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真善忍做人 新组合家庭其乐融融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十月六日】

修大法的美好

我是九九年迫害开始前得法修炼的老弟子了,当初因为身体不好,家庭矛盾重重,为祛病而走進大法修炼的。修炼不到一个月,师父就给我净化身体,走路一身轻,满面红光,脾气变好了,不骂人了,也不和家人生气了。邻居也说:你怎么每天都乐呵呵的?因为我修了大法了,修大法使我感受到了无病一身轻的美妙,家庭也和睦了。我因前夫去世,二十八岁那年,带着孩子跟现在的丈夫组成了新的家庭。丈夫比我大十六岁,我只比他的大儿子年长八岁,他自己有两个男孩,我的儿子来到这个家,就是老三。

他还有个八十岁的老父亲,老父亲胃不好,不能吃硬的,饭量又小,我就给他自己做小灶,等丈夫和他的孩子下班回来,我再重新给他们做饭。后来老父亲躺在床上生活不能自理,我给他接屎接尿,倒痰盂,他还经常用手抠自己的大便,扔在地上、墙上,哪儿都是大便,我就给他打扫,给他擦洗身体。有时候给他清理大便的时候,也嫌脏,觉的很苦,想到自己是个修炼人,就忍着做好。要不是修大法,肯定做不到这种地步,是师父的大法教我“吃苦当成乐”[1]。

那年,我们把旧房拆了,盖了两套楼房,大儿媳生宝宝得了产后风,住進了医院,儿媳妇的母亲有精神病,无法伺候她的月子。炎热的夏天,我除了带着刚出生的宝宝,做饭之后,还得去医院给她喂饭、梳头,再把她的脏衣服带回家洗,一个星期后儿媳妇才出院。我心想:自己坐月子的时候没人管,得了一身月子病,现在儿媳妇自己的母亲不能伺候她月子,我不能让她像我一样也落下一身月子病,我细心的伺候她,不让她着凉。她生第二个宝宝的时候是剖腹产,为了让她能休息好,养好手术的刀口,我让他们自己睡一个屋子,我单独陪着宝宝睡了四十宿。是师父的大法教我“先他后我”[2]。

后来三儿子二十三岁结婚,在同一年,二儿子三十五岁也要结婚,平时谁给他说媳妇,他也不看,也不要。可如今和三儿子同一年结婚,丈夫压力就大了,说是一个孩子给他们三万元,就什么也不管了,这一下我可傻眼了,三万元够结婚吗?他给他亲生的二儿子准备了楼房,房子也都装修好了,就差买点家电和手饰就可以了,什么都不缺了,还另给他准备着一部份钱。

可我生的三儿子什么都没有,我跟丈夫商量,好说歹说,他才同意把我们夫妻住的旧楼的二层让三儿子结婚用。二楼破破烂烂的,还得装修,三万块钱,这根本就不够呀,我没办法了,就去把远方老家的房子卖掉了,卖了一万八千元钱。我又把自己平时攒的钱凑了凑,才简单的把房子装修了一下,给了儿媳妇一万一,儿媳妇自己花了七千块钱给儿子买了台电脑,又给儿子买了个戒指,可她自己连一件新衣服也没舍得买。儿媳妇为了省钱,就买了一套结婚时用的礼服,跟一双不合脚的鞋。去婚宴的路上,看着她一个人穿着那双不合脚的鞋,走路歪歪扭扭的,也没人陪着她,我心里一阵酸痛。

就这样,典礼前,还闹了一场矛盾:二儿子结婚,典礼在院子里举行,三儿子的典礼让在大门外举行,这我都没有计较,因为我是修真、善、忍的,在哪都行。可这事儿啊,它往一块赶,丈夫的侄女不了解情况,把结婚用的红地毯抱進院里了,丈夫一看就火了,他生气的说:“今天不听我的,就别想举行典礼。”这娘家人马上就要到了,我赶紧解释:“这不是我让她抱進来的,我真的不知道。”他不信,硬说我是故意的,说什么也不行,在外面大闹。

在那一刻,我觉的很委屈、很苦。我说:“这婚结不成,就别结了。”就想一走了之,那时也忘了自己是个修炼人,这时过来了个嫂子,对我说:“你不是修真、善、忍的吗?”我一下惊醒了:我怎么把法给忘了呢,我是个修炼人,怎么能像他一样,去计较呢,忍吧。按着师父的要求做了,忍住了,没走,他过了会也不闹了,三儿子顺利的在大门外举行了婚礼。这要不是修炼了大法,我这一走了之,就铸成大错了,我们这个家不就散了吗?三儿子的婚礼也就办不成了,他的小家不也就散了吗?当时,三儿媳妇已经有了宝宝,我这一走,这孩子不就危险了吗?这可是一条活生生的生命啊,我一定按照师父的大法做,要宽容,要忍。是大法保住了我的家,保住了三儿子的家,更保住了三儿子的宝宝。感恩师父,在我最迷的时候,叫醒了我,让我没有铸成大错。

丈夫住院,喊“法轮大法好”

有一次,丈夫因脑瘤住院了,手术后,别的都恢复好了,就是排不下尿,时间长了,医生尿管也不给下了,说怕感染。怎么办?丈夫肚子憋的老大,真象人们说的一个大活人让尿憋死,忽然丈夫当着好多人的面喊起:“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在这生死关头,他想起了救命的大法,真是难得!随后到厕所小便,尿排出来了,他马上说:“谢谢师父!谢谢师父!”没过几天就出院了。

几年过去了,他一想起来就说,要不是师父管,我早就让尿憋死了,是师父救了我。每年的“五·一三世界法轮大法日”和过新年,法轮功学员给师父制作贺卡、写贺词,他都让我给他写上,感恩师父。现在他每天都炼功、学法,真是“一人得法是全家受益”[3]。感恩师父的慈悲和加持。

儿媳妇读法 痛经消失

三儿媳妇一到经期就肚子痛的厉害,恶心、呕吐,上不了班,长年都是这样。那天痛的厉害,她承受不住了,我陪她去医院,拍了片子,什么也没检查出来,就是痛的不行。医生检查后,根据自己的感觉判断,说是阑尾炎结石,让她做手术。儿媳妇早痛的没主意了,同意做手术。我劝她再考虑考虑,做手术可不是小事,先办住院手续,这时也中午了,医生下班了,咱先回家,儿媳妇忍着痛回了家。

正好一个同修过来了,看她痛成那样,就说:“我们和她学法,我们给她读师父的《转法轮》。”她忍着痛也一起读。到了医生上班的时间,我又陪她来到医院,重新做了检查,可还是查不出来,医生硬说是结石,赶快做手术。就在这关键时刻,儿媳妇突然从体内流出一堆黑东西,肚子也不痛了,好了!

一看这情形,医生也就走了,化验单也没给我们,不知是否是怕我们找麻烦,等到半夜十二点,也没见着检查的医生,我们只好提着行李回家了。

幸亏没做手术,花钱不说,还遭罪。儿媳妇明白是师父救了她,到现在再也没痛过。在她怀孕期间就读过四遍《转法轮》,还有其他师父的大法经文,小孙女现在也会背好多《洪吟》上的经文。

儿媳妇在关键的时候相信师父,相信大法,得到了福报。

注:
[1]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苦其心志〉
[2]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佛性无漏〉
[3]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法解》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