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庆祝513】以善了结怨缘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五月十日】我是一名女法轮大法弟子,今年六十三岁。在我的人生中经历了很多,我相信命运是上天安排的,万事皆有因缘;人生中遇多大挫折都要守住善良,善良才是避风的港湾,这是真的,千真万确的。我今天说几个故事与朋友分享。

一、寄人篱下

我小时候家住农村,在我九岁时,因舅父年过三十还没子女,难免被人明指暗骂,父母就将兄妹四个中排行老三的我送给他们做女儿。按理,我在他们家应该过得很快乐,可是,饥饿与寒冷,在我印象中终生难忘,我就象个小奴隶,没有感受任何家的温暖。

先讲饥饿的记忆。那时每天放学后,别人家大人都给孩子留一大碗饭菜在热锅里,我却从来没有。中午舅舅舅妈吃白米饭,晚上就煮菜叶汤饭,我只能吃一碗菜叶汤饭,他们则是管饱。但每天放学后,我必须要到野外寻一篮子猪草,回家切好,洗净,将猪喂饱。舅舅回家第一件事是问我喂猪没有,还要亲自去摸猪肚子,是圆的才没话说。

家务劳动中也是我干重活,如冬天夜里,我要给猪切一大锅红薯虅,并煮熟,常常熬到深夜,舅妈则是做针线活。菜园种菜时,舅舅整田垅,舅妈栽菜,我则饿着肚子去屋前的水沟里双手提两桶水,一路小跑地浇菜。有一次,因提了很多趟了,门前场子全是湿的,一下滑倒在地,人摔出很远,桶摔在一边,浑身疼痛、僵硬,出不来气。舅舅舅妈都不来扶我,舅妈还连声大骂“瞎了眼睛的”。

我亲生母亲就住隔壁,中间隔个菜园。母亲看见了,就跑过来,一边口里劝舅妈:“某某(舅妈的名字)妹,你不烦,不把人烦吃亏了。”一边把我扶到门槛上坐下。母亲又连忙提着两只水桶帮着提了好几趟水,舅舅舅妈也能生受,仿佛我一家欠他们债似的。

再说寒冷的记忆。冬天盖的被子是舅舅舅妈当垫絮都不要了的又黑又硬的旧絮,睡一夜,也没有热气,因寒冷而长期鼻塞,前额疼痛难忍。十七岁高中毕业,尽管各科成绩都优异,但那时不能考大学,中共搞上山下乡坑害知识青年,我也只有回农村劳作了。我每天没日没夜地干,有时挣的工分是全生产队最多的,可分了钱,我却得不到一分。冬天,修堤做堤闸,下雨,连双靴子都没有,一双解放鞋一穿几年,后来烂了几个洞,也不给买,下雨,双脚就等于泡在水里。有一年,在修堤阶段,连续咳嗽一、两个月,一分钱的药也没吃,以致发展成为慢性支气管炎,以后年年冬天都要咳嗽几个月。

二、了悟人生 无怨无悔

舅妈在三十六岁时生下女儿,这就是我的妹妹。那年我已十七岁,已回乡种田了。我对妹妹照顾备至,每天田里劳作后回来,还给妹妹洗澡,因见舅妈不会带孩子,洗得不干净。

八十年代时,舅舅搬家到县城郊区,离我不远处居住,自己买了房子。后来妹妹成家是在家招女婿,妹妹妹夫一直住在家里,他们夫妻在街上做生意;舅舅舅妈则在家里开副食日杂店,日子也算比较好过。

话说我二十三岁中专毕业参加了工作,后来成家后,家境非常困难,工资低的可怜,添个孩子,又得不到任何接济,还要请保姆看孩子,管饭开工钱,日子非常艰难。舅舅则在人前说我对他不好,没给过他钱,这话传得很远,连外地的远房亲戚都在传这话,我听到后,也只是很无奈。

九六年我修炼法轮功后,师父点点滴滴在改变我,让我不再回忆过去,即使想起,也淡如止水。修炼使我了悟了人生因缘,明白这是在生命轮回中欠下的业债,给我制造苦难的人是在帮我还业债;同时也促成了我修炼的机缘,炼就了我吃苦耐劳的精神。我应该感谢他们。

