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次走出病业魔难后的体悟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七月八日】我是一九九六年底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的老年大法弟子。可是,在二零一七年二月二十四日,早晨七点三十分,我正在家学法看书,突然身体出现不正确状态,浑身发冷面部象一张白纸,一点血色没有,出了一身冷汗,当时就精神恍惚,我马上警觉到不对劲,这是邪恶想要我的命。

当时,我四肢无力、眼睛睁不开,就想躺下。事先约定那天早晨有三个同修来我家,我们四人一同要去做一件证实法的事。八点十分,我穿好衣服,出去看看,同修还没来,就回到屋里,这时就感到四肢无力,眼睛睁不开,让我挺不住。

我家是一楼,八点三十分同修来我家敲窗户,我看见了,这时我出去开门,就出现了脑血栓的症状。我摇摇晃晃走到了门口开开门,三个同修進来了,我身体马上感觉轻松多了。我说:你们赶紧帮我发正念,我被邪恶迫害,身体出现不好的状态。一位同修说:我们回来后再帮你发吧,现在没有时间了。因同修们没想到我当时那么重。我说:行。这样我和同修们一起去做证实法的事了。

路途中我出现了呕吐,把早晨吃的饭都吐出来了,走路也不稳。我想:不能影响同修们办正事。我说:你们去吧,我先回家。回家后身体仍然不好,连拉带吐。吐完了我就在家学法、发正念。可还是恍恍惚惚的。到了中午发完十二点的正念,吃点午饭。可我的眼睛就是睁不开,就想睡觉。我知道我躺下就不好了。但还是没坚持住,躺下了。

大约在下午一点三十分,上午与我一同出去的二位同修不放心我,来我家敲窗户,把我敲醒了。我起来了,但走不了了。我就拄着扫地的塑料棍,踉踉跄跄的往外走,把洗衣机都撞歪一边了,艰难的走到门口,把门打开了。

我对同修说了我的情况,请她们帮我发正念,清除迫害我的一切邪恶生命与因素,我和同修们一起发正念。发一段时间后,同修们要回家了,我说:你们明天若能抽时间就到我家来帮我发发正念。因我当时心里没底,事情来的太突然,邪恶就想害死我让我出现脑血栓症状,当然我是坚决否定邪恶对我的迫害。

同修走后,我就开始严肃的向内找自己哪有漏被邪恶钻了空子,出现这么严重的病业假相。我找到了。我一直以来发正念走形式了,没入心,走过场,没有真正起到发正念的作用,发正念时倒掌,这样怎么能清除邪恶呢?还有一个漏:每天发正念前能有十分八分的时间,就想躺一会儿,休息休息,自己对自己说 :我大懒没有,小懒不断。这样有时一休息就睡着了,就没能清理自己空间场,等闹铃响了才起来发正念。不能及时清理自身空间场,自身空间场的邪恶就多。它们迫害我,让我学法困、发正念困,我也在努力克服它们。在家学法困不入心,我就反复学,学二、三遍,真正达到入心了再往下学。我学法不求数量,达到真正学法入心了才行。

通过学法我认识到,我是个大法弟子,我修炼大法已有二十多年了,我的人生道路师父都给改变了,根本就不存在脑血栓病了,师父都清理了,不让这个事情发生了。所有在我身上出现的脑血栓症状都是假相。对旧势力的迫害我是全盘否定,发正念彻底清除。

师父说:“目前消业也好,邪恶的因素干扰也好,都是旧势力干的,都是一回事,叫法不同。旧势力干的事我都否定的,我都不承认的,更不应该有让大法弟子承受这些痛苦的事情。”[1]法理清晰,我是决不承认旧势力对我肉身的迫害,我也决不承受这种痛苦。

师父说:“我是李洪志的弟子,其它的安排都不要、都不承认,它们就不敢干,就都能解决。”[2]我就请师父加持弟子,我只走师父安排的路,旧势力对我肉身的迫害,我是决不承认,全盘否定。请师父加持弟子清除旧势力和所有黑手烂鬼、一切邪恶生命与因素。同时我加大力度发正念,每天四个整点发正念,晚上增加发二到三次,加长发正念的时间。过去躺下休息十分八分的时间现在都用在发正念上,有闲余时间就发正念。同时我也请同修帮助我发正念。在学法小组学法时困,我就认真看书,同修有读错字的我就给予纠正,认真看书也就不困了。

