润,身体轻飘飘的。我毫无睡意,就背法、发正念直到午夜两点半,想到明早要搬东西,我就躺下来。侧着身子,这时我眼前出现了三团金光,光芒四射!我静静的看了好一会儿,我知道这是师父的鼓励,“大法弟子,你们是浊世的金光、世人的希望、助师的法徒、未来的法王。精進吧,世中的觉者,现在的一切就是未来的辉煌!”[5]我带着师父满满的鼓励睡着了。

第二天早上,天空下着小雨,院子里无人走动,一切都是慈悲的师父安排好了,一切都顺利。我们是正法时期的大法徒,在修炼这条路上,要时时处处按照大法的要求转变观念,用超常的理看问题,向自己内心找,实修自己,一切魔难都会烟消云散。

一个月后,被绑架的那位同修也正念走出魔窟,而且从始到终,该同修家没有被搜查。

(三)定住恶人

我和同修做语音真相有一段时间了,我们的号段是南方号段,夏天的南方气温高,人们睡得晚,我和同修做的过程中发现,晚上十点以后打语音电话的效果更好,三退的人更多。所以我俩决定晚一点回家,多打一会儿电话。

记得有一天晚上,将近午夜十一点,我和同修一边打着电话,一边发着正念,走着走着,就听后面有脚步声,离我们越来越近…… 我俩同时想到:让后面的人离开我们一段距离,不要跟着我们。

接着我俩继续发正念向前走着,走了一会儿,听不到后面的脚步声了,同修回头望去,那人一动不动的站在那里,同修对我说:“姐,那人被定住了。”我回头一看,那人就保持一个姿势站在那里,是被定住了。我俩边走,不时的回头看看,走出很远了,那人还在那儿定着。我们想,那人一定是心生恶念了,慈悲的师父看到我们有危险,才将他定住。

慈悲的师父每时每刻都在保护着弟子,我们感恩的心情无以言表。回到家中,慈悲之心油然而生,想到那个人也许以后有机会被救度,我说了一声“解”。

叩谢师尊,向同修合十。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
[2]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无存 〉
[3]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劫后〉
[4]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去掉最后的执著〉
[5]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三》〈贺词〉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