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法轮大法中获新生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八月六日】一九九七年初,我坐月子期间腰很疼,因为喂母乳,不能吃别的药,就只能吃止痛药;同年七月份我的身体明显变歪了,体重只剩七、八十斤,去医院检查出腰椎骨结核。直到孩子满十个月后,我去医院做腰椎手术时,医院又检查出还有双肾结核,而且左肾彻底坏死,右肾已感染,还有胸椎骨刺。医院让我手术半年后复查,再摘除左肾。可是我没有钱啊!当时做腰椎手术还是把我住的好房子换成破房子换来的钱才能做手术。家里经济很紧张,我也不能再继续做手术,就只能在病痛中煎熬着。

做完腰椎手术后,我是个废人,炕上吃,炕上拉,生活不能自理。回家养病不到一个月时,一天我和丈夫吵架,结果那天我妈来看我,丈夫手指着我妈说不要我了,因我是废人了。就这样,丈夫找邻居家的吉普车,我妈哭着把我拉回了家。当时我心想,死了都恨他和他家人。

在大法中获新生

一九九八年三月,我在娘家养病期间,我嫂子的弟弟来我娘家让我学法轮功,我问:“啥是法轮功啊?”他说是佛家的,我问:“我现在这样也不能磕头烧香的,我咋信呢?”他说:“这个法可好了,不用烧香、磕头,你按照书里说的去做就行。”我说:“那你把书拿来我看看吧!”

过了几天,他把书拿来了。我一看书皮上面的颜色,眼前一亮,感觉心也明亮了起来!一个月左右,他来我家问我:“想学吗?”我说:“我想学呀,挺好的。”

我一直想着等我病养好了就和丈夫离婚,通过学法,我悟到不应该离婚。就这样,一九九八年十月丈夫来接我回家了。不久,一个偶然的机会联系到了当地的同修,我就到小组听法。刚开始听,我腰疼坐不住。听法三天后,晚上我炼静功,明显感到自己身体内一个密度极大的东西,从脖颈开始往腰部走,走到腰部分开,从两腿走到脚底,从脚底下排出。排出后,上身可轻快了!

从那时起我的腰就不疼了。直到现在二十年了,我一粒药没吃,体重一百一十多斤了。刚回家的时候我什么活也不干;后来学法知道我要用真善忍衡量,我得去干活呀。我家住平房,水井在仓房,需要往屋里拎水,从仓房到屋里十多米远。我刚开始怕腰疼,只拎了半桶水,后来想:我学大法了,有师在,我都学大法了,怕什么呀!我一下就拎了一桶水,腰一点都不疼。后来我和丈夫上山打柴、拾柴禾。

村里人都知道我学法轮功身体好了,可能干了。因我村有一个男的腰椎骨结核养了三年才能赶车,我几个月就能干活了。我学法前因为一直记恨婆婆对我的刻薄,很多年不叫她“妈”,学法后我也改口叫“妈”了。丈夫很开心,再加上我身体好,也能干活了,所以婆家人可支持我学大法了。

儿子在大法中受益

二零一五年的十二月末,冬天东北烧炉子,我儿子修大车给人打工,屋里烧炉子。到下午的时候,炉子不怎么着,他同事往炉子里倒了点火油。结果我儿子拿炉钩子低头捅炉子的时候,一下子窜出一个大火苗,瞬间把他的整个脸都给烧了,眉毛、眼毛全烧没了,头发前面也烧了一小圈。

孩子被烧后在店里挺了半个小时,实在太疼就到药店抹了一层烧伤药膏。回店里给我打电话让我把风扇拿出来,我说:“拿风扇干啥呀?”我以为冬天店里没有活,孩子在店里睡觉睡毛愣了,说胡话,我也没当回事。不一会儿孩子回来,我一看脸,当时心里“咯噔”一下,我说:“咋的了?”他说:“烧的,捅炉子烧的。” 给他疼的直打门,我也不敢多问了,赶紧把风扇拿屋里给他吹风。

当时有三个同修在我家学法,一同修当时看到孩子的脸烧成那样也吓一跳,因为整个脸全烧了,满脸是水泡,大的象大拇指肚那么大,小的象高粱米粒一样,太吓人了。那年儿子刚好二十岁,当时我心想:这要落疤可怎么办呢?转念又一想,我有师父呢,师父会管他的。马上心就稳住了。儿子進屋趴在炕上,用风扇吹脸。我突然想到师父说:“给病人念一念此书,如病人能接受,可治病,但对业力大小不同的人效果也不同。”[1]我就对趴在炕上的儿子说:“儿子,妈给你念书听行吗?”儿子说:“那你小点声。”我说:“行。”

