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出迷惑 走入修炼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七月十七日】从我六岁开始,每年正月初一,父亲就领着我,手提装的满满的一大竹篮香蜡纸烛,到周围的庙宇去烧香。走到一尊像跟前,他就点一炷香,烧几张纸,就告诉我这尊像叫什么佛啊!什么菩萨呀!什么神呀!然后,就叫我磕三个头,就这样一个一个的佛像面前烧香拜佛,年复一年的做着这样的事,直到一九四九年中共建政。

迷惑

大人的诱导训化,使我幼小的心灵中扎下了有神佛存在的深刻烙印,我时时刻刻都不会忘记那些神佛的形像。长大成人参加工作后,尽管在外地,星期天我也要到处去寻找庙宇,膜拜神佛。我从内心感觉到这世上是有神有佛的,特别崇拜神佛那些神通法力。

其实,这世上真有法术。有一次,一同事约我去看稀奇。到了那儿,已有好多人了。只见那人只穿一件贴身短裤,除此身上再无一根棉纱。他在人群中随便找了一个人,叫他到屋里去取一只干净的大汤碗,装半碗干净水,放在桌上。这桌子四周,一边一架摄像机对着那水碗,盯着那个表演的人看他要耍什么把戏。据说是当地报社要配合中央中宣部长邓力群批判异化论写一篇批判迷信的文章,硬要从这个人身上撕破他的假面具。

表演开始了。那人放進水碗一把钥匙,碗口上蒙一块干净手帕,然后围着桌子转圈,边走边念咒,转了几圈停在水碗跟前,用两根手指从碗口边上伸進去一张一张的夹出九张一百元钱一张的人民币,另又夹出一张伍拾元和一张拾元的两张人民币。合计九百六十元。这桌子除了那个汤碗,四周上下光光的啥都没有,四台摄像机照着,没有丝毫造假的破绽。十一张纸币也完全是真币。来现场观看表演的有好几百人,宣传部门不敢造假,这篇批判文章终究没有写成。

我一生寻找神仙,搜集了好多的修行故事书籍,走访了很多很多的所谓民间高人,其中有道家跑江湖的名流,有耍小能小术的卖药先生,还有自称鲁班多少代弟子的高徒,他们中的有些人还成了我的好朋友。当我问他们这神奇事从何而来?人能不能成神?他们谁也说不清楚,他们自己也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

我所看到的都是一些表皮上的事情或是热闹一翻,有的信徒虔诚一点,跪拜神佛并要求主持敲木鱼。就是那个很大很有名望的达摩教堂的住持也说;“泥巴坨坨个,何必那么认真?”

做好人都难

我茫然了,不知所措,走神路的希望没有了,闯荡半辈子,我只找到了我认为值钱的一句话——做个善良的好人吧!在我的工作中,尽量做一个好人。

在这个大鱼吃小鱼的社会里,做好人谈何容易?我在外地工作,家里即使我的父亲和岳父去世,为了工作我都没请一天假。我干一份工作,干的好好的,单位要提升另一个人来干我这工作,而且他又不懂这门业务,还要我手把手的教会他,然后把全部工作移交给他。我毫无怨言,愉快的服从决定。

运动来了,我不是单位的负责人,却硬把我当“走资派”批斗。一天我正在食堂吃饭,一窝蜂的上来一些人把一张张的大字报贴在我的背上。这运动一个接一个,不是小范围的搞,而是大范围的运动,真是无处躲藏。到了晚上坐下来想,这日子怎么过呀?你信神共党不允许,不信神共党也要整你,反正你不整别人别人就整你,个个都是挨整的。

大法解谜

我在困惑之中走投无路时,一九九五年,我们这个地方传来了法轮功。因为这个功法好,一传十,十传百。传播十分迅速,不到半年,我们这个地方就有好几千人修炼。

我自然也是这个群体中的一员。

我的好友帮我借来一本大法书,翻开一看就撒不开手了,一天一夜把这本大法读了一遍。我简直是激动的不得了,我一生不得其解的一切问题都迎刃而解:我知道我为什么来到这个世界上,来这儿干什么,人为什么有苦有甜,怎样才能修回天国……

