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点一滴修好自己 救度众生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八月十八日】我于二零零四年走入法轮大法修炼。十三年前的我,由于从小经历挨饿、受冻,导致严重缺钙,弱不禁风,每次的流行感冒都落不下,经常头痛、恶心;四十多岁时还得了顽固性慢性咽炎,嗓子一遇到凉风就封喉,严重的时候连话都说不出来,还经常出现胃胀胃酸返酸水等症状。走入大法修炼后,我的身体和心灵得到彻底的净化,现在的我精神十足,红光满面,一改往日憔悴的面容,原单位的人看到我都说我的气色好,我就跟他们讲这是我受益于修炼法轮大法的缘故。

一、工作中证实法 多救人

师父告诉我们:“学法得法 比学比修 事事对照 做到是修”[1]。我在单位是做离退休管理工作的,经常和退休的老年人打交道,我就用我在大法中修出来的善去善待每个来办事的人,每次都不厌其烦,尽量做到让他们满意。

做好自己份内工作的同时,我还经常帮助其他同事和领导做些事务性的工作,比如无偿帮助服务人员做好食堂的管理、食材的采购等工作,当食堂的当班做饭人员由于各种原因不在时,我便自动填补空缺来保证单位十多个人的午餐。在退休职工進行指纹认证期间(此项工作不属于我的职责范围),我主动承担了到原单位卧床职工家里采集指纹认证工作。这样不但帮助领导分忧解难,还可以更多的接触有缘人,让那些行动不便的老人及家属了解大法的美好。我的一言一行都时刻体现着大法弟子在哪都是个好人,受到了本单位员工的尊敬。

工作中我还长期承担了外地两对老俩口的医药费报销工作。因我并不认识他们,报销工作既复杂又费心,但我作为修炼人,做任何事情都要多为他人着想。其中一对老俩口在我女儿工作的城市居住,女儿结婚时我到女儿家,老俩口听说后前来看望,并送给女儿五百元做彩礼,我给他们讲我是修大法的,我们师父告诉我们要做一个处处为别人着想的人,做好事不图回报,是我们有这个缘份,你们的心意我领了,但钱我坚决不能收。但老俩口说啥也不肯,说是给孩子的。他们走后我就跟女儿说老年人在外地有病多不容易,咱不能要人家的钱。到下个月报销医药费时我将五百元钱同医药费一同汇入他们的帐户中。老俩口非常感动,到女儿生小孩时,老俩口又来探望,又拿出五百元钱,并说这次必须收下,否则他们真生气了。借这个机会我就给他们讲大法的美好,讲法轮功受到的迫害,讲修炼的人都是好人,讲江魔头、周永康、徐才厚他们做的坏事,老俩口不住地点头并办理了三退。最后经过他们同意,我将此款捐给了大法资料点。

还有一对在烟台居住的老夫妻,两年中我一直无偿为他们办理一些离退休业务。两年后的一天,老太太特意到我的单位来看我以表示感谢,我就抓住机会给她讲大法真相,炼法轮功的都是按照“真、善、忍”做好人,她非常认同,并高兴的做了三退。

这几年来对来单位办事的家属或职工,环境许可时我都尽可能的给他们讲真相办三退,让很多有缘人明白了真相。

二、修炼无小事 遇事向内找

在单位里,有一个被公认为性格怪癖的女同事,我和她在一个办公室办公,她经常莫名其妙挑我的刺儿,办公室卫生从来都是我打扫,可是我擦地她却表现出很反感,我打个电话她也烦,还动不动就数落我一番。开始我都默默的忍着,知道这是给自己提高心性呢,是好事。可有一次受她所托,我在上级机关单位办完事后给她捎回来她的一些职责内的工作文件,过后她找不到了,楞说我没给她,冲我大嚷大叫,说的很难听,最后还是领导看不过去了,把她给数落了一通。

其实类似的事情发生很多次了,每次她向我发难时我虽然表面上都能做到忍让,做到“打不还手,骂不还口”[2],但心里头还是不太舒服。这一次事情过后,我冷静的向内找,发现这些矛盾都不是偶然出现的,还是冲着自己的爱面子心、争斗之心和不平衡的心来的。继续向内找,是自己平时没做到修口,当别人评论她的不是时,自己往往也愤愤不平的附和几句,甚至心里还有一种对她的厌恶感。我知道是我这出了问题才让她一直以来对我这样的表现,我应该谢谢她才对的,是我应该提高了,怎么还怨恨人家呢?当时我真是发自内心感谢对方帮助我提高心性。由于我找到了执着,明白了她的表现正是我提高的一面镜子的法理后,以后象什么事都没发生一样,矛盾也迎刃而解。

