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学员:打电话讲真相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十月十三日】我是二零零二年七月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的弟子,当大法解开我生命的谜底时,内心的震撼无法言表,庆幸自己能生逢此时得大法,在生命最低潮时,把我往上拉拔,生命宛如重生一般。

修炼后也了解到这场迫害的严重,大法弟子身负救度众生的使命,所以在得法三个月后就以打电话方式向大陆讲真相,历经近十六个年头,虽然讲真相和证实法的项目增加了,但从未放弃向大陆打电话这一块,以下是最近打电话的一些心得体会。

一、对大陆律师打电话

为了让大陆律师了解真相,唤醒他们发出正义之声,从二零一六年八月我开始对大陆律师拨打电话。由于之前长期对大陆公安单位拨打停止迫害电话,对律师如何讲真相?一开始怎么切入较好?想了好久,终于决定这样的开头:“您知道最近有愈来愈多的律师愿意站出来为法轮功学员做无罪辩护吗?因为确实有法轮功学员的家属需要找辩护律师,不知道您愿不愿意接这样的案子呢?”这样的开头我想至少第一句让他听到法轮功是好的,以及有更多律师支持,同时也了解他们为法轮功学员做辩护意愿如何?他们的答复大多数是不允许、不可能、不方便,有的说我了解也支持你们,但实在不方便,答复愿意的微乎其微,后来意识到也要帮律师们添正念,让他们有勇气发出正义之声。

有位律师开始时回答:“这事不好办。”但他愿意跟我谈,接着我问:“您知道王全璋律师吗?”他说知道,我说:“王律师从大学时就非常关注法轮功事件,正式成为律师后,开始还接一些其它案件,但之后,他全力为法轮功学员辩护,当他一再遭受威胁时,太太有一次跟他说:‘能不能看在孩子还这么小的份上,也为我们家人、为孩子,去考虑一下,不是说不让你去接这些案件,能不能尽量平衡一下。’他回答:因为这个群体,他们很艰难,找到我们,如果我也不去做、不去管,其他的人也这样想,那么这些需要帮助的人该怎么办?”说到此,我感动的眼泪夺眶而出。接着我说:“高智晟律师您认识吗?”他也认识。我说:“高律师说无法用人类的语言来描述法轮功遭受的迫害。”我想继续讲,但他打断我的话说:“好,我愿意为法轮功学员做辩护。”当下他的反应感动了我!

如果有律师表明不方便接法轮功学员的案子,但愿意再谈,我除了把王全璋、高智晟律师的事告知之外,也会念余文生律师的辩护词给他们听:“在此我们作为中国律师秉承天赋话语权,为民请命,代表中国法律界发出正义呼声,十多年来,上百位律师上千场无罪辩护已从法律上讲清这个真相:刑法三百条及其解释完全不适于法轮功信仰者。所谓依法打击实际上是完全蓄意错用法律枉法强加的罪名,是对法轮功信仰的陷害,是假法律之名行犯罪之实。”

“对法轮功无罪辩护十年后的今天,究竟谁合法谁犯罪早已分明,当下庭辩的意义,已不仅仅在于维护法轮功信仰的合法权利,而更为重要且切实的阻止所有司法官员继续迫害参与犯罪,从而避免在未来法制昌明回归正义时走向历史的审判台。”

“在此历史巨变的时刻,每个人都不能小看自己承担的责任,站在神圣的辩护席上,让我们此时的辩护作为法律界给历史的正义宣言。所谓依法打压法轮功完全是一个掩盖欺世的谎言,面对千万计善良公民因信仰而蒙难蒙冤,发生在法治时代而法律恰恰被利用来犯罪,此刻为法轮功申辩,是在捍卫法律的正义,也是在捍卫‘真、善、忍’的普世价值,实现法律捍卫人间正义的最高使命!我们所做的努力,正是在迎接这一时代即将到来的现实——法律必将回归正义。”

虽然他们有的听完没在电话中马上表明他要为学员做辩护,但是我相信不久的一天,会有更多有志之律师勇敢地站出来。透过一通一通的拨打,也让更多的大陆律师明真相;即便他们有的只听开头几句就挂断,我想这也会让他们反思法轮功真相,未尝不是一件好事,而有的律师也在电话中声明退出党团队,也庆幸他们的生命因此得救。

拨打律师电话对自己也是一个挑战。由于律师本身就是高级知识分子,等于是向高层讲真相,为了使自己更有正念,除了加强自己的修炼,每天的背法量再增加外;为了使真相的传递更到位,对明慧网、大纪元、新纪元周刊的阅读也更有必要,而这对于修炼来说,也是一个提高的过程。

二、大面积对大陆同一地区派出所拨打电话

大约两年前,我开始搜集大陆北京、上海及吉林省各派出所的电话,最近又搜集重庆、天津、辽宁、哈尔滨、山东等地区派出所的电话。我的开头语:“请你们一定要相信法轮功是好的,天安门自焚案是一出谎言剧,全世界一百多个国家和地区都有人修炼法轮功,没有一个国家打压他们。”如果他们愿意听下去,就再多讲。因为派出所常常是打压迫害法轮功的第一线,所以我想针对某个地区所有派出所布下一个场,让当地派出所多数的公安能知道法轮功是好的,除了减少对大法弟子的迫害外,他们在明真相的同时也是一个活传媒,能帮助更多人了解真相。

