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家的幸与不幸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七月十四日】上次回家探亲,母亲跟我说了一件事:前段时间她和父亲去医院看望一位住院的亲属,亲属住在高级疗养部,是在医院后面的小山坡上,他俩不知道在西边有正规的路,只在院子东边看到了一条窄窄的小径,也没有人走,坡上还有好几段楼梯台阶两边也没有扶手,父亲上不去,母亲要扶着他,道很窄还是斜坡,父亲怕母亲扶不好两人都摔了,他只好手脚并用,两手着地爬上去的。

母亲讲着,我想象着父亲爬行的样子,心痛着好端端的爸爸变这样!真是更加痛恨江泽民,是他这个千古罪人炮制的这场迫害法轮功的运动,害国害民,对国家和百姓造成了极坏的影响,给法轮功学员造成的伤害更惨烈,使很多不明真相的人对法轮功充满了恐惧。没有这场迫害运动,我父亲不可能抵触这么好的功法,他会试着炼功,或许就不会去做那场手术,也不会落到这般景况。

下面说说我家的幸与不幸:我车祸重伤的腿炼功好了,爸的腿因为手术残了。

我很幸运,伤腿炼功好了

我在二零一二年遭遇一场严重车祸,在十字路口被错踩油门当刹车的女司机的轿车撞出老远,轿车的挡风玻璃都被撞碎了,我被重重摔在地上,头撞破缝了好多针;耻骨上下肢骨折;尾骨骨折;由于耻骨骨折不易手术又是上下肢骨折,按照医生的规定只能一动不能动地在医院病床上平躺了近三个月,二十四小时由护工陪护,几个月下来我变的不会坐、不会站、不会走,坐、站、走 都一一从头练,练习时眩晕,天昏地转、气喘吁吁不停地哆嗦、心狂跳的厉害,每一阶段的练习,种种难受难以言述,两腿严重萎缩,相邻两个病床这窄窄的近在咫尺的距离,对我来说却如同两悬崖峭壁的间距,一站一走,练了多少次多少日,才摇晃着完成。

医生说六个月的时间基本就恢复了不用再拄拐杖了,我住了三个月的院,出院后才发现右胳膊在前面只能抬九十度,再抬就会撕心地疼痛,抬高不了,背到后面几乎一点也抬不起,原来胳膊也被撞坏了因为一直躺在病床上吃饭及一切全由陪护代劳,没发现胳膊也伤了,几个月来胳膊受伤处已粘连长上了,不能自如活动了。右边的身体经常麻木没知觉,有两次严重到右边的身体几乎动不了。有时两眼看东西画面不对称,受伤后很多常用的字都不会写了。

六个月后骨折的耻骨基本没问题了,可丢掉拐杖后走路时股骨头部位开始痛,而且越来越严重,因为当时没做手术没牵引,耻骨断裂处前后重叠着长上了,受伤的耻骨环形因此变小,左右耻骨环型不一样大,身体两边不对称了,导致右边股骨头无法象以前一样与髋臼的弧度精确地合上自如地滑动了,走路时,右边股骨头与髋臼有的位置形成过度挤压磨损造成伤痛点。回医院咨询医生该怎么办,医生说没有有效的办法,也没有治愈的可能,建议我尽量少走路。问医生最坏的结果会怎样?医生说磨损严重了只能置换股骨头了。

本以为车祸受伤处治好了就没问题了,可没想到这些后遗症都是致命的,如同患了不治之症……身体右边经常麻木以后得偏瘫的概率极大;难治的股骨头问题这条腿等于残了,我很绝望,还有不能自如抬放的胳膊。

几年来受过伤的腿每走一步都疼,病情也日益严重,稍微多走了点路,股骨头与髋臼处就疼的厉害继而出现炎症,人就开始发烧,为了减少疼痛我一天穿平跟鞋,一天穿不同的高跟鞋这样股骨头与髋臼可以在不同的点磨损。我的体质越来越差,站着心慌,走路无力,真是度日如年,苦不堪言,又因在江苏如东呆了一段时间对当地的盐碱地过敏患上了皮肤病,过敏的皮肤红痒难受离开如东回到南方一直也不好。由于身体状况特别不好开始吃药理疗病情没见好却对药品中的红花又过敏身上多处起了大大小小的疙瘩又痒又难受,真是雪上加霜,两种皮肤过敏症时常发作日子更加难熬。

就在我人生暗无天日的时候,回北方探亲时我幸运地得到了一个翻墙软件,就是通过这个软件让我看到了法轮大法的明慧网,在上面看到了一些修炼法轮大法的学员写的修炼功法的体会和收获,让我激动不已,心想这么好的功法一定要好好炼。

真没想到,就在我认真用心地炼功几日后的一天下午,我参观一个展览会,来深圳我还是第一次去展览馆,因对几个展馆的位置不熟悉,那天超大的几个展馆来来回回重复地转了好几遍,晚上回到家我忽然想今天下午走了这么多路,腿怎么也没疼,刚炼功就好了?

