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想不到的收获(图)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九月一日】(明慧记者郑语焉台湾台北采访报导)“承担”是一种勇气的体现,同时也使人成长。对甘静来说,从小到大,作为一名二十多岁的青年法轮功修炼者,在诚心帮助他人的“承担”过程中,她的承担反而让她获得了更多可贵收获,让她的内心充满感恩。这是怎么回事呢?

'图1:甘静参加台湾天国乐团,用鼓乐向世人传递法轮大法的美好与福音。'
图1:甘静参加台湾天国乐团,用鼓乐向世人传递法轮大法的美好与福音。

修炼法轮功开智开慧的收获

甘静生长在有“台湾古都”美誉的台南,小康家庭幸福美满。一九九九年父亲机缘巧合修炼法轮功,觉得万分珍贵,而向家人推荐。当时就读国小三、四年级的甘静,也于二零零零年走進大法,她们一家,包括奶奶都是法轮功学员。甘静跟着父母和奶奶一起学法炼功,明白要用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先他后我,善待对方;而炼功可以让自己身体健康精神好,这一切都觉得再自然不过。

她在学校功课还不错,唯独数学科目比较困难,甚至有点伤脑筋。时至五、六年级,也是她修炼法轮大法之后一年多的某天,甘静第一次双盘炼静功达标一小时,当天回家习作数学,发现数学很简单,轻轻松松就解出正确答案,以前从未有过的经验,可会是昙花一现吗?甘静说:“修炼大法之后,感觉课业就进步了,这是个很明显的改变。”一路从小学、中学到大学攻读医务社会工作学系毕业,乃至走入社会求职过程都很顺利。

用“真善忍”圆容后的收获

每天溶炼在真善忍的法恩中,甘静和同侪之间的相处融洽,人缘很好。甘静说:“师父教导我们与人互动时要想到说出的话,对方是不是承受得了,会不会受到伤害?所以与同侪发生矛盾时,我很自然的就先想想自己是不是言词不当,或有过激之处?还是脸色、口气或态度不好?伤害了对方?向内查找自己的不足并且修正过来之后,对方就又对我很和善,又恢复和好的关系。我发现,真善忍能圆容一切。”

学校里的学生众多,成长背景影响了个人观念与处世态度各异,难免形成一些个小团体,其中领头的一般号称“大姐头”,只要“大姐头”看谁不顺眼或被她盯上,那阵子的日子就不好过,甚至发生“霸凌”行为。有次,一位同学向甘静转述朋友的对话说:旁观甘静不是“大姐头”那一伙的,完全不同类,可是又能跟她们相处愉快,有时不小心得罪“大姐头”,“大姐头”也不生气,更别说是给颜色瞧或霸凌,这让她们百思不解,觉得很奇怪。甘静听言,想起自己一视同仁都用真善忍的态度对待同学,没有用分别心去看待对方,竟能启迪“大姐头”她们的和气与善念,这不就是“佛光普照 礼义圆明”威德的体现吗?甘静向同学说明法轮大法的美好。

投入职场的甘静学以致用,从事“长照”(长期照顾的简称)相关工作,与同事相处愉快,鲜少矛盾。有时业务量过大,负荷沉重的她有些情绪:“怎么这么多恼人的事情。”念头一出马上就察觉不对:“我不应该这样想,来申请的都是需要帮助的人,站在修炼真善忍的精神,更应该为对方着想,尽力帮助他们。”甘静说:“当我念头归正过来之后,思绪条理清明,处理案件速度加快,工作顺畅很多。我想这是心境转变,环境也跟着转变的结果。”

承担学法小组长后的收获

二十多岁的甘静修炼法轮大法至今已有十七年,她经常参加台湾北区学员一年一度举办的集体学法交流,喜欢聆听学员分享对法理的认识、讲清真相的小故事以及修炼心得上的点点滴滴,随自己意愿偶而也会发言,没有压力。但今年(二零一七年)八月,参加在台北剑潭青年活动中心举行的集体学法交流活动,可就不太一样了。

首次鼓足勇气承担小组长任务,甘静抱着临渊履冰的心情,制作小组学员识别证,联络学员,并且针对主办同修们为起抛砖引玉作用,事前拟就的交流议题,认真地加强学法,并且记下自己的认识与体会,做好充分准备,避免交流时冷场,浪费大家的时间,期许能让参与的同修有丰硕的收获。

'图2:参加台湾北区学员集体学法交流并承担小组长任务,甘静感恩这次宝贵的经验,获益良多,让自己有所提升。'
图2:参加台湾北区学员集体学法交流并承担小组长任务,甘静感恩这次宝贵的经验,获益良多,让自己有所提升。

原本以为只是“承担”与服务,二天学法交流下来,甘静发现自己的收获比谁都多,她感动地说:“整个过程中,我学法能更入心,对法有更深更广的认识,也更深刻体悟整部大法是融会而贯通的,非常感谢这次的宝贵机会与经验,让我有所成长,在修炼上也有意想不到的提升。”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