三、打电话中修心

在不断的拨打过程中,自己的胆识增加,口气在不断自我修正,随之善心也在增加。当对方破口大骂时,我不仅不动心还善意规劝,有几个年轻公安接电话就骂“神经病”时,我告诉他们:“公安人员是人民的表率,不要骂脏话,我把你当成是我的孩子、我的学生一般,希望你按照真、善、忍做事,成为一个真正的好人、好的公安。”有的还回答说:“好”。因真心为他们好,他们感受到了。

对于对方破口大骂不动心,我觉的较容易,但如果出现诬蔑大法时,当下就想与对方争辩,几次下来,完全没办法让对方听我讲。师尊说:“讲真相中你的心要是被常人心带动了,就什么也做不了了。讲真相中常人听信了中共邪党早期在媒体上的造谣宣传,对大法弟子有误解,对你凶,或者不愿意听你讲,这个时候你的情绪要被他带动了、愤愤不平、不高兴,甚至不太理性,那你这个真相就讲不了了,人也救不了了。”[1]最近在这方面把握较好了,就是做到不动心,不急于马上反驳。

最近有个公安谩骂、咄咄逼人,我发现针对他的问题一一答复,那就会没完没了。我悟到就是把握住当下不动心,果然最后对方静静听我讲。我告诉他:“学法轮功后,不只让我身体变好、个性变好、道德提升;全家人都修炼法轮功,以前家人为一些小事争执不下,现在都改观了,大家用真、善、忍对待,家庭和谐了;学校也因我以真、善、忍教导学生作为处世的准则,学校三千多位学生被评鉴为该市品德教育第一名95分,当我要退休时,有老师问我:法轮功(弟子)不在了我们怎样办?后来学校出现二十多个教职员工炼法轮功,还成立教师法轮大法社团。”对方安静听完不再批评法轮功。

有一次与某省官员通话,谈了很久,他静静听,对于迫害部份,还认同我所言,但提到退党时,他整个人情绪高涨、大肆批评,连带否定先前谈话内容,最后实在谈不下去了,我的正念已不足,只好先谈到这里,有机会再谈。我有点挫败,那几天拿起电话想找他谈,心中都有障碍。后来向内找,为何他前后判若两人?开始那么客气,后面却是魔性大发,这一定是我的心促成的,通过向内找,终于找到自己起了欢喜心,由于前面的谈话过程顺利,感觉他态度很好,以为接下来谈退党一定没问题,没想到这颗心一起,魔就钻了空子,马上被反击而招架不住。

约半个月后,我再次拿起电话告诉他:“我觉的我们有一种缘份,否则我不必花国际电话费,更不必浪费那么多时间,我是真心为您好,因为您也是李家的人〈我先生姓李〉。他说:“你认为我们两个这样谈有效吗?”我回答:“我们身处在不同的环境背景,要您一下子相信我所讲的是不可能的,但也不期待您一定要马上接受我的看法,但我必须告诉您,今天我所讲的全部是真实的事情,时间会证明这一切。有几件关键的事您一定要清楚:1、法轮功是好的。2、天安门自焚案是一出谎言剧。3、请您别再参与迫害。”他说:“一切遵照法律的规定。”我说:“中共的法律可信吗?维权律师被抓多少?连家人都不放过。”他不回应,接下来我把中共活摘器官在国际上被揭发及为何中国人要退党说明一遍,他一点都不反驳。由于上次他完全不相信六四天安门大学生被坦克车辗过血肉模糊惨状,我再次说明:“您不相信六四大学生被镇压,我也不讶异,因为来到台湾的陆客看到图片都露出惊讶的眼神,在中共散播的谣言下,他们也以为无人伤亡,到海外来才知道被骗。”这时,他客气的说:“我们今天就谈到这里吧!”一改之前气焰高涨的气势,句句听進去了,最后请他帮助法轮功学员。虽然他没声明退党,但相信他不再参与迫害。再一次体会到向内找的威力及真正慈悲为对方着想展现的善的力量。

结语

师尊说:“大法弟子是绝对不能含糊的。你将要过去的这一关,就要过去了,可是还有一个执着没去,就达不到标准,就过不去。修炼好了不就过去吗?就过不去,他就停留在那。可是那个东西并不大,那个执着并不大,很小,可是就是因为你就是意识不到它,你就过不去,老是停留在那。这个不是说你修的不好,你就没有认真的去想一想,意识到这些东西不符合修炼!”[2]

最近再读到这段法,内心为之一震,眼泪不禁落下,感觉自己做的远远不足。检视自己的修炼还是惭愧,离当初得法的勇猛精進还是有距离,如何使自己回到修炼如初,也只有不断要求自己做好三件事,再精進。

以上个人体会,如有不足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十》〈曼哈顿讲法〉
[2]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四年旧金山法会讲法》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