否定旧势力的安排 闯过身体魔难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七月八日】我于二零一二年因讲真相被邪党非法判刑三年。在三年的冤狱中,监狱邪党人员为了“转化”我,想尽了办法,用尽了招术,但仍未达到目地。

当然这过程中也暴露了自己修炼中的很多不足,也走了一些弯路,包括这次遭遇的三年冤狱也是自己的修炼中有了漏,从而被旧势力钻了空子。我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时,有些表现看似坚定,但却是在证实自己,而不是证实大法,没完全在法上去否定迫害,否定旧势力的安排。这都是自己在今后修炼中要归正的,在此就不细述了。

三年的冤狱期间,为抵制迫害我曾多次绝食,由此也多次遭遇野蛮灌食,加上狱中对我身体和精神的非人折磨,使得我的身体非常虚弱。大约是在二零一四年的上半年吧(具体时间记不清了),那时邪党监狱对我的所谓“转化”彻底失败后,便罚我每晚站到深夜十二点后才能上床睡觉。清晰记得就在那时的一个晚上,我站到十二点后上床睡觉时,尽管身体非常疲倦,但却怎么也睡不着,就在我怎么也睡不着时,突然一个非常强的意念打入我的脑中:“现在制不了你,等你出狱后把你的身体拖走”。当时我全身心都震惊了一下,立即意识到这是邪恶旧势力打到我脑子中的,是旧势力的安排,邪恶还没有放过我,心中隐隐有些怕。就在我的怕心刚一出来时,又一个意念打入我的脑中:“有师在有法在,把自己当作真正的修炼人,谁也动不了你”。这一瞬间,只感觉是师父把这一法理打入了我的脑中,怕心顿时消失。于是我躺在床上,心里反复默念:“我是李洪志的弟子,其它的安排都不要、都不承认”[1]。

二零一五年,我带着一个非常虚弱的身体出了监狱,回到家里。果然,旧势力开始对我下毒手。出狱的第二天起,我全身无力,胃很难受不能吃东西。接下来一天比一天难受,胃胀痛,不吃东西都胀的很难受,全身许多部位都有不同程度的胀痛,晚上不能睡,白天不能吃,全身无力。面对这种状态,我知道这全是假相,是旧势力想用这种方法拖走我的肉身。狱中那个难忘的夜晚师父给我的鼓励我牢记在心,从法理上我也非常清楚我的身体早就没有病了,一切都是旧势力演化的假相,我如果承认了它,就会走到旧势力安排的路上去,就会非常危险,不但不能证实法,还会给证实大法带来负面影响,作为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是绝不能承认这一切的,必须坚定的否定这一切安排。

只是法理上明白了还不行,关键是在行为上要做到,要用行动去否定旧势力的安排。师父讲过:“我们大法弟子每个人都说我们不承认旧势力的安排,那不是嘴上说说的,就是按照大法、正法的要求去做,就不承认你历史上安排的那一切,我包括你旧势力的本身我都不承认。正念很足就能排斥它,就能否定它的安排。”[2]只有大法才能赋予我正念正行的力量,加上三年的冤狱生活没能系统的学到法,只能背一些简短的经文和师父的《论语》,所以出狱回家后的头等大事就是学法。在出狱的第二天,我找来《转法轮》,开始学法、炼功、发正念,高密度发正念,有时一发就是一、二个小时。然而要做好这些事情就必须得有一定的体力,所以我在一开始身体疼痛、胃胀的很难受的时候,我就不承认它,我无论多么难受,我都照样吃东西,哪怕吃一点点,我也必须吃,有时候走路的力气都没有了,很想趟在床上好好休息一下,但我必须起来,用正念打起精神,该干什么就干什么,早晨三点五十分参加晨炼,白天学法,高密度、长时间发正念。到晚上十点五十分便增加一个小时的炼功时间,动功、静功交替進行。特别是在晚上炼功时,干扰很大,本来我早上打坐一个小时内腿是不痛的。可一到晚上增加炼功时间打坐时,连续三个晚上打坐炼静功时,腿非常的痛,腿刚一盘上就开始痛,几乎一分一秒都是咬紧牙关熬过来的,虽然痛的全身直冒汗,但我心里不停的默念:“难忍能忍,难行能行”[3]。因我没有退却,仍然坚持早晚炼功,邪恶也就没招了,晚上炼功就不痛了。

在这段非常艰难、身体非常难受的日子里,我在家人面前,从不提我身体的各种难受情况,所以家人除了知道我在监狱遭遇严重迫害身体还很虚弱外,不知道我身体有任何不适。我也尽量不在家人面前表现出难受的病态。我觉得如果我向家人或亲朋好友诉说自己的症状(假相)时,就等于在承认旧势力的安排,承认这种假相,根本就不提它(和同修交流切磋除外),甚至难受的表象我都不去表现它,不把它当回事,不让家人看到我象个病人似的,就是有同修来看我,我也尽量表现出最好的精神面貌。这也是在否定旧势力的安排,真正的证实大法。所以在魔难中真的是“心一定要正”[3]。

当我坚定的否定着旧势力的安排时,师父就在帮我,就在减轻着我的痛苦,我就一天天好起来。大约两个星期后,我走过了这场旧势力强加给我的魔难。在此感谢师父的慈悲救度,师父为弟子受苦了!

通过这次经历,我回忆起了迫害这些年来,我地一些在冤狱中被迫害呈病业假相的同修,他们走过了狱中的魔难,出狱回家后却没能否定旧势力的安排,相继被病业拖走肉身,而且为数不少,有的就是在出狱很短时间(一个星期)内就被拖走了肉体;有的时间要长一些,还有一年以后才拖走身体的。旧势力是邪恶的,但是只要我们把自己当成一个修炼人,真正的信师信法,从一思一念直至行为上彻底否定旧势力的安排,师父就会为我们做主,邪恶就无法达到它们的目地。

师父的救度之恩,无以言表,唯有精進报师恩。弟子知道,修炼的路走到今天,弟子还有太多的不足,也有太多的遗憾。留给我们的修炼时间已不多了,弟子将更加珍惜师父用巨大的承受延续来的这最后的修炼时间。再一次谢谢慈悲伟大的师父!也谢谢所有帮助我的同修。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二》〈二零零二年美国费城法会讲法〉
[3]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