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体出现不正确状态时的思考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六月十日】我是一九九六年得法的老年大法弟子。修炼前患有多种慢性病,经师尊净化身体后,二十年来身体健康。期间,无论是师尊给弟子身体消业还是被旧势力迫害,多数时候我都能够正念对待,在师尊的加持和帮助下走过来了。可是最近两年来,我的身体出现了一些不正确状态,造成救度众生的局限和日常生活的不便,严重的干扰了大法弟子兑现救度众生的使命。通过学法,我深刻体会到师尊为大法弟子整体提高的良苦用心,静下心来无条件向内找,现有以下几点体会:

党文化的思维方式招来迫害

在邪恶迫害大法初期,一天,我的眼睛突然疼的睁不开眼,看不了书,心里很着急。当时还不知道旧势力迫害的法理,以为是单纯的消业。我从心里发出一念,我什么都不要,只要能看书就行了。后来我参加了一次集体学法,在大法的神威下,在同修正念之场的作用下,当场我就可以看书了,是师尊看到我坚修大法的正念帮我闯过了不能看书这一难。但是由于我发出的那一念在坚信大法的同时,还带有党文化所表现出来的绝对化思维方式,被旧势力找到持续迫害的借口,导致看书学法没问题了,但在户外看东西很模糊,一米之内才能分辨出人的五官,光线稍暗就无法走路,给日常出行带来很大的不便。

求来的魔难

两年前,我无意中发现左眼的眼皮上有个眉豆大小的突出物,以前听人说血脂高了会长这个东西,我心念一动,想我是炼功人怎么会有呢?我脑袋里还曾经闪过一念,母亲得过脑血栓,我该不会……?这些念头一闪,我马上知道这是人念,但没有立即清除这一念。邪恶就演化出一些假相,头疼、头晕、头胀,甚至发正念和炼功时不正确状态更加明显,邪恶在肆无忌惮的迫害我的肉身,消磨我的修炼意志。

用人心对待邪恶的迫害

2016年初,我头晕一下摔倒在地上,当时疼的我眼泪都掉下来了,我喊儿子过来拉我起来。我怕他们知道我长期头晕要逼我上医院,就撒谎说我不小心滑倒了(这是用人的狡猾对待)。冷静下来后我想:我是炼功人,不是常人,没有事!在师尊的加持下,我坚持炼功,第四天,情况好转,是师尊替弟子承受了旧势力强加的难。由于心性没有真正提高上来,大儿子问我身体状况时,我带着显示心和欢喜心告诉他我好了,修炼人就是和常人不一样。

带着人心,把师尊的承受加持当成了证实自己的资本。旧势力抓住再次迫害,本来可以走路的我变的步履艰难,打坐如坐针毡,承受力达到了极限,心性在这个问题上也掉到常人上来了,忘记了师尊“难忍能忍,难行能行”[1]的教诲,忘记了魔难中的同修在粉碎性骨折后仍然雷打不动炼功、信师信法的正念,一味的消极承受,苦不堪言。师尊看到我处于魔难中无法突破,安排一位老年同修每天和我一起学法,发正念,并时时正念鼓励我实修自己的一思一念。我的身体慢慢好转,现在已经可以自如走路,还能干一些力所能及的家务活了。

多学法,从法上正视自身存在的问题

师尊讲法中曾还讲过人思维来源的复杂性,往往不经意说的一句话,动的一个念头都不是简简单单的。如果用大法衡量一下,会发现有人念和神念之分。而在师尊正法中,没有生命想让我们修成,只有师父在带领我们走向神,能让我们圆满。所以作为肩负重大使命的大法弟子,在法上修,分清人念和神念,坚持正念,按照大法和师尊的要求不打折扣的去修显得至关重要,这也是彻底否定旧势力的根本保证。

由于自身对法理认识不足,对修炼的严肃性没有重视,长期以来,没有达到师尊要求的“事事对照 做到是修”[2]的标准。遇到魔难时,在法理上知道修炼人遇到的好事坏事都是好事,实修过程中却没有真正做到,人的各种观念成为我同化大法的严重障碍:把人的一面感受到“不舒服”当成真的,看不到“不舒服”的实质是修炼人提高、净化升华的好机会,修好的一面被抑制着,无法正法,人为的滋养了邪魔无休无止的干扰和迫害。今后我一定加强主意识,在同化大法,救度众生,无条件圆容师尊所要的为他基础上,修好自己的一思一念,精進不怠,让大法的无量威德在每个大法弟子身上,在世间真正真实的展现。

重视发正念,彻底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安排和干扰

得法不长时间,我的天目无意中看到两根金线从眼前掠过,现在还不时看到黄豆大小的亮点,或其它形状的光亮体,从师尊讲法中我知道这是旧势力。每当这时,我都会念动正法口诀,或发出一念,“我是李洪志师尊的弟子,我的生命是大法造就的,我的一切是师尊给予的,我的一切师尊说了算,我只走师尊安排的路,其他的安排不要也不承认。”

但是有时会出现非常不好的念头,“我会不会是旧势力安排圆满的那一部份呢?”师父新发表的经文,其中有一段说,“作为师父,我只承认大法弟子的主元神,而且历史上建立的丰功伟德都是大法弟子主体表面成就的,这一点是什么也改变不了的。宇宙正法面对的复杂情况不是人能明白了的,旧势力的安排干扰非常的严重,师父只是不想叫你们陷在具体纷乱中影响修炼,叫你们以最大的胸怀与慈悲面对众生。在任何干扰下都不钻到具体事件中搅乱自己,才能走出来,而且威德更大。

“其实一切不符合大法与大法弟子正念的都是旧势力参与造成的,包括自身不正的一切因素,这就是为什么我把发正念作为大法弟子的三件大事之一来做。发正念一个是对外、一个是对内,不正的谁也跑不了,只是我们对发正念的态度不同、表现不同。”[3]

师尊的教诲坚定了我发好正念的信心,发正念本身就在彻底否定旧势力。我们发正念这么长时间,为什么效果不尽人意呢?除了正法情况的复杂因素外,我们作为助师正法的弟子,在对待发正念的态度和表现上还没有达到法的要求,如果我们对众生(不管是正或负的生命)都抱有洪大的慈悲,能不断扩大容纳一切的无私胸怀,修出发出的每一念都是为他的大觉者的正念,我们发出的正念一定是震天动地,邪恶即除的。我们唯有勇猛精進,真正做好三件事,才能彻底否定旧势力的安排,走好师尊安排的路,多救众生,跟着师尊回家。

叩谢师尊苦度!

谢谢同修帮助!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实修〉
[3] 李洪志师父经文:《关于副元神一文引起的波动》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