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病业魔难现象的浅析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九月十日】最近我们地区有多名同修出现严重的病业魔难,有的同修能在法上向内找,归正不足,正念正行破除了魔难,有的在师父加持下,同修们从鬼门关拉了回来,有的同修却被拖走了人身,还有数名同修在痛苦中煎熬着,每个人的情况都不同。本文描述的是本地出现病业魔难的一些现象和自己在有限的层次中对这些现象的浅析,希望对同修们能有借鉴,不足之处请同修们指正。

念不正招来的魔难

同修甲去年七十三岁,她的儿媳妇去年得了重病,侄子大年二十九突发心梗死亡,她心里暗暗的有一念“七十三八十四,阎王不叫自己去,是不是该轮到我了”,结果大年三十晚上突然开始胸闷、腰痛无法躺下,难受的一宿未睡,她坚持起来炼功,突然悟到我这不是动了人念,一念不正求来的魔难吗?否定了不正的念头,第二天就好了。

甲的丈夫前几年去世了,家人瞒着她给她也打了坟,她知道后坚决表示不同意,同修也劝她填上给她打好的坟,但是家人不同意。她年龄大了,也不能自己亲自去填坟,几年来她一直对这个事情耿耿于怀,以至于成了她的心病。几年来她的身体时好时坏,一不舒服她就认为是那个坟的存在导致的。同修跟她交流后,她明白了,不是这个坟的存在给她招来的身体不舒服,而是对这个坟产生的怕心,给她带来了麻烦,她现在已经放下了对这个坟的执著。

本地有多个女同修,因为丈夫(或婆婆、儿媳)对她不好,经常打骂她或丈夫有了外遇等原因,对丈夫的怨恨心很强且长期不去,思想中经常产生强烈的“不要这个肉身,还不如死了好”等邪念,还以为是自己想的,其实是旧势力、黑手、烂鬼钻她思想的空子,向她脑子里强加的。

这几个同修都出现了严重的病业假相,已经先后有几个同修被迫害离世了,也有同修能主意识很强的排斥邪念,并努力的去放弃怨恨心,否定了旧势力的安排,身体恢复了健康。

不敬师不敬法带来的干扰和迫害

同修乙一炼功就会出现打哈欠、流鼻涕、淌眼泪的不正确状态,一直持续了十几年,直到今年三月份,她在晨炼时,突然一件事情打到了脑子里,一九九八年,她用录音机听师父讲法录音时,思想走神了,录音机出现异常,将磁带抹去了一段,她借来另一块磁带补录了这一段,但是补录的不同步,造成录音带中师父的讲法前后不一致,她也没当回事,一直用这个录音带听法,直到不能用为止,她那个炼功时的不正确状态就是从那时开始的。

她明白了,原来是自己不敬师不敬法招来的干扰,就针对这件事写了严正声明,在写的时候就感到身体里一些气泡一样的不好物质刷刷的向下落,第二天,她晨练时感觉身体很奇怪怎么了,一想原来不流泪、不打哈欠也不流鼻涕了,困扰她十几年的不正确状态消失了。

前些天,同修甲突然发烧、全身疼痛、怕冷,严重时甚至起不来床,我和同修跟她交流哪里有漏被邪恶钻了空子迫害,她向内找,昨天卫生间的坐便器堵塞了,家里只有她和小外甥女,想了各种办法无法疏通,情急之下,她就在心里求师父疏通,最后还是打电话找来维修工疏通了下水道,随后她的身体就出现了病业假相,她明白了,这么脏的地方怎么能求师父疏通,不敬师不敬法就会招来旧势力的迫害,现在同修的身体已经好了。

在很多出现病业魔难的同修家里,我发现一些不敬师不敬法的现象,有的同修把师父法像摆在很脏乱的地方,旁边摆满乱七八糟的东西,有的同修躺着或半躺着看大法书,有的同修手很脏,或上过厕所不洗手就看大法书,大法书被弄得很脏,上面有各种污渍甚至是鼻涕,有的同修用乱七八糟的书皮包大法书,这些同修出现病业魔难或许还有其他原因,但是不敬师不敬法却是招来旧势力迫害最主要的借口。在这里建议同修把师父法像请到干净整洁的比较高的地方,避开卫生间、厨房或卧室里脚对着的地方,看大法书前要洗手,看书时盘腿或跪着学,最起码要端正坐姿,包书用的书皮选用透明书皮或无字的白纸,敬师敬法是弟子的本份,同时也是信师信法的体现。

