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父给了我第二次生命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九月十二日】我今年八十六岁,一生命运坎坷,疾病缠身,几乎是在病痛和心绪忧愁中度过的。为了好病,我练过气功,供过佛、神、仙,信过基督教,只要有人说什么办法能治好病,我就去尝试,结果病没治好,反而更糟了。

一九九七年我还是抱着试试的想法开始学炼法轮功,一试觉的不同于其它功法,法理明,功法动作简单易学,效果出乎我的想象:炼功不到两个月,所有的疾病全好了。我高兴啊!心想,大半辈子运不通,老来得福运亨通。

由于我人心太重,以前知道杂七杂八的东西又多,修炼起来干扰也大,可谓是左一跤右一跤,跌跌撞撞走到今天。师尊没有嫌弃我这个不争气的弟子,在我生命即将结束的那一刻,慈悲的将我从死神那抢了回来。

那是二零一三年正月十二早晨,我去厕所,大小便都排不出来,肚子也不舒服,上下不通气。从那天开始,我连续几天没吃过东西。痛苦中忘记自己是修炼人,躺在床上胡思乱想,也没告诉儿女。正月十四晚上,小腹胀得疼痛难忍,小肠换气又十分严重。三女儿来家里发现我的情况,急忙给我大儿子打电话。

正月十五天还没亮,大儿子与大孙子雇车拉我去医院,去了市级两家医院,医生检查后,基本是一样的:“肠梗阻坏死,小肠换气,急需手术,但治愈率很小。我们当地医院的设备不如省城的好,临床经验也没省城的丰富,去省城医院看看吧。”两家医院都不收。大儿子与家里联系,筹了两万元现金,急忙带我去省城医大一院。

医大一院120救护车到火车站接站,晚八点到达医大一院,专家、教授、医师已在医院等我,检查后与市级医院的说法一样,让先交三十万元抵押金再手术,治愈率百分之十至二十,也有下不来手术台的可能。

儿子、孙子听后全哭了,给我二儿子打电话,二儿子听后让我接电话说:“爸啊!三家医院都不留你,都救不了你,最后还有一线希望,那就是求大法师父救你!你心里快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师父救我!’”然后二儿子跟他大哥说,让连夜把我送到他家。大儿子也懵了,只有照他二弟说的做了。

经二儿子这么一说,我才惊醒,懊悔这些天忘记自己是个修炼人,在危难之时,只想着难受,怎么把大法忘了呢?想到了大法,我有了信心:我有师父!

两个小时的路程,我心里不停的敬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师父救我!”当车开到离二儿子家还有五十里路程时,我身体感觉到有了生机,气也够用了,肚子也不胀痛了,也有劲了。于是我坐了起来。

到了二儿子家,我的身体舒服极了,好像那几天所发生的一切就是一场梦,醒来一切正常。没有两分钟,我就去了卫生间,正常的排泄了大小便。回到床上身体更加舒服得劲,肚子咕噜咕噜叫个不停。

我已经四天没吃东西没喝水了,迫不及待的喝了两小碗米粥,吃了两个元宵,再想吃,孩子们不给我吃了,怕我撑着。于是,我就坐在床上学《转法轮》,学了不到一讲,我就觉的困了,躺下睡的又香又甜。

大儿子看在眼里,满脸的疑惑,他虽然知道法轮功祛病健身有奇效,但这也太神奇了吧?医生的话还在耳畔回响:“你父亲剩下的生命时间是用小时来计算的,别白花钱了,抓紧回家准备后事吧。”眼前老爸好的也太快了,是不是过去老人说的回光返照啊!

大儿子观察了两天,看我确实好了,一切正常,这才露出笑容。回到家里没等把门关上,就大声的喊:“从现在开始,咱们全家都炼法轮功!法轮功太好了!”

这是我的亲身经历,我把它讲出来,一是谢师恩,二是劝告世人别被江氏集团谎言欺骗。相信法轮大法好!就会有一个美好的未来。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