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庆祝513】乡村女教师获大奖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五月十一日】我是一名乡村小学女教师,今年五十四周岁,来年就退休。在今年年前,就是二零一七年十一月,我参加了全市范围的教学大奖赛,并荣获全市乡村组第一名的好成绩。我知道,这一切来自法轮大法

这次地区教师评职晋级主要看两项得分,教龄分占大部分,再就是参加各种教学活动获奖证书加分,教龄分是固定的,获奖证书就显得重要了。

二零一七年九月下发了市教育局在全市范围开展教学大奖赛的通知,全市高中、初中、小学、幼儿园教师都可参赛,所有开设的科目都参赛,决赛,各科一等奖两名,二等奖若干,所有参加预赛的最低三等奖,历时两个月。

这是我市前所未有的大范围比赛。我有些心动,但是马上静下来,用法来衡量:我是大法弟子,处处要为别人着想,目前普通教师的最高级别是副高,我已评完,虽然我心动,想参赛,并非想得证书,纯属想在教学中再有所提高。但其他人都想得证,我就不能占这个名额,把机会让给别人。决定后,我就不再过问此事了。

转天,中心校两位校长分别给我校校长打电话,说必须让我参加,目的是为学校争光等等。我自修炼法轮大法以来,按大法的要求工作、处事、做人,工作上,领导安排干啥就干啥,从没讲过条件,因为师父明确要求:“我们只是在切身利益这些问题上看的淡,而在其它方面,我们都很精明。我们搞个科研项目,领导交给什么任务,完成什么工作,我们都很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做的很好。”[1] 我想既然是领导安排,那就无条件的服从,就答应了。

矛盾也随之而来。领导召集所有参赛的老师开会,一位村里的男老师A看到我第一眼就说:“你穆桂英啊!”从其他老师的眼神里,我也读出来了:你刚评完副高,前一年(二零一六年冬),在我镇举行的教研活动中,刚获得过一等奖,而且这么大岁数了,马上快退休了,咋还要去争呢?

回家后,我就反复向内找:我争强好胜吗?没有,从没争过什么,所有的证书都不是争来的,都是凭实力得的。那么这次参赛是不是错了呢?我还是应该为那些年龄大的老师着想,把机会让给他们吧?那么为了满足中心校领导的意愿,我参加初赛,但不参加市里的预赛,就这么决定了。

初赛那天,我就跟A老师说了把机会让给他,他很高兴说谢谢我。马上,初赛结果通报了,我是第一名,另一位是一名年轻的特岗教师。我就给中心校业务校长打电话说了我的打算,不参加市里预赛,他就是不同意。没办法,师父告诉我们修炼中讲一切顺其自然。

教学设计摒弃党文化,溶入真、善、忍普世价值观

晒课形式叫“同课异构”,就是同一个年级段的参赛教师都讲同一篇课文。

我就上一些教育网,查看一些获奖教师的课堂实录和教学设计,准备借鉴吸收点精华来充实自己。结果我发现所有获奖的几乎千篇一律党文化味很浓——假、大、空。课堂上,教师就是想办法调动学生的热情来活跃课堂气氛,其实就是“煽情”,连最起码的传统的传道、授业、解惑都做不到。这里不是批评谁,真的是这样。没有可借鉴的东西。

我反复向内审视自己:教一辈子学了,没有遇到这么大范围的教学大赛,这快退休了倒遇上了,并且还非得参加不可,能是偶然的吗?从法中,师父说:“特别是一些个老的大法弟子。你想过你所有生活的一切都在修炼当中吗?你的一言一行,你所做的那一切,你都是在修炼中,你知道吗?”[2]

平时在教学中我力求摒弃党文化的东西,回归传统文化,这是教育的根本。授课中,本着传统的教育理念:传道授业解惑,不摆花架子,挖掘课文中育人之理,培养学生健康的心灵,完善他们的人格。那么,这次师父给我安排这样的机会是什么目地呢?我悟到也许是引领吧,就当是引领。我就反复告诫自己:绝不求人中的名利,要证实的是大法,决定不参照任何他人的课例,就按自己平时的教学理念设计教学。

预赛的课文讲的是一个传统故事。我就本着传统文化故事喻理,弘扬主人公优秀品质为主线设计教学,获得所有评委及所有学生班主任的一致好评。

决赛的课文内容是一个小男孩拯救小动物,故事感人。我想神韵能成为世界第一秀,是因为她符合宇宙真、善、忍特性,即使只看表面都是那么纯朴、充满了善,因此世人乐于接受。受神韵启发,我就以“善”为主线,将其贯穿于整堂课中,突出表现生命无论大小都值得我们爱护与珍惜。最后,总结全文时说:“在灾难面前一个人的力量是不够的,但善是最大的力量,她能化作感染力,感染全世界的人都来爱护生命。这才是真正的和谐,大自然中一切生命的和谐。”

学生、评委,所有听课的人都全神贯注的溶入了我的这节课中。一名校长陪他们校的老师参赛,六节课他都听了,一下课,他就滔滔不绝的夸奖我,一个劲儿的说:拿第一名理所当然,让人服气,值!一位小教部的主任也说是好课,有机会要和我交流,几个评委都投来赞许的目光。

是宇宙中旧的势力利用邪灵操控邪党,因此邪党才敢挑战宇宙真、善、忍特性。这些年,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在人们的头脑中几乎形成思维定势:法轮功代表“真、善、忍”,“真、善、忍”就代表法轮功。人表面不敢说“真、善、忍”好,但人都有明白的那一面,所以人们对纯真纯善纯美的东西是接受的,是中共摧毁了传统文化。

心中装着法,不求名利,事半功倍

虽然获奖证书是诱人的,但也不是谁都愿意参加的,对自己没有自信、怕评不上是一个方面,此外准备课是一项折磨人的工程,从定课到讲,有多长时间就折磨你多长时间。

决赛那天,我们参赛的六名老师抽完顺序签,第一名老师讲课,我们余下的五名聊天。一名男老师说,他这些天瘦了十八斤,每天都是后半夜二、三点钟睡,都失眠了,其他人也说自己都瘦了。全市所有参赛者,我岁数最大,我却一斤没掉。我们镇另一名村小参赛的男老师说,他十天没回学校上课,就在中心校试课、改课。我除了去参赛,一天没耽误学生上课,即使到中心校试课,也马上回学校。

我再说说我是怎么备课的。

我家在乡下,住平房,每年秋天,捆别人给的玉米秸,备课的这个时段,正是捆玉米秸的时候,老伴患腰椎骨刺一年了,刚见好,第一天帮我捆就犯病了,卧床不起。我就自己捆,还得用手推车拉回。周六、周日捆,有时下班也捆,还要照顾老伴,并且我家离学校七里,一入冬,就得步行上班,路上得走近四十分钟,基本没有时间备课。捆柴时和上下班路上就是我的备课时间。初赛、预赛、决赛都没出现丢环节、说了上句忘下句等现象,而且课堂应变能力极强,这不超常吗?

同事们说:“老将出马,一个顶俩,一个顶仨,宝刀未老。”一个普通老年教师很难做到,我做到了,因为我是大法修炼者,这一切来自大法的超常。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经文:《世界法轮大法日讲法》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庆祝世界法轮大法日”征文)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