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死关头 是师父救了我的命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七月十六日】我出生于一九六四年五月十三日,人们习惯叫我莲子。自从一九九八年我开始修炼法轮大法以后,在我和家人身上发生了许多神奇的事,今天借这个机会略举一例。

去年三月初一晚上九点来钟,我送儿媳回来,刚返回街门,还没進院,突然不知道自己的胳膊、腿哪去了,于是往下看,就把左手拽过来,可是没有任何知觉。当时简直不敢相信这是真的,于是就用力掰、咬自己的手。心里又怕又急,这可怎么办呢?当时想:我修炼这么多年,从没看过医生,也没吃过一粒药,身体无病一身轻,决不能给大法抹黑。

于是,慢慢的坐下来盘腿发正念,求师父救我,然后一遍遍的念发正念口诀,就这样一直念着,不一会,丈夫从家里出来,见我不回家,就拉我,看到我半边身子没一点知觉,一下子就急了,你咋成了这样啦?赶紧上医院吧。于是就往起拽我,可是怎么也拽不起来,就连拉带拽的拖着我往家里挪。我当时喊着说不能给大法造成负面影响,要证实大法。

当拉到当院,就感觉非常恶心、头晕,丈夫害怕的说那咋办?我说叫同修去,这时儿媳也赶回来了,看见我,就放声大哭起来:“妈,妈,你怎么啦?”被邻居俩口子听到了,急忙赶过来;见状邻居嫂子就焦急的喊:“法轮功师父,快救救莲子吧!”邻居哥见我恶心,就去附近小卖部买来了冰棍。

一会,丈夫也找来了同修。同修们见状就先把我抬回了家,在抬的过程中,我的腿耷拉着,脚拖着地。好不容易抬進家,就头晕、恶心,又想吐,又想拉。可是实在没憋住,就给同修喷吐了满满一身。拉了以后,一同修也不嫌脏,就帮忙倒了。没想到在那种情况下,给同修带来这么大的麻烦,心里面又感激,又不忍!

当时身体感到从没有过的痛苦,简直是撕心裂肺一样的难受。每个汗毛孔都痛的难受,真是坐立不安。一闭眼,就看见一个厅子,有个声音说赶紧躺下,我问这是哪里?就听到说“殡仪馆”,我想这不是停死人的地方么?我才不躺呢,就醒过来了。丈夫也给师父上香,求师父救我,同修们也求师父救我,并围着我发正念。

看师父讲法录像,连眼睛也睁不开,嘴也歪到一边去了,整整折腾了半夜,到晨炼时,看着同修们炼功,自己起不来,也动不了,真是着急!难过的眼泪都流出来了,只好躺着炼。炼静功时,同修把我扶起来,靠着被子,用围巾把腿,胳膊盘绑起来炼。

上午还是呕吐,张嘴也很困难,连舌苔也全没了,就象拿铲子把舌头铲凹了一半血红血红的。丈夫着急的问,这样行吗?不行就上医院。我坚定的说就信大法!同修们说,再给我们点时间,丈夫说下午还吐,就上医院。到中午喝粥时还里一半外一半的往外洒,但是喝了半碗粥没吐。而且嘴也基本上正过来了。

第二天晨炼动功时,坐在凳子上,靠着暖气,同修们轮流一人帮我炼一遍动作,五套功法一部到位。嘴也正过来了,接下来,身体变化是一会儿一个样。丈夫也露出了笑容,不再提去医院的事了,晚上自己靠着床试着炼,炼第一套功法用尽全身力气,睁大眼睛,喘着粗气,忍着剧痛,炼一个动作,趴下来喘着粗气,接下来,炼第二个动作,再趴下来喘着粗气,十一个动作下来,汗水、泪水交织在一起的流,师父讲:““难忍能忍,难行能行”。其实就是这样,不妨大家回去试一试。在真正的劫难当中或过关当中,你试一试,难忍,你忍一忍;看着不行,说难行,那么你就试一试看到底行不行。如果你真能做到的话,你发现真是柳暗花明又一村!”[1]

三十六小时,体重就下降了十来斤,是慈悲伟大的师父帮弟子化解承受了魔难,救了弟子的命。用尽人间所有的语言也无法表达师父对弟子的救度之恩!