根本执著和怨恨心长期未去

同修丙突然肚子胀得很大,同修们和她交流后,发现出现问题前因为家庭矛盾,她对儿媳妇和丈夫动了怨恨心,特别是一直对丈夫的怨恨心很重。听丙说从结婚以来丈夫总是对她连打带骂,就是因为寻求安慰和心理寄托她才走進大法的。丙经常产生轻生的念头,看到有常人死了,就说:“想活的死了,不想活的(指自己)死不了。”我说这不就是你的根本执著未去吗,为了寻求安慰和心理寄托才修炼的根本执著和怨恨心长期不去是被旧势力抓住借口迫害你的根本原因。她明白了,开始努力地放下根本执著,从法理上知道,自己的修炼是为了证实法、救度众生,说一定要走到最后,跟师父回家,不早走给大法带来负面影响。

但是旧势力的安排太邪恶了,丙的儿媳妇嫌她给自己丢面子,把她赶回老家,病业假相越来越严重,同修找到她丈夫,把她接回城里租房子住。她的丈夫在同修们在的时候表现得还可以,说的话也很好听,同修们走后就变成另一个人,对她很冷漠,不断用言语打击她的信心。丙的性格比较内向,生气爱憋在心里,只要一动怨恨心,一生气,肚子就胀大。同修陪她学法、发正念、向内找,刚有好转,她丈夫说她几句,马上又不行了。她的全身浮肿,从肚子、腿、胳膊、一直肿到了肩膀。

丙对大法非常坚定,三件事也一直在做,刚刚被邪恶迫害走了,失去了宝贵的人身,直到临死前半昏迷状态,还听到她在和旧势力抗争,她的丈夫在她耳边说话,她却把头摆到另一边,至死也没放下怨恨心。

病业魔难面前人神一念,带着人的认识、人的观念无法破除魔难

有一次,我出车祸,左脚大脚趾的肉被挤成了两半,我去医院缝住了伤口。回家后,我听从医生和家人的话,为了避免出汗伤口感染,每天把脚抬高用风扇对着吹,很小心的不让脚沾上生水,并且注意饮食,不吃韭菜等食物。几天后我去医院拆线,拆开纱布后,发现我的伤口上的肉几乎全烂了,发出难闻的恶臭,医生告诉我:“你这样下去很可能会截肢,甚至会危及生命。”

回去后,我每天在大量学法的同时向内找,想起了师父的讲法:“你们不想改变人的状态,从理性上也升华到对大法的真正认识,你们就将失去机会。你们不改变常人那千百年来骨子里形成的人的理,你们就退不掉人的表面这层壳,就无法圆满。不能总是我给你们消业,而你们不真正在法上提高,跳出人的认识、人的观念。” [1]

我明白了,人的理不就是“饿了就要吃饭,困了就要睡觉,有病了就要吃药打针”吗?我虽然没有打针,但是“伤口见生水、出汗就要感染”这不也是人的理吗?我决心放下这些人的观念,扔掉包着的纱布,该怎么走路就怎么走路,该怎么洗澡就怎么洗澡,这样慢慢的脚上的烂肉掉了,又长出了新肉。

有几个同修出现糖尿病的假相,也在学法炼功,没有上医院,却要吃些什么蓖麻炒鸡蛋等食疗,不敢吃糖分高的食物和水果,骨子里还是把它当作了病,有的同修一难受了就想缓解缓解,出现感冒假相,就盖上被子捂捂汗,再多喝点水,他们没去医院、没吃药,但是那蓖麻炒鸡蛋就是药,喝的水就是药,一手抓着人一手抓着神,放不下人的观念,长期在病业魔难中煎熬。