我就开始念《转法轮》。不一会儿他就睡着了,等孩子睡到晚上起来时脸就不怎么疼了,还对我笑,我一看孩子的脸有点干巴了,嘴只能张一点,眼睛也烧的眯成了一条缝。

第二天,我姨婆婆的儿子和儿媳妇来我家玩,我们唠嗑,提起儿子的脸被烧的事,他俩到小屋一看我儿子的脸,把他俩吓了一跳,小叔子问我:“嫂子,你找他老板了吗?领孩子上医院看了吗?”我说:“没有,不用了。”他说:“孩子脸烧成这样,不找老板,也不领孩子上医院,那不瞎扯吗?”我说:“没事。”小叔子又说:“那你不去,我领他去。”我说:“不用。”他非要领着孩子去,但最后我没有同意。晚上我问儿子,说:“妈学大法了,不讹人,不领你到老板家,也不带你去医院看,你有想法吗?”儿子说:“没有想法。”

孩子一直很相信大法,也很懂事,就这样我们娘俩就没去老板那儿,我说:“这两天你在家养,和妈妈一起看书学法吧!”儿子说:“行。”就这样每天和我们看半个小时书。孩子烧伤第三天的时候,用手机发过朋友圈照片。

到烧伤的第四天,儿子脸上的干皮全掉了,只有一个地方他用手抠过,留下了一个小疤,现在也没有了。整个脸一点疤都没有,我家亲戚都服了。烧伤一星期后,外甥女给我打电话,问我说:“咋的了,大姨,我都要吓哭了。”我就说:“是烧的。”她说:“上医院了吗?”我说“没有,你小哥就抹了一次药膏,吃了六片止疼药,就再也没吃药,现在一点疤都没有,比原来还帅了呢!”她说:“是吗?”我说:“大姨是干啥的你知道吧?”她说:“知道!”“你小哥就跟我在家看了几天书,就这么好了。”她说:“太神奇了!”我说:“是呀!没事你多念一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她说:“好!”

后来我跟儿子说:“儿子快谢谢师父吧!要不然不知道啥样了。”儿子说:“妈,我谢了!”我问他:“你咋谢的?”孩子双手合十,纯真的表情洋溢在脸上。我看着他,真心的感谢师父,谢谢师父慈悲!

寻找失主,归还钱包

有一年冬天,我中午上班。那天中午我去的比每天早一点,骑自行车到邮局对面,不经意往邮局那儿一看,看见邮局前面的垃圾箱旁边有一个象黑色的小笔记本,就下车走过去捡起来一看,是个钱包。哎呀,里面有好几张一百元的钞票,我把钱包放入车筐赶紧把车子停到邮局对面。一看钱包里有两张银行卡和一张身份证,一张电话费缴费单,缴费单上的人和身份证上的人不是一个人,我就想:这失主得多着急啊!我就赶紧给同修大姐打电话告诉她我捡到钱包了,她在电话里说:“给人家呀!”我说:“知道。你过来一下吧。”我就告诉她地点,她说:“好。”

我俩见面一商量,决定约失主到医院一楼。我就拿起电话打缴费单上的电话号,对方一接电话就说:“你捡着我钱了?”听对方的口气很惊讶也很着急,我说:“是呀。”他说:“我一分都不要了,你把身份证和银行卡给我就行。”我说:“你别着急,我全都给你,你到医院一楼找我。”他说:“好。”大概十分钟左右,开门進来两个男的,我一看其中一个就是身份证上的人,我就招手让他俩过来。他俩过来后,我说:“你看看有没有少啥?”他连看都没看,立即从钱包里拿出了二百元钱给我,我说:“我不要!”接着同修大姐说:“你知道她为啥不要吗?”他俩不知道怎么回答,同修接着说:“她是学法轮功的。”他俩听后先是一愣,然后一个劲的点头,表示谢谢。

同修接着给他们讲三退,他俩都用真名退了,并告诉他们记住“法轮大法好”。他俩说:“好!谢谢!”讲完后,他俩站在那不好意思走,我说:“你俩走吧!”他俩这才走了。

谢谢伟大的师父慈悲救度,风风雨雨中走过的这些路,一直都在师父看护下,弟子才有今天,拜谢师父!谢谢平日里曾经帮助过我的同修们,谢谢!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