在师父的加持下,同修们的正念帮助下,第三天上午,我就能下地迈步了。那几天,同修们日夜守候,同修们的圣缘是亲情代替不了的,是无怨无悔不求回报的!

后来我想:师父让我们修成“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正觉”[2],大法弟子哪能老是耽误同修的宝贵时间?就跟丈夫商量是否能帮我晨炼,丈夫很痛快的答应了。于是,一天没落的坚持着。将近一个来月,弟妹又来了,晚上我想洗澡,就和弟妹从我们家走到儿子家,用了一个半小时才到,平时最多也就是二十来分钟。洗完澡正好发十二点正念,三点五十炼五套功法,丈夫不在的情况下,自己第一次独立炼功了。

坚持炼功的过程中,弟妹还有一同修不落忍看我强忍的样子,多次要主动扶我,都被我拒绝了。师父说:“我说身体上的痛苦最容易承受,咬咬牙就过去了。”[1]我感到师父就在身边看着我,终于在师父的加持下,我完整的炼下来了。虽然吃点苦,但心里很高兴,因为再也不用麻烦丈夫和同修们了。一个多月,我就能骑自行车上大街了,两个多月,就能骑着电动车带着同修去商场讲真相了。那时在同修们的帮助下仍然坚持做三件事,是慈悲伟大的师父救了弟子!同修们的无私帮助也感动着我们全家人,比如外边下雨,丈夫会主动帮着同修挪车子盖好等等。以前对大法半信半疑的儿子说:“妈,我终于见证了信仰的力量。”

也许有的人会不理解,为什么炼了法轮功就不去医院了?因为我母亲也炼过功,去年六月下旬住医院期间,我每天骑电动车看望母亲,认识的同修们拿着礼品都去医院看望并安慰。出院以后,在我家一百来天,我精心照顾母亲,端屎倒尿,吃喝拉撒睡,换洗衣物清洁等。我师父说:“医院能不能治病呢?当然能。医院治不了病,人们怎么会相信哪,怎么都上医院去治病呢。医院还是能治病的,只不过它的治疗手段是常人那个层次的,而那个病却是超常的,有些病是相当大的。所以医院讲有病要早治嘛,大了他就治不了,药量大了人也要中毒的。”[1]我们师父并没有说过有病不让看病、吃药,师父还说:“不重德病都不会好的,不是说练了功就什么病都不得了。”[1]但是可以给真正修炼的人调整身体。

现在的医院,医生看病收红包、假药也多,我的一个同学四十刚过就因医院输错药死在医院了,那年她儿子还在上学,为了给他母亲讨回公道,同学们帮着打横幅,医院才赔了钱,还不让说。这事当年全县都知道,去年我妹的亲家,四十七岁,她当时那情况不太严重就在去医院的路上走了。也是去年,丈夫的同学在医院上班,他的妻子一夜之间住县医院又转区二五一医院,花了不少钱,最后还是走了。丈夫的表姨父和我们住在同一个巷里,就是走着進的医院躺着出来的,钱花了不少,最后瘫了两年,也走了,还有同村一个男人在北京上过医院,出院以后每天从早到晚的锻炼,十年了离不了拐杖,挎着篮,手团着。

大家想,我当时那个样子,如果上医院,说不定跟他们一样了……听说邻居跟村里的人们说人家炼法轮功的成了那个样子,没上医院不用看医生就能好。也有不明真相的人认为是不可能的事,等着看结果呢。因我婆家、娘家都是大家子,还有同学们都知道我是炼法轮功炼好的,小叔子是某学校领导,多次给他讲真相,每次他都说心意领了可就是不三退,这次我没说什么,他就痛快的答应三退了,同时也见证了大法的神奇。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佛性无漏〉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