也有的同修在魔难面前没有动人念,正念正行否定了魔难,比如同修丁有一次出车祸,膝盖骨碎了,左小腿的骨头断成了三段,她没有动任何人心人念,向内找,找到了很多执著心,决心放下这些执著心,然后忍着疼痛坚持盘腿近一个小时,当她把腿拿下来时,发现膝盖和小腿都奇迹般的平复了,她慢慢的站了起来,就能挪动着走了,几天后,丁就能和同修来到三四里外的公园,爬上几百层的台阶去讲真相救人了。

有一年冬天,丁突然发高烧,盖着被子都冻得浑身发抖,她想不是让我冷吗,我让你冷,我冻死你,只穿着秋衣秋裤在院子里站了十几分钟,回到屋子里时,不冷了,身体也不抖了,完全好了。

前些天,我突然拉肚子,五顿没吃饭,体重迅速变轻,我赶快归正自己的不足,同时想,你不是让我肚子里凉、拉肚子吗?我凉你,叫妻子给我拿冰糕,连续吃了两只冰糕后,拉肚子的现象消失了,我又开始吃饭了。

同修戊修炼二十年了,修炼前有哮喘、气管炎等病,修炼后都好了。有一天,她突然出现严重的哮喘、气管炎症状,我跟她交流,发现她虽然嘴上说否定旧势力的安排,但是有很多观念却在承认迫害。比如刚出现病业假相时她认为自己以前就有这方面的业力,现在是在消业,跟同修交流后明白了不能消极承受,这都是假相,但是病业症状一直未好,又产生了“我发正念就会好一些,今天症状厉害了是因为忙没顾上发正念”等观念,不知不觉中还是承认了迫害,我给她指出后她明白了,从一思一念中彻底否定旧势力的安排,很快她的身体出现的哮喘、气管炎假相就消失了。

我曾经连续多年每年都出现一次感冒的假相,几乎每次发生的时间点都一样,而且每次症状的表现过程都一样,先是怕冷,再全身酸痛,再打喷嚏,再流鼻涕,再嗓子痛,最后咳上一些很黑的痰,就开始好了,每次三天,一天不差,我还感觉还好,这是在给我净化身体,你看常人感冒打针吃药一个星期还不好,我三天就好了,形成了观念,默认了这种现象,但是二零一三年这个过程突然拉长,到二零一四年,持续了十几天还不好,一个办公室里,我先开始,同事们陆续开始感冒,最后同事们都好了,我还没好,以至同事们都说是我传染了他们,这时我才感到不对头,承认了假相,形成了观念,就中了旧势力的圈套,走了旧势力安排的路,我明白了,马上开始发正念否定旧势力的安排,这种不正确状态就消失了。

其它情况

还有些导致同修出现病业魔难,甚至被夺走人身的原因,有几个同修是因为色欲心很重,犯过大错,还不归正甚至掩盖,有些同修长期学法不入心,不会向内找,总是从感性上认识大法,导致不能百分百信师信法,修炼的境界不能升华上来,一遇到问题就想用人的办法解决,吃药或上医院。

在同修或自己遇到病业魔难时,我的体会是:首先要信师信法、坚定从思想深处全盘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安排,坚定的按师父安排的路走,静下心来大量学法,重点学师父关于病业和坚定正念等方面的讲法,正念正行,发正念铲除迫害自己的一切邪恶,我悟到遇到魔难时不能用人心而是用大法中修出的正念对待,人神一念,正念越强好的越快。

在帮助过病业关的同修时,我是这样做的,首先问一下他有没有背弃大法的言行,让他发表严正声明并真心认识到错误;有没有根本执着,把它挖出来;引导他向内找被旧势力钻空子的地方,重点向内找魔难发生前自己做错什么事或表现突出的执著心,这往往是症结所在,用法来归正;有没有被人的观念、人的理所迷惑,不能用大法中悟出的正法理看问题,帮助他从法理上悟上来。为了鼓励同修不要掩盖,敞开心扉,我经常举自身的一些例子,说这个问题我也曾经存在,我是怎么走过来的,魔难中的同修往往正念不足,最好不要强迫他干这干那,多鼓励和引导同修在法理上归正;在帮助同修时不带负面思维,不指责同修,不放弃形成整体,面对假相和干扰不动心,帮助同修的过程也是自己修炼的过程。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警言〉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