二零一零年我被不明真相的人举报到工厂邪党书记那里,于是单位的稳定办主任、综合办主任轮番到我工作地点(距离他们工作单位有四十里)找我“谈话”,由于我不配合他们,他们就找到我丈夫的单位给他施加压力,丈夫回家后冲我大发雷霆,把我的兄弟姐妹都找来了,威胁我说如果再炼下去就离婚,并威胁姐姐(同修)说要举报她。我知道这是在去我对情的执着,不为所动。见我无动于衷,丈夫便又打出苦情牌,苦苦哀求我别炼了,再炼幸福的家庭就没了。我不卑不亢的对他说:你应该知道我在大法中受益良多,他们骚扰我们的正常生活,并不是我的错,是邪党无理迫害造成的,而我们今天的幸福是大法给予的。当时他根本听不進去,又说了些非常不理性的话。第二天(周六休息)他又被单位邪党书记找去谈话,晚上回来变本加厉,软硬兼施,甚至利用我一直以来的善良和忍让,恐吓我要么选择炼下去走出这个家门,要么听他的话放弃大法。当时我心里难受极了,虽然从法理上也知道他是迫于邪恶的压力和被邪恶因素的操控所致,但是心里对他的这种只顾所谓的家庭利益而没有站在我的立场替我考虑一下而感到不平衡。我知道这一次是对我信师信法的根本考验,我决不放弃大法,当天晚上毅然离开了家,以表明我的立场。当晚十一点丈夫打来电话,口气也软了,“你赶快回来吧,我身体不舒服”。我就想不能把这个生命给毁了,他也是为法而来的,他的不理智的表现是因为邪党的邪恶造成的。结果当我回到家中后他啥也不说了,一切烟消云散,以后我再做大法上的事他也不管了。

修炼的提高是放下人心,当我放下人中的情和利益的时候,真是柳暗花明又一村。

三、平衡好家庭 丈夫缘归大法

修炼人应该平衡好家庭,把家人当作众生去对待,只有各方面都做好,才能更好的证实法,开创良好的修炼环境。我在生活上关心体贴丈夫,在工作上当他遇到什么不顺心的事时,我就用大法法理开导他。尤其对待他的家人,公婆有三儿一女,这些年来婆家所需要的花销几乎全由我们承担,而老人留下的房子我却主动跟丈夫说不跟他的兄弟姐妹们争。一些亲属来借钱我也解囊相助,甚至不还我也不去计较,更不让丈夫从中为难。

丈夫看到我作为修炼人的境界后,渐渐对我修炼越来越支持,甚至主动帮助我洪法和救人。有时他们单位同事到我家做客,他还帮着讲真相办三退呢。他和同学、同事聚会时,经常讲真相,讲社会的不良现象,揭露邪党的恶行。

现在丈夫也和我一起学法炼功了,虽然他并不精進,但时常用大法约束自己,在单位不配合上级领导搞不正之风,还时常提醒我哪做的不够标准呢。

二零一三年的冬天,他开车时被迎面而来的双排座货车违章驾驶把我家轿车左侧给撞了,把车的前盖和左门都撞瘪了。交通警察现场勘测后告诉那位肇事司机他是全责,修车费应由他承担。当时那位司机老汉就哭了,说出去拉点活挣钱准备过年,这下完了,年都过不去了。

我丈夫回家后跟我说这事,非常纠结上火。因为这次交通事故确实损失很大,我家的车没有保全险,如果体谅别人就得自己遭受巨大损失,但是如果走官方程序,那肇事者真的可能年都过不好。我安慰他:不管花多钱,修车钱咱们自己拿,那家那么困难恐怕连年都过不去了,而咱们也不影响过年,我是修炼的人,你也知道不失不得的道理,咱们得多为他人着想。这样丈夫才不闹心了,还夸我说:家里有修炼人真好,什么事情都好解决。第二天领着那人办理了一切手续,并告诉他说:我媳妇是修炼的人,是她让我这么做的。中午办完手续后又请他们父子吃顿饭。那对父子非常感动。

四、信师信法 正念正行

这些年的修炼中,我还经历了邪恶对我身体進行的五次比较大的考验,比如我去证实法时下楼梯把脚给崴了,脚面全是青紫色;傍晚走路匆忙被大石块绊倒趴到地上,由于冰雪路面倒地后身体又向前滑,头重重的磕到墙上;在家卫生间里滑倒趴在瓷砖地面上等考验,在当时事情发生时首先想到我是修炼人,我有师父看管不会有事的,旧势力不配来考验我,对我的迫害我更不能承认,就这样,一个年近半百的人,在师父的看护下每次都有惊无险。事情发生后,我每次都深深地向师父的法像磕头鞠躬,都是弟子不争气做的不好才被干扰,谢谢师父的慈悲护航。

在这里再一次向慈悲伟大的师尊致谢,千言万语也表达不了我的感恩之心,只有精進实修,做好三件事,不枉费师尊的慈悲苦度。

磕磕碰碰的走过了十三年的修炼路程,要说的事情很多,不能一一列举。总之是大法给了我健康的身体,净化了心灵,提升了道德品行,走上了回家之路。师尊用巨大的承受在拖延正法结束的时间,拯救众生于危难之中。作为弟子,我一定精進不怠,助师正法,以报师恩。

注:
[1]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实修〉
[2] 李洪志师父著作:《悉尼法会讲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