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念要想到师父 想到法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八月二十三日】发正念是师父要求做的三件事之一,非常重要。师父讲:“这里边说明一个问题,不能因为有虫子,我们澡也不洗了;也不能因为有蚊子,我们都得上外面找地方去住;也不能因为粮食也有生命,蔬菜也有生命,我们把脖子扎起来,不吃也不喝了。不是这样的,我们应该摆正这个关系,堂堂正正的去修炼,我们不去有意伤害生灵就行了。”[1]

有一次,我们小组出去贴不干胶。当地同修路线熟,我就在后面做,到中途快要做完了,两个便衣猛的抓住我的胳膊,问我干什么?我手里还拿着没贴完的不干胶。我对他俩说,我是在救人,这是世界上最正的事。他俩拉我上车,叫跟他们走。我说我走的是正法的路,为什么要跟你走?不配合他们。给他们讲真相:我要去了,就把你们两个毁了。

他们的态度有所转变,但还是抓住我不放。我说:保护大法弟子功德无量,迫害大法弟子罪恶滔天。你们俩今天能见到我,都是缘份。又向他们讲了天安门自焚真相,还对他们说,我们师父讲:“作为一个生命,你不能因为你的工作特殊就真的失去了这万古机缘;不能因为你的工作,你就把千万年生命所等待的机会都毁了。”[2]他们听了,态度有所好转。我说你们应该选择美好的未来,不要毁了你们和家人。他们还是要拉我。我高声喊:“师父,邪恶迫害我,求师父救我回家。”这时,我觉的浑身都是力量,感到自己又高又大,他俩很渺小。我一把推开他们,“你们凭什么抓我,定!”街上众人很多都在看,他们俩站那动不了了,我才走开。

这时我发现自己身上没有一分钱,出来的时候,包放在同修家,从此地回去要倒四次车。当我走到公交车站时,司机说,快上车吧,没向我要钱,换了四次车都一样。我知道是师父救了弟子,又保护我回家,真的太神奇了!第二天,我去拿包时,同修还在给我发正念,营救我呢!我说了昨晚的事,她们都感到震惊。

师父讲:“在经受旧势力强加的魔难中走的正与不正更加难,特别是中国大陆大法弟子,在魔难迫害中一思一念都很关键。你做的好与不好,你能不能被迫害,你做的正与不正、迫害到什么程度,都与你自己走的路、你的思想思考的问题有直接关系。对大法弟子是极其的难,因为大法弟子也是在这末世最复杂的环境中往出走、往出修,还要救度别人,所以大法弟子才能够成就那么大的生命,成就那么高的层次。是因为旧势力在干扰,所以这件事情就伟大啊,也就那么难。”[3]

我自身经历过,不管我们遇到了多大的麻烦,第一念要想到师父,想到法,师父就会为我们做主。

有天下午,我背着包要進一小区发真相资料,那地方一般人找不到,五楼顶上有一个大平台,接着又是五层楼。我進去拉开电子门,门卫说:你从这边上去,也能走到那边,这两面是通的。我上去发完资料下来,门卫看着我,面带微笑,好象知道我干啥一样。因为我事先给门卫发正念,“我救人来了,包括你,你配合一下,给个方便,摆放你的正确位置,将来有福报。”他的主元神明白了,配合我完成了应该做的。从中摆放了自己的位置,我真替他高兴,是善的力量,门卫给了我方便。只要去掉观念,就能一心救人。

有一新学员说,她家人没有条件看真相,我听到后心里很难过,下决心去那里讲真相救人。此时正是大年三十,大过年的,我买了VCD,领着女儿一同到她家,晚上放真相碟片,男女老少有二十多人,最大的八十四岁,最小的只有两岁,有的看的流泪,有的说原来是这样。大年初一初二,我们连放三天。到下午我出去时看到天上全是法轮,我的空间场全是法轮。晚上梦见一棵大树结了许多大果子,我们三个同修去摘,她们在树底下上不去,我上到树顶上摘了好多。我知道是慈悲的师父在鼓励我。其实一切都是师父铺垫好了,我只不过是跑跑路而已。同修很高兴,使那里的众生明白了真相。

现在每个小区每个单元的底层都是电子门,当作证实法的事时,一边发正念,一边求师父加持,我要救这里被谎言欺骗的众生,请师父给打开门。到那将门一推,门就开了。

师父讲每一层次都有法。只要心性达到那一层次的标准,师父才把那一层的功能神通打开,让你用的,善用除恶,救度众生。站在法上做事,符合法的标准,师父才给你打开那个锁。这就是我理解的“修在自己,功在师父”[1]的一层含义。

有不妥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二》〈二零零三年加拿大温哥华法会讲法〉
[3] 李洪志师父经文:《什么是大法弟子》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