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修自己 修炼如初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九月七日】我一九九九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当时还在中国一所大学读研究生。虽然学历很高,但这并不是我所追求的东西。我从小体弱多病,反应慢,人也显得比较笨,尤其嘴巴笨,家里人说我长到四岁还不会讲话。常常受了委屈也说不出来,只能闷在心里,久而久之形成了很内向的性格。年纪轻轻就对人生充满了惆怅,觉得活的很苦,很累,心里很向往深山老林里修道人的清净生活。

修炼之初的快乐时光

一九九九年初,爬山时室友的老乡向我提起法轮功,在那之前我从来没有听说过法轮功。当年三月,我在路上偶遇到他,很自然的问起他法轮功有没有书看,就这样我得到了梦寐以求的修炼机缘。

我一口气读完了《转法轮》,认定了这就是我要找的,并请回了所有的大法书籍。短短几个月的实修时间给我留下了一生中最美好的回忆。当时学生生活比较单纯。我们学生炼功点每天早上五点五十分在校内一个小公园炼动功,晚上九点四十五分在学校篮球场打坐一个小时,中午集体学法一个小时。我住集体宿舍,为了不吵醒室友,我把传呼机闹钟设在震动功能,早上五点钟就起床,洗漱完毕,穿戴整齐,准时去炼功。

从我开始修炼到迫害前那几个月,我每天都过的充实而快乐。每个周末我们都会骑车去周边的农村洪法。有一次,我们去一个小村庄洪法。当时约了村干部,我们给他们演示功法。在炼第五套功法时,打坐到后来我感觉自己身体没有了重量,非常的舒服美妙。这是一个山村,上下坡特别多。我们洪法结束回学校时,骑车好像有人推似的,再陡的上坡都不用下车推着车走。

迫害后不久,有一次去指导老师家。老师住的那栋楼信箱集中在一起,我准备好了真相资料,提前一会儿去那里,每个信箱放了一份资料,而后按门铃去了老师家里讨论课题上的事情。结束后,我下楼时看见好几个警察在那里,手里拿着我刚放的真相资料,挨个的盘问前面下楼的几个学生。可能是不明真相的看门人报警了。我当时一点也不慌,骑上自行车就走了,警察好像没看见我似的,也没拦我。

一次我和同修约好到一个城市给她送真相光盘去,第二天一大早就赶长途汽车去约好的地方。上车不久我就晕车,吐的一塌糊涂。到了下车的地方,看到几个警察正在那等着,让车上下来的所有乘客排队,挨个的搜包。我因为晕车难受,背着满满一包真相光盘最后一个下车了,警察可能看我太难受了,没让我排队,向我摆了摆手让我先走了。在师父的保护下又一次有惊无险。刚走一会儿我就全好了,一点也不难受了。去了约好的地方也没找到同修,我就自己挨家将包里的光盘发完,乘车回学校了。原来同修知道那天有危险,发电邮让我不要去,我因为走的匆忙没有查看邮件,感谢师父保护了我。

背法实修,修炼如初

二零零四年十月,我来到了新西兰这个美丽如画的国度。在这个舒适的环境中,我却渐渐的放松了修炼。学法像完成任务似的走形式,很少入心,也不像刚得法时那样渴望学法了;平时遇到事情也想不起自己是个修炼人,想不起法,更不用说用法来对照自己了,思维方式也越来越常人。

我必须面对自己的修炼现实,我决心背法。第一遍《转法轮》背下来,我对修炼又有了脚踏实地的感觉,体会到了修炼的真实不虚。现在在背第三遍《转法轮》。同时,我也经常学习和背诵《洪吟》和《精進要旨》。

背法后,我感觉我才刚刚迈入了修炼的大门,遇到事情,背下来的法理会出现在眼前,知道从修炼的角度去思考,去要求自己。通过背法,我体会到每天的基本功课静心的学法炼功是至关重要的。只有这样,平时才能保持一个祥和的心态,遇到事情第一念才能想到自己是修炼人,才可能去用修炼人的标准来约束自己。