二月二十四日出现病业假相,二十五日早晨八点多,我就骑着自行车去准备来我家帮我发正念的同修家了,我要告诉她,我在师父的加持下已经闯过这一关了。

一、百分之百的信师信法是及时清除迫害的根本保障

我家住一楼,门前就是一条人行小路。我是出门就讲真相,我家附近的邻居都知道我炼法轮功。我三次上北京证实法都被迫害,邪恶把我关到看守所、劳教所、洗脑班,但邪恶的迫害改变不了我对大法的正信,大法已经深深的植入我的心灵深处。

中共迫害大法以来,社区、派出所、办事处时常到我家骚扰,我都把这当成讲真相救人的好机会。我在十几年的面对面讲真相过程中,曾五次被不明真相的人诬告到派出所。每次警车到我跟前,我的第一念就是心里向师父说:师父救我!师父救我!师父救我!到了派出所我就心里向师父说:师父啊,我不能在这呆,外面还有那么多众生被欺骗不明真相,我得出去救人,请师父加持弟子,立即清除迫害干扰我讲真相救众生的一切邪恶生命与因素。过程中我也给所长和警察讲真相,在师父的加持下,我每次都能平安回到家。

这次旧势力对我肉身的迫害,也是凭着我百分之百的信师信法的正念闯过来的。每个大法弟子都是自己所在社会阶层中的焦点。试想一下,如果迫害得逞,那将给救人造成多大的难度。那真是“法徒受魔难 毁的是众生”[3]。我在面对面讲真相中,就有人说:我家亲属炼法轮功得了什么什么病,不吃药死了,从而再给他讲真相他就不听了。虽然大法弟子都知道那是旧势力迫害大法弟子的一种邪恶方式,但是如果我们不能百分之百的信师信法破除这种迫害,那真的会给讲真相救人造成很大损失。

二、如何对待大法弟子肉身被迫害

师父告诉我们:“其实一切不符合大法与大法弟子正念的都是旧势力参与造成的,包括自身不正的一切因素”[4]。我觉的,师尊正法已接近尾声,这时大法弟子肉身出现不正确状态,一定要严肃对待,正念清除。不适合与不修炼的家人述说,因为那会加大自己的难,家人一定按他们的理送你上医院。其实查一查自己想对家人述说的基点在哪,也就找到自己的漏了。想对家人述说自己难受,不好过,无非就是想得到家人的帮助,把希望寄托给了常人,那就是向旧势力投降了,认同了生老病死不可破除,没把自己当成大法弟子,那也就很难破除邪恶对肉身的这种迫害。我虽然同丈夫一起生活,但邪恶对我肉身的迫害丈夫根本不知道,我只跟同修说,请同修帮助我发正念来清除这种对肉身的迫害。

二零零九年夏天,我半个腰出现带状疱疹状态,大的疱象一元硬币大,小的象黄豆粒、小米粒。这样也阻挡不住我每天出去面对面讲真相。在这期间有一天,我出去讲真相回来到学法小组学法,同修们集体帮我发正念,当时我顿感身体舒服极了,真真切切的体悟到了大法弟子整体配合的威力,我从此也更加重视发正念。

常人出现带状疱疹都是疼痛难忍,我却不然,同时我右脚脚面上也长出几个小水泡,破了之后往出流血水,就是个漏,半年才好,也不痛。实际上都是师父为弟子承受了。那年我也出现了结肠炎的症状,有一段时间还出现了眩晕症状态,不能骑车,我就推着自行车面对面讲真相。那年的冬天路面象溜冰场一样,无论怎样眩晕也阻挡不住我向世人讲真相。在师父的加持下,这一关一关都闯过来了。

在整个修炼过程中,我深深的体悟到了师父讲的:“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5]。每次过劫难时,弟子都是靠百分之百的信师信法,在师父的加持下,闯过了一关又一关。我无法用语言表达对师父的感恩,只有用心去感恩师父的救度之恩,生命不止感恩不止。

注:
[1]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三年大纽约地区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
[3]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三》〈生生为此生〉
[4] 李洪志师父经文:《关于副元神一文引起的波动》
[5]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师徒恩〉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