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国大法弟子:师父救了我的命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六月二十五日】二零零五年我开始修炼法轮功(也称为法轮大法),那时我是布拉德福德学院的成年学生。布拉德福德是英格兰北部的一个小城市,我的工作没有了,所以决定重新回学校学习,期间和其他学生分租一栋房子,同住的大部份是中国学生。

有一天,我正在和一位室友讨论生活。我告诉他,我一直对人体可以做的事情着迷。我学习过武术、心理学、心理咨询和瑜伽,我一直在寻求一种可以改善我的心灵和健康的东西。

我的室友说他在中国的一位朋友练习一种气功。当他谈到他的朋友时,我并没有真正注意听他说话,只是保持沉默。

然后,他告诉我另一个朋友的母亲炼法轮功。 “法轮功”这个词象一把大锤敲醒了我的注意力。

我的室友说话时坐在办公桌前,我躺在他的床上。听到这个词让我立即坐了起来,并且很专注的听他在说什么。这是一个非常奇特的经历,因为以前从来没有人让我如此专注和好奇过。

我草草的结束了我们的谈话,然后回到我的房间去上网搜索“法轮功”。我发现的第一件事是关于迫害的信息,这让我更加关注这个功法,因为我一直关心少数群体遭到的迫害。

一段时间后,我和另一个室友走在利兹市中心的街上,一位中国男子递给室友一张关于法轮功的传单。然后,她把传单递给我,说:“这就是你感兴趣的,不是吗?”我迅速回到那位中国男子面前,指给他看了传单。但是他不会说英语,他指向其他法轮功学员的方向,他们当时在举办活动,让人们知道法轮大法和中共的迫害。

当我走近一个放着很多法轮功材料的桌子时,一位年轻女子开始告诉我这场迫害。我内心很震动发现了这个地方,所以我没有真正关注她说的是什么。我签署了请愿书来帮助制止这场迫害,然后走到远处看着一些法轮大法修炼者打坐。

他们看起来非常平和。我记得对我的朋友说:“那就是我想要做的。”

于是,我得法了。

师父救了我命

我正在努力修炼,但是我修炼状态不好已经有很长一段时间了,我觉的我需要写这篇文章才能让自己从新回到正确的轨道上。

二零一五年十二月,我遭遇了一起严重事故。两辆汽车在十字路口发生相撞时,我正从一家中国外卖餐馆走出来。其中一辆车撞上了一盏路灯,灯柱砸在我的头上,撞碎了我的脊柱。当时我还没有意识到这一点,只记得从外卖店出来,然后就躺在了地上,一名警察弯腰看着我。

我开始试图坐起来,看到血滴从我的耳朵上流下。我的第一反应是,“这看起来不太好。”我把头重新靠在地上,想着其他的大法弟子碰到这种情况会做什么。我试着想起我在明慧网上看到的交流文章。

我躺在那里发正念。我记得当时对大法和师父的想法非常强烈。我对自己丝毫不担心。

它也成为向我遇见的每个人讲真相的绝佳机会。而且它也非常简单!从第一个到达事故现场的警察,救护车中的医务人员,医院工作人员和医院病房中的其他病人,他们都想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我那时正在分发即将在伯明翰举行的神韵演出的传单,因此很自然地向他们介绍神韵并推荐他们去观看节目。

我不需要手术,但是我必须在接下来的六天里呆在医院的病床上,直到医生们同意让我回家。我两天后要求出院,但其中一位医生说,他们必须等待一位高级医生看我的扫描结果,因为他们担心我可能会瘫痪。医生的话让我震惊了一阵子,但是我知道是师父决定我的未来,而不是医生。

我只想回家,但那是圣诞节期间,很少有医生值班。

病房里的其他病人似乎感到非常痛苦,并且服用大量药物。我记得经历的唯一真正的痛苦是胃抽筋,因为躺着太久了。我不需要服用止痛药或其它药物,并且感到伤心的是看到其他患者服用这么多不同类型的药物并且数量很大。

几天后,护士甚至开玩笑说,他们可以给我半价的药。但当然没有必要,因为我有师父保护我。

当我回到家时,我开始思考为什么发生了这起事故。是旧势力阻止我帮助促销神韵?还是我的执着心被利用了呢?可能两个都是!

但我能确定的是,我偿还了一笔巨大的业债。

我小时候经常去打猎。有一天,我和一位朋友出去。我站在一棵树下,一只鸽子停在上面的树枝上,我打下了这只鸽子。

后来,我注意到右腿后部的皮肤下出现了一个肿块。

当我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的时候,我常常想起那只鸽子,并经常想到我犯的错误。

这个事故发生后,这些长期纠缠我的想法不再出现了,而且那个肿块也消失了。

我从未找医生去检查这个肿块,只能假定鸽子的死亡与我腿上的肿块有关。 我猜这是为了在晚些时候夺走我的生命,偿还欠鸽子的命。现在债务已经偿还了,所以这个肿块消失了,困扰我思想的鸽子也离开了。

师父保护我免于在事故中瘫痪或死亡。我只需要承受少量的痛苦,而师父为我承受了很多很多。

我从来没有真正的感谢师父,即使我见到师父时也没有。所以现在我真的想说:“谢谢师父救命之恩!”

我知道这些只是人的话。我能真正向师父表达我最大的尊重的唯一方法就是好好修炼,救度众生。这是我需要做的。

见到师父

有一天,我接到通知去一个交流会做保安。当我到达那里时,我被告知师父可能会来,所以我们必须保证安全。

如果我在会议室门口做保安,我很可能会见到师父。我该怎么办呢?我是否应该按西方风俗和师父握手?或者我做合十,把双手放在胸前迎接师父?这是一个酒店,如果其他宾客看到我这样做,他们都会觉的很奇怪。

我很担心,于是我问一位中国学员,“我怎么招呼师父?我握手吗?”我记得他的反问,“你会去握女王的手吗?”当然不会,它不是正确的礼仪。

我想接待好师父,为他打开大门。但是我有点笨拙,所以我一直在练习开门,害怕我会在开门时绊倒在地毯上,或者把我的头撞在玻璃门上,或者其它愚蠢的动作。

走廊里有一些障碍物,一位大法弟子让我把它搬走。我转过身来做这件事时,看到师父就在我面前。师父行动如此迅速,以至于我举手去做合十的时候,师父已经走过去了,从最远的门進入了会议室。

当会议结束后,师父即将离开时,我为他打开了门,并做了合十。师父向我伸出手,我很惊讶。当我握住师父的手时,我的头脑完全空白,但我知道这是一个神奇的经历。

我的妻子后来说:“你不知道师父在其它空间为你做了多少。”

即使在写这篇文章之后,我也有过严重的病业,师父帮助清理了我的身体。

我只是觉的师父一直在帮助我修炼提高,但是我还没有实现我的誓言,也没有很好的修炼。我必须改变方法,救度更多的众生。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