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刻把自己当作修炼人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五月七日】

维护大法是大法弟子的神圣职责

在江氏流氓集团铺天盖地镇压法轮功的2000年初的一天,我出去讲真相顺便买菜。刚走到大门口,看见单位两个警察正要挂污蔑大法的横幅,我当时心里就想:维护大法是大法弟子的天职。我平静的走上前对他们说:“法轮大法不是X教,是教人向善的,是宇宙大法,别挂了,不然对你们不好。”一个警察很生气的说:“我不管那些,这是我的工作。”他看我执意不走,就和另一个警察拿着横幅向所长汇报去了。

下午2点多钟,我刚睡醒觉,电话铃响了,派出所打来电话让我去一趟。我想:去就去,这么好的大法,正好去给他们讲真相。快要走时,突然怕心就上来了,心脏咚咚的跳,两条腿也不由自主的哆嗦,但头脑特别清醒。我使劲的抑制这种不正确的状态,使劲掐自己的腿,恨自己这么不争气,天天口号喊的挺大,坚修大法到底,这还没咋样就成这样了?师父有你这样的弟子真丢脸!

我站在师父法像前求师父加持,我的心渐渐平静下来了。我边走边想,有师在、有法在我还怕什么(其实那个怕并不是我)。

到派出所时办公室早已坐好了四个警察,正、副所长、指导员、主管迫害法轮功的警察。有两个警察还拿着笔记本,房间内充满审问犯人的气氛。但我不为所动,心里平静、祥和。

所长挺蛮横的说:“吃共产党,喝共产党的,国家不让炼就不炼,要炼让他(他直呼师父的名字)给你开工资。”我说:“我没吃共产党,也没喝共产党的,我是靠我的辛勤劳动生活的,这么好的师父和功法没要我一分钱,把我多少年的病治好了,还教我做好人,这么好的师父天底下哪里去找?历来都是学生给老师交学费,还没听说老师给学生交学费的。”

他不吱声了,那个主管迫害法轮功的警察说:“国家已把法轮功定性为X教(共产党才是邪教),你应该和法轮功划清界限,也得为自己的家人、父母着想。”我说:“江泽民小人之心,他看炼法轮功的人多了,给法轮功造谣抹黑,我以前那么多的病,钱不少花,罪没少受,也没好,我师父没要任何人一分钱,多少病人的身体都康复了。父母给了我肉身,但我有病了父母拿不走我的病。如果是你爱人在遇到危难时,有人将她救了,当救她的人遇到危难时,要是你也不会落井下石的吧?”

我越讲语气越和善,师父给了我智慧,我就讲炼法轮功之前,我浑身有病,现在都好了。96年底我丈夫的事你们也都知道,他是工班长,年底了工人都着急回家过年,就留他和几个人最后等给工人开工资,因他还得干活,将十几个人的工资等放到床铺底下干活去了,等晚上回来一看,工资一分没剩不见了踪影。你们当时还去破的案,案没破,一万多元钱还得我家赔,还有人说这钱说不定是他自己藏起来了呢!我丈夫可不是那样的人。你们也知道我们工程单位,男职工常年在外,工作环境条件恶劣,又苦又累,工资还低,一年辛辛苦苦也就只能挣一万多元钱。人家过年全家团聚,欢欢乐乐,我们家过年是压抑,以泪洗面。

如果我丈夫会溜须拍马,这根本不是事儿,这钱就不用还,当官一句话就行,我丈夫天生的性格就是死要面子活受罪。那时我身体上的病痛,心灵的打击使我几乎崩溃。在这种情况下,97年3月份我修炼了法轮大法,时间不长我全身的病都好了,脾气好了,心里敞亮了,从97到98年底整整两年的时间,我家总算还清了那一万多块钱的欠帐。记的有一次为了早日还清帐,5个月只给我们娘俩邮回了八百元钱,孩子还在读高中,98年南方又遭遇了大洪水,咱单位几十名大法弟子心系灾区人民都到邮局邮钱救灾,在我家欠帐没还清的情况下,我也捐了200元钱。

要不是修炼法轮功,我能这么做吗?绝对不会的。这么好的功法这么好的师父才造就出了这么一群道德高尚的人。我如果不修法轮功,我会找丈夫领导评理:为什么这么多钱让我们家自己还?

四个警察在事实面前刚才的邪气没了,个个不吱声了,他们的心灵也都受到了震动。主管警察和善的说:“你回家吧!”横幅后来也没挂。

谢谢师父的慈悲保护和加持!