在背法的过程中,我的不正确的修炼状态一一得到归正,以前觉得很难做到的事情,背法后很自然的就做到了。比如,刚来新西兰我就觉得早上四点钟发正念就应该起床,可是下了很多次的决心也没有坚持下来,即使早起白天也有不舒服,发困的感觉;现在,因为想要背法,很容易的就做到了,而且白天没有任何不适的感觉。以前打坐腿疼的时候,我就不自觉的调整姿势,结果很少能坚持到一个小时;背法后,心比较能定的下来。打坐时能认真做动作,听师父口令,听炼功音乐,过程中身体尽量保持正直。现在基本上每次打坐都能坚持一个小时。

渐渐的,以前那颗浮躁的心趋于平和,能沉下心来去做好一件事情。我加入天国乐团已十一年了,可是以前并没有用心去学习去练,十年前是外行,十年后还是外行。还理所当然的讲“自己不懂音乐,重在参与”。背法后,我意识到不管做什么项目,要起到证实法救人的效果才行。我想我一定要吹好自己的乐器,决不能影响救度众生。我向一位学竖笛的小同修请教乐器的基本吹奏方法,每周去他家练一次。他非常的认真负责,每周都给我准备了一些材料来纠正和规范我的基础练习。我感到音乐也是神传给人的,必须要沉下心来,用心领会才能吹好。每次练习时我对照镜子,放慢速度用心琢磨吹奏的方法,晚上睡觉时躺在床上练习呼吸,体会腹式呼吸的要领。同时善待自己的乐器,用心与之沟通,希望能和她一起配合完成救人的使命。终于有一天,我轻轻的一吹,乐器就发出了美妙的音乐。现在,我明显的感到自己的進步,以前觉得很难的地方现在也可以吹好。最重要的是,我能不断发现自己需要提高的地方并努力去做好它。

随着背法,心的容量在扩大,证实自我的心没那么强了。最近两年在推广神韵的工作中心态有了很大的变化,不再追求出票数量了,想的是要救度主流社会的人群,必须要严肃对待,让世人感受到神韵的美好。我认真的听了多遍澳洲西人同修来给我们做的培训录音,因为我觉的作为西人同修,应该比较了解怎样是主流社会能够接受的推广方式。同时,认真的去看世界各地观众看神韵后的反馈,学会用合适的词汇来介绍神韵。每次去站商场售票点,我都希望能营造一个慈悲祥和的场,让路过的客人能直观的感受到神韵的美。因为不再追求出票数量,也就没那么紧张了,心态变得祥和,能感受到师父的加持,每次都能发出很多的传单。向客人介绍神韵时,智慧也源源不断的出来,票也不比往年少出。今年初有一次在Albany 商场卖票,协调同修为我们申请到正对大门的最佳位置,摊位的布置高档典雅。我站下午晚上班,和我一起值班的同修因为同时负责杂志发放而晚到,我一个人在那里,想到同修为做好神韵的用心付出,我的心里充满了感恩。我热心的与过往的每一位客人打招呼,发传单。几乎每个人都接受了我的传单,场面非常的祥和。很快,就有一位女士停下来与我攀谈,我带她坐了下来,用心的和她介绍神韵。最后她说她要买两张好票,虽然她不知道另外一张票给谁去看。过一会儿,又一对韩国小留学生停了下来。我向他们介绍神韵后,他们说他们是留学生,没有太多钱,但非常喜欢神韵,因此要互相为对方的妈妈买票。

伊甸山是中国游客必去的奥克兰著名景点,我经常去那里打坐炼功,向游客展示大法的美好。当我心态纯净、面带祥和的在那里打坐时,路过的游客也感受到大法的美好,他们也很放松,没有那么强的戒备心理。有的游客会主动来我跟前拿数据,有时中国游客还会念我衣服上的字“法轮大法好,真善忍”。

一次,我和另外两位同修在那里打坐,一个中国游客主动来到我跟前和我搭话,我就给他讲真相,当时心态很纯净,智慧就源源不断的出来,很多游客都过来听真相,两辆巴士的游客都在那儿静静的听我讲。最后两辆车开走的时候,车上很多游客都给我们竖大拇指,有些游客还喊:“法轮大法就是好!”

我修炼大法已十八年了。十八年的时间,我深感自己做的好的地方太少,做的不好的地方太多,自己在修炼的路上留下了太多的遗憾。我从内心感谢师父的慈悲救度。在这最后的最后,我深感救人的紧迫和修炼的严肃。期望与同修共勉,共同精進!

个人体会,如有不妥之处,请同修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