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人生彻底改变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七月八日】我是大陆法轮大法弟子,今年四十二岁,一九九六年得法修炼。

我出生于一个知识分子家庭,从小受无神论说教洗脑,根本就不相信有神佛鬼魂,甚至一度以为耶稣、释迦牟尼只是传说中的人物,并不是真实存在过的。那么,我是如何走上佛法修炼的呢?

被血尿与结石困扰的日子

我小时候身体尚好,无大病。没想到一九九零年读高一年级的时候,频繁出现尿血的现象,只要做了剧烈运动,就会尿血。到医院检查,四个加号。每次看到便出的通红的血尿,心里那个恐惧就别提了!父母也着急,带我到各个医院检查,做B超,甚至做了静脉造影,就是查不出尿血的原因。

拖到一九九五年即读大二的时候,尿血现象加剧,去了一家大医院检查,这次终于查出原因来了:原来是患了肾结石。把读高中时医院的检查结果给大医院的医生看,他说,其实这些片子已显现出了有结石的,可能因为那时石头太小,医生看的不仔细,就没看出来。这位医生很遗憾,说,要是当年就诊断出来,这么小的石头是可以通过喝排石汤经由尿道自然排出来的。几年过去,结石已经长到2.7cm乘1.9cm,远远超过输尿管的直径(正常人输尿管直径为0.8cm),根本就无法排出来了。

医生提出两个方案:一,手术取石;二,用超声波在体外碎石,让碎石通过尿道排出。因为肾结石手术是大手术,刀口长且深,父母担心一个女孩子受不了,就决定采用超声波碎石的方案,并于一九九五年暑假去了另一个城市一家据说碎石技术很高明的医院做了碎石术。碎石费、住院费、伙食费加路费,一个暑假花费数千。父母都是普通工薪阶层,在九十年代这对我家来说是一笔不小的费用。

本以为结石的困扰到此结束,没想到那些碎石并没有象医生预言的那样乖乖的全部排出来,只排出了一部份。另一部份留在肾盂里,以它们为核心,马上又快速的生出更多更大的结石。医生把排出的碎石拿去化验,发现是草酸钙结石,这种结石很容易再生。即便再次做体外碎石,也会再生。即便做手术全部取出来,还会再生。

医生也没辙了,就开了大量草药汤让我长期喝。而这种草药汤只能减缓结石生长的速度,根本就无法让石头停止生长,更无法让其消失。

于是,我的大学生活就比别的同学多了一项内容:每天熬中药汤喝药汤。当年的大学宿舍出于用电安全原因,是不允许学生使用电炉的。但是鉴于我的病情,系里特许我使用。每天晚上下了晚自习,我就开始熬药。同学们只要从我们寝室经过,就会闻到浓浓的药味。

我被这事搞的情绪很低落,很困惑:肾结石并不是什么绝症,为什么医院就治不好呢?难道这一辈子就离不开药罐子了吗?每当看到同学们兴高采烈的去上体育课,自己只能一个人静静的呆着,就感到特别失落,多想跟别人一样尽情的蹦啊,跳啊!可是我不能,只要蹦了,跳了,又会大量的便血尿。

在喝药汤期间,身体越来越虚弱。倒不是药汤造成的,而是因为那次体外震波碎石时,因超声波对肾脏的强力击打对肾脏造成了极大的伤害,这可是内伤啊!那时,走路无力,睡眠质量极差,白天听课注意力不集中,学习变得很吃力,而之前我的专业成绩是全年级第三名。自卑的情绪又开始滋生蔓延,笼罩着我的整个身心。

假气功与对人生的思考

为了让自己解脱结石的困扰,尝试了各种偏方,甚至练过乱七八糟的气功。结果花了不少钱,石头在我的身体内纹丝不动,还在“茁壮成长”。记得有一次一个气功师对我说“包好”,我就让他给我发功治疗。“功”发完以后他说好了,收了我三百块钱。事后我到医院检查,石头还在。我把片子拿去给这气功师看,问他怎么回事?这位气功师以为我要让他退钱,恼羞成怒,把片子推到一边,大声嚷嚷说:“医院检查错了,石头没了就是没了,一分钱不退!”那种蛮横无理的实在令人吃惊。而这些气功师往往也是把德呀,做好事呀挂在嘴上的。

在求医问药的过程中,我也开始了对人生的思考。也许,如果没有这场病,一帆风顺的读书,毕业,工作,成家,恐怕到今天我都不会去想这些看似没边的事。可我当时确实很困惑:人从哪里来?会到哪里去?人活着是为了什么……

为了解开这些疑惑,到图书馆看了很多书,到学术报告厅听了不少专家学者的讲座,都找不到一个令我信服的答案。当时就觉得,自己象一叶孤舟在风雨中漂泊,没有目标,没有方向。虽然身边有老师,有同学,家里有父母亲人,可是总感觉很孤独,很苦闷,很迷茫!那个时期,如果用一个颜色来形容我的生活和心态,那就是“灰暗”,极度的灰暗。

但是,冥冥中似乎有一个声音告诉我,不久的将来会出现一个人,这个人将会彻底改变我的人生!