带着疑惑我又试探性举了举受伤的胳膊,一下子就抬起来了,前后左右,上上下下活动自如一点也不疼了;再卷起裤腿看看过敏的皮肤,肤色正常了,不红不痒了,何时好的都不知道。我狂喜,这么快法轮大法的神奇就在我身上显现了!记得上星期回家探亲时因探望了几家亲属多走了点路,腿还发炎痛着呢。没想到好的这么快了,感觉大法太神奇了,李洪志老师太了不起了,把我从苦海里解救了出来,心中充满了对大法对李老师的感激。

我讲这些可能有人会质疑,他们会觉的,我的病说不定是自愈的,不知是哪一天好了,恰好又刚开始炼了法轮大法,就误以为是炼功炼好的。这种怀疑也不是没道理,会有这种情况,连我妈也这样质疑。我说一种病可能会有这种巧合,但决不可能我几年来的三种病同时痊愈、同时好,我坚信是李洪志老师的法轮大法的神奇在我身上发生了作用。我只记得第一天炼功后出现了一次严重腹泻,右手麻木酸痛,我想那时就是在给我清理身体,是法轮大法神奇的力量和尊师为我消除了身体中的病业,病也该是那时就被治好了,只因为接着就是双休日、在家不怎么走路,所以我没觉察到走路腿不疼了。

法轮大法的神奇让人难以置信,却真真切切在不知不觉中治好了我的病,我是何等幸运,只因炼了法轮大法。有很多很多像我一样幸运的人就是通过修炼法轮大法受益了,法轮大法是佛法,是会带给人们益处的好功法,不该被抵制。

不幸的爸爸,腿因为手术残了

与幸运的我情况相反,我父亲的一条腿是不幸给治残了。本来我父亲的腿正常的行走跑步都没问题,只是有几次久坐后站起来有一条腿出过故障,会麻没知觉,不过活动活动很快就好了,医院诊断是因脊椎长骨刺脊椎管变狭窄堵塞导致有时腿会失灵,除了手术,没什么有效的治疗方法。因为这腿的毛病不严重,几十年来也不是经常性地犯,我没到南方时一直都跟父母住一起,自己从来也没看见父亲腿出问题,只是听他说过有两次坐公交车下车时一腿麻没知觉,站在路边活动活动那条腿才好,手术有风险,很多年来也不再考虑这腿的问题。

这几年可能是因为年纪大了,平衡能力差了,有两次那条腿又出状况,人失去平衡险些摔倒,父亲和家人也担心因为腿的问题人再摔成骨折或摔出别的事故,加上脚底也时常感觉麻,就又去医院问诊,医生说疏通椎管这种手术现在已经算是很成熟的小手术了,没什么风险,父亲听后就很想做手术。

因为是关乎到脊椎,我还是担心不赞成父亲手术,多次建议他炼法轮功。怎奈他中江泽民邪恶集团对法轮功的诬陷的毒太深,根本就接受不了我的建议。当年的秋季就去医院做了手术,清理骨刺,手术时在腰间打了一块钢板,在变薄的椎管里加固了一段钢制椎管用螺丝固定在钢板上,手术费花了五万多,医保只报了一万,其中四万多的进口钢管钢板等材料费还不能报销是自费的。

可手术的结果是,偶尔出点毛病的腿自从手术后就没了一点知觉,完全变成了一条废腿,再也不能像以前一样正常的走路了,只能凭感觉摇摇晃晃地走平路,上不了台阶,上楼梯只能抓着扶手凭双臂的力气把自己一步一步拖上去。复查时追问医生,医生每每就指着片子说你看看手术做的很成功嘛!

真是花了钱、遭了罪、废了腿,我母亲常痛心说:“手术前办理住院时他还是大步流星的,我在后面都追不上,哪想到手术后就废了变残疾了。”我只好安慰母亲在脊椎部位动手术,没治的下肢瘫痪算幸运的了,我们也体谅医生的不易,原本一个多小时的手术整整做了五个多小时,因有些骨刺长的年头太久太硬,医生动用凿子耗了好多时间才铛铛地一点一点敲下来,这样的手术过程又在脊椎这么敏感危险的部位真是没伤了重要神经导致下肢瘫痪也是万幸了,确实也没怨到医生。腿坏了,腰部还因加了钢板再也不能弯腰了,一场手术如同一场灾难,父亲就这样被毁了,手术后好多年了,他的腿还是一点知觉也没有,这条腿和腰都不能正常行动了。

我多次让他试着炼炼功,可他还是接受不了,自己的亲女儿的伤腿就是因为炼了法轮功奇迹般好了,这样的事实摆在眼前,他却被邪恶的江泽民一手制造的骗局所迷惑,心里接受不了法轮功。我回家探亲有时在房间看到父亲的一只拖鞋在地上,人却不在房间,提着鞋子找他,见父亲只穿着一只拖鞋却浑然不觉,另一只何时掉了他都不知道,因为手术后的那个腿和脚没有一点知觉了。每次看到这样的情景我心里特别难受。

我盼着父亲早一天醒悟,快快加入修炼法轮功的行列,身体得到康复,还像从前一样健步如飞 大步流星地走在我和妈妈前面……也期望更多的人通过炼法轮功受益。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