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家人和我们扭劲了 是我们与大法扭劲了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五月七日】一九九九年五月,我有幸得法了,不久邪党开始迫害法轮功。当时我对大法还理解不深,因自己病的无奈,大家都说法轮功祛病好,就独自在家炼功祛病健身,不与外界接触,很少读法,没有同修、没有明慧真相资料,更不知正法進程。二零零八年底,我去山东,看到很多地方有“法轮大法好”的标语,回来后就到处找同修。我如愿的找到了,学法中真真认识了大法的美好。

为了讲真相,我在家建立小资料点,因对正法進程不知,也不懂学法的重要,用常人心做大法事,被旧势力钻空子,在监狱关了五年。五年后,我走出魔窟,可原本善良的丈夫(原也修炼)对我冷若冰霜,处处躲着我不愿与我交谈。我对他说“我不在家时,你吃了不少的苦,是我没按师父的做,才被迫害,但我不会放弃大法。希望你理解我,你如果怕受到我牵连,我可以和你离婚,五年前,我在看守所里就和你提出过。我修大法后全身多年的顽疾都好了,我不能背叛师父,不能背叛自己的良心。我知道你胆小怕事是个老实人,我不需要你做什么,只希望你能说句公道话,是法轮大法救了你的妻子,你知道法轮大法好就行了。”他说:“我知道法轮大法好,我也知道师父好,但现在不是说的时候。”

二零一五年六月,我知道了很多同修开始起诉江泽民,我也要起诉。我让丈夫和我一起诉江。他说:江迫害我,让我失去近四十年的工龄,剥夺我劳动的权力,我会起诉他,但是现在不是时候。就这样,我就一人写了诉江状,寄出后签收了。为了让丈夫走回大法修炼,我用人的情又拉又压又逼,但越做他越不愿意走回来,我们的关系越来越不好,他整天阴着脸对我发脾气。我没办法,只好去外地找同修交流。同修说,他走不走回来不是你说了算,有师父管着的,你放下执着,多学法。当时我好像明白了,也下决心不管他了,就修自己。但回家后,看着他那颓废的样子,执着心又起来了,又开始盯着他,指责他这不是、那不是。他被逼无奈,说要与我离婚。我想离就离吧,免的看着心烦。就在我们要出门办手续时,老天突然下起了大雨,还夹杂着冰雹。没办法,只好改天去。第二天早上,我说:离婚,走吧!他却说:不去了,就这么过吧,我不干涉你,你也不要逼我,让我慢慢来。我自己还是不悟,还是盯着他,他也处处刁难我。我们的关系更紧张了。

就这样反反复复混着,一天一天的过,度日如年真难啊!有一天学法时,师父的法理突然打到我头脑里:“你眼睛老是向外看,不向内修自己,你还是修炼人吗?”[1]我猛然吓出一身汗:真危险啊!差点让旧势力钻空子。找到这个执着,当晚我发正念时看到小腹处象核桃一样的东西“啪”的破碎了。第二天丈夫的脸色转晴了,但还是要和我斗,处处管着我,怕我讲真相不安全。

一天吃午饭时,电视里在播放娱乐节目,丈夫看到游客们在冒险过玻璃栈道时,吓的大喊大叫说:太恐惧了!太恐惧了!我当时听了一愣,好像昨天他也说过这话。我问他说什么?他说:太恐惧了!真的太恐惧了!我说:不就是过个栈道嘛,有什么太恐惧的?说完我就進卧室学法去了。

但我静不下来,想着他怎么连着两天在同一个时间看同一个节目,并说出了同样的一句话?是在点化我什么呢?我马上向内找“恐惧、恐惧”,猛然的,我真的感受到了他的恐惧,来自各方面看不到的恐惧。邪党几十年无数次运动,不就是给中国人留下恐惧吗?我要不是学大法,没有师父管着,面对警察,我也一样的恐惧。我修大法这么多年,被迫害了,事情发生在我身上,也是发生在家人身上,他们所承受的不是一般人能理解的了的,恐惧来自各方面。我为什么没有认真为他们想过?我自己有师父、有同修,有来自大法的力量都还时时害怕。而他生性就胆小,来了这么大的难,特别是我在黑窝的五年,一千多个日日夜夜,不敢与父亲讲,不敢与孩子讲,也不能与外人讲,只能自己默默承受,有形无形的压力、指责、埋怨。到监狱探监时还要装出一副没事的样子安慰我。而我回到家只想着我要这样、要那样,对他说着我的要求,我曾骂他胆小、窝囊、不是个男人、我看不起你等等恶毒伤人的语言……

想着这些话,过去是刺痛别人,现在是刺痛我,我痛心,我后悔自责,眼泪流不止,痛哭了。我才是一个自私、窝囊的人,只想着自己的所要,没为一家老小考虑,特别是没为他考虑。他为了不影响孩子,不让年迈的父亲担心,尽力隐瞒我被判刑、他被开除公职等事情,总是默默自己承受,要平衡好一切压力,演好这个角色多难啊!在这样的情况下,他还被派到工地修路。他也被劳教了,回来之后,他无处诉说心里的痛苦,就到母亲的坟山去说,实在压抑时到大山上大喊大叫几声,他做的这些不管对与不对,但我为他想过吗?我只知道责怪他,辱骂他。我像个修炼人吗?慈悲是修炼人的基本状态,我有吗?我当时真的深深的震撼了,师父给我们的法宝是向内找,而我只知道埋怨他、盯着他、怪家人这不好、那不对,我象个大法弟子吗?配做师父的弟子吗?我们的家人是多么的好啊!在这红色恐怖的日子里,默默的走过来。

我哭着走出卧室,请他暂时关掉电视声音,说我想与他谈一谈。他笑笑说:“那么正式啊!”说着把电视关了,我哭着对着他真诚的说声对不起,是我太自私,没有修炼人的慈悲,没有按师父的要求做到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修炼人,遇事没向内修、向内找,自私到了极点,从没有为家人、为孩子、为他想想,不配得到他们的原谅。他听着我诉说,声音哽咽的拍拍我的肩说:“知道错了就行了,有你这句话也就行了,好好修炼吧!”

从那以后丈夫不再与我斗了,不干涉我做大法的事了,还时时提醒我,该发正念了,别看电视了,看你书去吧!并默默的把家里所有的家务都包下了,让我全身心的修炼。

通过这件事,我想与同修交流是,当我们的家人不理解我们时,请为他们想想,不要再指责家人这样那样,修炼的是我们,我们才是修炼的主人。我们的家人一路陪我们修,无论如何是慈悲的师父安排的,不要再用人念去对待了,更不能用党文化那套整人、斗人的方式去对待。大法是正法,要从正面去认识,他们也是为我们的修炼而存在,一切魔难都是为我们的修炼。家人的承受将来会得到福报,那也是他们在不明白中的善良承受得来的。

师父说:“你们才是历史这个时期的主角”[2]。周围的环境都为着我们的心性转动,师父安排给我们的修炼环境,我们要有修炼人的态度去珍惜。否则,从另一个角度走了旧势力安排的路,承接了旧宇宙的私,只想着自己的所要,而不顾及师父对我们的要求。我们要从心里深深的感谢他们!谦卑对他们,为他们祝福!

不是家人要与我们扭劲,是我们自己与法扭劲了!“向内找”是师父给我们的一个法宝,好好用它会出奇迹的。

不当之处请同修指正。合十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六》〈亚太地区学员会议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三》〈走正路〉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