师父给我们的是一部天书,上天的梯子,讲的全是天机,师父讲的法能使你修成正果,师父把修佛的秘笈传给了我们,那就是按照宇宙大法的标准要求修心性。师父开示:“心性多高功多高”[1],很多修炼法门不懂这一点,抓不住中心去修,修了千儿八百年了,还是修不上去。师父讲:“真善忍三字圣言法力无限 法轮大法好真念万劫即变”[2]。任何人心中有师在,有法在,你就是一个走在神路上的人。无论什么危难之事都能化解。

印证

我们有位同修坚持不放弃修炼,遭受到邪党的残酷迫害,被非法判刑四年。在服刑期间,遭到野蛮灌食,致使她的胃糜烂,导致胃切除。尽管如此,狱警还经常对她施加各种酷刑,毒打是家常便饭。她被折磨的皮包骨,最后瘫倒在床,進食、排便都要通过插管,人体已变形了。

狱医断定她活不了十天,急催狱警赶紧放人。监狱负责人这才急急忙忙通知当地公安和家属去接人。狱医监督护送到当地中心医院,并给接待医生作了详细交待。

中心医院的医生硬着头皮接下病人,说反正活不了几天了,叫家属快准备后事。她的儿子(修炼人)和丈夫看两边医院的医生都说没几天了,心里也慌了神,儿子原本是准备把妈妈接回家的,一看此情此景,特别是胃切除开刀的口子愈合的很差,似乎里面都烂空了,心跳的声音都听的一清二楚,是住院还是回家?儿子和老子都拿不定主意了。同修看见儿子和丈夫的态度,就让他俩找我切磋。

他俩来到我家,把情况详细的说了一番。我告诉父子俩:这事你我说了都不算,一切都由同修自己说了算,你妈说回家,你们就笑呵呵的就把她接回家,你妈说要住院你们就笑呵呵的让她住院。她自己要怎么做就让她怎么做,不加任何干涉,还要高高兴兴的支持她做。

为什么这样说呢?因为师父讲过:“想选择什么自己说了算。”[3]她说她要回家,她是按照法的要求做的,大法是威力无穷的,法能“成大苍穹 造众生”[4],这位同修那点事算什么呢?再说她这个样子,她心里没有师父没有法能撑到现在吗?她的一切都是师父在管着的,就是在看她的这一念。

她的儿子把我说的这句话用手机录下来了。他高兴的告诉我,叔,我明白了,他拉着他爸就走了。

十天后的一个晚上,同修的丈夫(未修炼大法)来找我,一進屋笑呵呵的说:“你们修炼人不得了,事情完全按你说的走过来的。”

他说:那天我们一回医院就把手机上你的录音打开让她听。她听了高兴极了,大声说:“回家!”我们说那好,马上就办手续回家。我们在办手续时,医生千叮咛万嘱咐,回家可以,但不要动插管,插管一抽其危险可想而知哟!办完手续一出医院大门,她就把那些管呀罐的全都扯出来扔了,坐上出租车就回家了。她躺在床上读大法,第二天就能喝半碗稀饭了,之后慢慢就好了起来。饭吃多了,能坐起来了,又能下地了,现能炼静功了。儿子一看她妈没有多大问题了,他回单位上班去了。我也要上班去了。这不现在又来给你找麻烦来了,请帮忙找一个修炼的人去护理她吧。两人一起学法一起炼功岂不更好呀!

是呀!从邪党那张虎口吐出来,活下来都希望渺茫的人,只十天时间就走出鬼门关,这还不能证明法轮大法好吗?不能证明宇宙大法的神奇吗?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 四》〈对联〉
[3] 李洪志师父著作:《澳大利亚法会讲法》
[4]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大法行 宋词〉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