每当我有怨恨心起来,我就告诫自己,我是大法徒,要听师父的话,对谁都好,师父说:“不能忍也得忍啊,作为一个修炼人你就得慈悲啊!我刚才讲了你不能爱你的敌人你就修炼不成,不能成佛。大家想一想谁对你不好的时候会不会是你前世欠他的,你不还人家行吗?你对人家那时候说不定比现在他对你还要恶,给人制造的痛苦说不定比这还要大呢!”[1]师父的话打开了我的记忆,我仿佛真的看到了自己以前是如何伤害人家的情景。我的心逐渐踏实了。

后来女儿上了大学,我节衣缩食,也能攒点钱,买点东西孝敬舅舅舅妈。女儿不在身边,我有了好吃的,就给舅舅舅妈送过去,自己舍不得吃。

二零零三年,我因信仰,遭中共劳教迫害,二零零四年十月初回家时,我哥哥给了我两千元,让我补养身体。我第一件事就是拿哥哥给的钱,给舅舅舅妈送去五百元生活贴补费,这是我第一次给他们生活费。此时他们全家都不肯要,在我一再坚持下,妹妹才收下。此后,我每年给他们二千元生活贴补费;再按中国传统,每年端午、中秋、俩老生日、过大年,这五次,必买东西去看望。

一天,有个女同事见我给舅舅舅妈买的一大包礼品,就问我:“你陪过继这边的父母都过些什么节日?”我告诉她后,她说:“我小姑子也是过继到我公婆名下的,从来没见过她一分钱的东西,只到了放假,就把孩子送过来,让我照顾,一住几个月,连乡下土产品都不带一点。”

大约二零一三年时,舅妈病重了,卧床不起。我听说后,就去看望。只见舅妈蜡黄的脸,一看就是日子不多了的样子。因妹妹夫妻俩做肉食生意,每天凌晨两点多钟就起床出去做生意了,也很辛苦。舅妈躺在床上饿了,想吃也没饭吃。看到这情景,我心里着实吃了一惊,我想:人真的要多做善事啊,否则就给自己造罪了。我想,吃饭是人最起码的权利,不能让人饿着。我就在家做好饭,给二老送去。

至此我知道了什么叫以德报怨。人在经历痛苦后,深切体验到了那样的痛苦人是很难以承受的。我经历了太多的饥饿,知道饥饿会给人带来极大痛苦,人没有食物就难以支撑生命,难以承载生活。这样站在他人的角度为他人着想,而不是“你过去亏欠我太多……”这样的报复心理。我一连几天给他们送饭。后来舅妈娘家侄女知道她病了,就主动承担给他们送饭,她侄女住地离他们很近,只隔两、三户人家。

三、舅父舅妈的赞扬

舅父今年八十三岁。舅父少年时代就高度近视,五十多岁时就双目失明了。自从舅妈发病后,我就经常买些水果、点心、熟菜等,去看望二老,为他们排忧解难,安慰他们孤寂的心。

舅妈卧病在床,我送去饭后,就站在桌边给他们二老盛饭、分菜,照顾他们吃完再走,告诉他们诚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他们从我身上感受到大法的美好,也很相信我讲的话。每天都诚念这九个字。在师父保护下,舅妈逐渐好起来,能坐在门前晒太阳,能坐在桌前吃饭了。

去年上半年,舅妈卧病在床,我就买了视频播放机,装好一些真相视频给他们看和听。因为这样的节目带有很强的能量,舅妈听了几天后,又能坐起来了,又能在客厅里玩了。

俩老在极度艰难困苦之际,受到这样的接济,心里甚感安慰,只要有人去看望他们,就极力在人前赞扬我。舅舅舅妈赞扬我的话同样也传得很远,就连住在外省外地的亲戚们也都知道了,老家的乡亲,还有他们居住地周围的居民也都用赞许的眼光看我。

去年接近年关时,舅妈已在弥留之际,我就天天去看望她,有时一天去两次。我住的楼层较高,上下楼都是不容易的。有时给她喂饭喂水,买吃的,煮莲米汤、银耳汤,尽量让她吃点东西支撑生命。

舅妈于去年腊月间无遗憾地离开人世,走时八十岁。

感恩师父赋予我健康的身体与超常的能力,让我能照顾孤寂少助的养父与养母;感恩师父造就了我这个生命,让我成为圣洁的大法徒。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休斯顿法会讲法》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庆祝世界法轮大法日”征文)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