我的人生由此彻底改变

大三的时候,即一九九六年六月,班里来了一个旁听的女生,文文静静的,不大说话,因为是旁听生,大家也不怎么跟她交往。有一天偶尔听到其他同学说她在练气功,这引起我的兴趣。一天下课后我找到她问:“你在练气功吗?”她说是。我问:“什么功?”她拿起纸笔给我写了三个字并说:“就是这个功。”我一看是“法轮功”三个字。看到这三个字,我就觉得心头一震,立马又问:“我要学,你可以教我吗?”她说可以呀,你晚上到大操场炼功点来。我随口问:“学费多少钱啊?”因为之前我不论学什么功都是要交钱的。她淡然一笑说:“不收学费。”这太好了!

无论如何也想不到我与她的这几句简单对话,让我走入了法轮大法的修炼,也彻底改变了我的人生。

当晚我就去了炼功点。

一到炼功点上,不知怎么就觉得很舒服,是从内心就感到舒畅。

环顾一下炼功点,有一二十个人,有老的有少的,有老师有学生,有工人有家庭主妇,全是我不认识的人,但所有的人都象老朋友一样对我,教我炼功,给我纠正动作。有个叔叔把自己的坐垫让给我用,教我打坐,这让我没有丝毫的生疏感。我在心里说:这里是一块净土……

就这样,每天晚上都去炼功点学功炼功。炼功点在大操场尽头,旁边就是一个大草丛。当时天气已热,草丛是蚊子的乐园,趁我们炼静功时就来叮我们。可是,只要往那里一打坐,全身就充溢着能量,真切的感觉到能量在体内游走。这个能量场很厉害,那些蚊子根本就咬不到我们。有时候我炼着炼着,感到蚊子来了,就睁开眼睛看,那蚊子围着我的膝盖转了几圈,也试图咬上几口,可就是落不下来,之后飞走了。

炼功十几天以后,我感觉肾脏部位一阵阵发凉,好像有股凉气飕飕的往外冒,就问老学员怎么回事?他们说如果你肾脏有病,就是师父在给你清理身体。我说我有肾结石啊。他们说你去医院查一下,没准师父已经给你清理了。第二天我就去了医院做B超,哇!石头没了!又做一个腹部平片,显示也是石头没了!心里那个高兴啊,终于摆脱了困扰我十多年的石头!

当晚我就把这个好消息告诉了功友们,他们好像都不吃惊,可能是这样的事情在他们自己身上或周围的人身上发生的太多了并不是什么新鲜事。我问他们:我没做手术,也没见石头排出来,石头哪里去了?一个物理系的同学说石头被师父从另外空间拿走了。我不明白什么是另外空间。他说你回去看书吧,书里面什么都说明白了。哦,虽然我之前请了《转法轮》这本书,也只是挑我感兴趣的部份看,比如关于治病的部份,我知道我得从头到尾认认真真的看书了。

看《转法轮》后,之前困惑我的人生问题全明白了。我知道了我的生命从哪里来;我知道了如果我不修炼,我会去哪里,而修炼后,我又会去哪里;我知道了我为什么来在世间;我知道了人生的目地和意义是什么……

从此以后,我真的改变了——有了方向、有了目标,健康、充实、乐观、自信、向上。

法轮佛法给我开启了智慧,在大学后两年的学习生活中,精力充沛,反应敏捷,一九九七年以优异的成绩毕业。

走上教师工作岗位以后,我处处按“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善待同事,善待自己的学生。我是全校唯一不收家长礼物和礼金的老师,也是唯一给学生补课不收费的老师。

在邪恶小丑江泽民出于龌龊的妒嫉心发动对法轮大法的迫害以后,我和千千万万的法轮功修炼者一样,遭到了残酷的迫害,被多次非法关押、拘留、劳教、判刑,并失去了当教师的工作。在师父的保护下,在经历了九死一生的劫难后,我出狱回到家中。有亲朋好友问我:为了一个信仰,你失去这么多,承受这么多,你怎么就那么死心眼不肯放弃法轮功?面对这样的问题,我会反过来问他们:如果一个功法,不花你一分钱,解除了长年折磨你的病痛,让你从一个本来要跟药罐子打一辈子交道的人,变成了一个健健康康的无病一身轻的人,你会放弃吗?如果这个功法,让你从一个偏执、自私的人,变成了一个豁达、自信、无私的人,你会放弃吗?如果这个功法,让你走到哪里就把光明和美好带到哪里,哪怕是在最残酷的中共监狱里,都能用“真、善、忍”的真理之光,划破那里面最黑暗的禁锢,你会放弃吗?

朋友,请理智的想一想:为什么经历了这么残酷的迫害,这些修炼人还是义无反顾的走在修炼的路上?那是因为,法轮大法是真正的高德大法,法轮大法真的好!真、善、忍真的好!法轮大法,真会给每一个人,每一个民族,每一个地区,每一个国家,带来无限的美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