跳出“情”的羁绊 善待家中亲人

母亲五十多岁去世后,我和姐姐看父亲孤独可怜让叔叔帮着找了个继母——我们叫她婶。

婶的一生坎坷,13岁就上班,一生没儿没女,后来要了两个孩子,一男一女,等女孩长到12岁时得了大脑炎落下了后遗症。她丈夫单位是大集体,因不景气也黄了,五十岁不到还早逝。全部的生活重担压在了婶一人身上。

儿子慢慢长大了,为了儿子着想提早退休,让儿子接了班,可儿子不听话,经常和婶吵架,婶的脾气从此变的越来越不好,儿子看到家境不好,还有个残疾妹妹,更忍受不了婶的脾气,从此还断绝了关系。婶变的古怪,脾气暴躁,连亲朋好友的关系都很紧张。

在我没修炼大法前,我一年只回去一趟,有时也有点小摩擦,有时心里想父亲怎么找了一个这样人呢?父亲和婶的性格恰恰相反,他天生善良、忠厚老实。婶和父亲吵嘴,我有时帮父亲,心想我父亲对你那么好还不知足!自从修炼法轮大法之后,我知道了因缘关系,既然她们娘俩来到我家,就没有偶然的事。我用“真善忍”的标准严格要求自己,关心她们、体贴她们,站在她们的角度思考问题,不嫌弃妹妹,回去给她洗澡,给她零花钱。我给父亲和婶、妹妹讲大法的美好,婶经常掉眼泪:我后半生积德了,摊上了这么好的人家和闺女,就凭二闺女这样,大法不用说肯定好。

妹妹虽表面呆傻,就像师父讲的,她的元神不傻,她对我特别亲,后来妹妹嫁走了。父亲和我们一直善待婶。父亲退休后有三千多元,婶二千多元,够用了,但逢年过节我还是给他们邮钱。婶满足的经常说:“二闺女比亲生儿女都亲,我掉到福堆里了。”

江泽民迫害法轮功后,父亲和婶真为我操了不少心,吃不好,睡不好,经常打电话为我的安全担忧。“三退”(退出邪党的党、团、队)大潮中,他们俩都是党员,很快做了“三退”。婶婶的脾气也慢慢的好了,亲朋好友都来往了,最后连断绝关系多年的儿子也来家看她了。她逢人就说:“二闺女好。”我趁机给左邻右舍讲真相,劝“三退”,笑着说:“不是我那么好,是我修炼了大法才这么好的,是我师父教我这么做的。”我讲真相,婶也帮着讲,谁说大法不好,婶就生气的说:“电视那些我不信,我二闺女咋没那样?”但也有要我去执着提高心性的事情。有一次,我和女儿看望他们回来时,父亲和婶每次坚持必须送到火车站,当出租车从家开出20多米远时,父亲突然说:“忘了带老年证了。”等送走我们后,他们再坐公交车回来。这下婶的火爆脾气又爆发了,大声的斥责着父亲,而且话说的很难听,直刺我的心。司机忍不住了:“这老太太这么点小事值的发这么大的火吗?”女儿也有点生气,“不就那一块钱吗,不可思议!”

我当时强压着火,守住心性,可婶不依不饶,非得逼父亲回去拿。我说我去拿,婶还拽着我不让,那几天父亲感冒,有哮喘病,又咳嗽,又喘,父亲忙下车回去拿去了,我望着80多岁父亲的背影,眼泪止不住流下来了,真是剜心透骨,就生气的说:“把这一块钱看得这么重,真不知道心疼人!”心里想,以后不给你邮钱了,真没有良心。

父亲拿回老年证之后,刚一开车门,车门门把还坏了,因司机家里条件不好,用了一辆要淘汰的破旧车,门把又旧又脆,这司机又不高兴了,嘟哝着,刚开出去不远,突然汽车引擎冒出了一股黑烟,我一下惊醒了,心里知道是冲我心性考验来了。我心里赶紧对师父说:“师父我错了!”求师父帮助顺利到达火车站,并背师父的讲法:“难忍能忍,难行能行”[1]。我赶紧向内找,心情慢慢的平静下来了,汽车立刻也不冒烟了,顺利的到达了火车站。

下车后,我赶紧对出租车司机说:师傅你这车把坏了,责任根本不在我们,但我是修炼法轮功的,我师父教我们做好人,遇事为别人着想,“天安门自焚”是江泽民栽赃陷害,你入过党、团、队吗?赶快退出来,“天灭中共”给自己选择一个美好的未来。他说他入过少先队,我随手给了他一个护身符和20元钱,你回去还得修车,司机非常激动的连声说:“谢谢大姐!”我说:“你谢谢我师父吧!”

我回来看见婶的样子很可怜,她也在懊悔自己的行为,我说:“婶,我刚才不应该说那话。”婶说:“闺女,是我不好。”眼里流出了眼泪。等我進站走了很远,她还在那站着。

我回来后,“向内找”,修炼人遇到的任何事情都不是偶然的,都有我要提高的因素在。我找出了很多执着心:争斗心、埋怨责怪心、利益心、父女之情等等。父亲和婶的关系,婶和我们全家的关系是上辈子欠人家的,人家这辈子来要债,是相互之间了结恩怨、善缘或者恶缘,你用人心是管不了的,管不好还要造业呢。更重要的是师父用此事去我对父女之情的执着。悟到这之后,顿感浑身轻松,心情敞亮,生出对婶的慈悲心,一点埋怨的心也没了,我立即发正念解体那些不好的心。更加感受到了伟大的师父所讲的“好事、坏事都是好事”的深层内涵。

谢谢师父!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