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对警察的“敲门行动”所悟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五月十五日】近日约从五月五日开始,我地也出现了多起警察上家敲门的情况。我自觉表现挺好既讲了真相又震慑了邪恶,也没让邪恶得逞。心有些飘飘然。很快写了事情经过准备发到明慧,却发现自己有很强的显示心、争斗心、看不起同修的心等等。

一听说谁配合了警察的安排,让干啥就干啥,甚至警察让往纸上吐唾沫就吐,知道给照相了也不质问警察为什么照相。觉的不可理解,就表现出了不高兴。急躁心出来了也没有了忍耐心。后来悟到每个人的修炼状态不同,所表现出来的状态也会不同。不能强加于人。我反复看了我写的事情经过也反复听了几次录音(警察打电话时我录了音)觉的自己慈悲心还是不够。比如警察说:就是给照张像。我说:我又没犯法,凭什么给我照像,我要看到你们谁给我照像。我就把他相机给摔了。从中发现自己还有争斗心。

因为打电话的警察,正好是二零一四年四月十四日下午我被绑架到派出所时正在值班的那个警察。其实当时他完全可以放我走。我给他讲真相他也不听执意要给国保打电话。致使我被非法抄家,电脑、打印机、真相资料、U盘、真相币等被抢走。虽然那天在师父的加持下我讲真相正念闯出当天就回了家,但对他还是有怨恨心。他打电话时的伪善,我从内心很反感,所以语言就不太客气,没有那么善。他敲我家门时我没开,他就打电话,我接了。他说想找我谈谈。我说:和你没有什么可谈的。他说就是见个面、照张像,证明他们做工作了,好向上面交代。我说:那是你的事,和我没关系。凭什么给我照像?我又没违法,为什么要给我照像?我有肖像权。人家说中国没有人权,你们就体现出来没有人权了!对不对?他说:咱是闲说话,那你说你们往人民币上印那些宣传品,印那些东西合法吗?那不反党吗?我说:那当然合法了,我们又没伤害到谁。电视、广播、报纸都是共产党控制说了算,我们都没有说话的地方,那你还不让人说话了。我们又没犯任何法。一个政党如果不是为老百姓服务的它就应该下台。

我说:你记住了,你们是人民警察不是党警察。你们的职责是为你们管辖区的老百姓生活安居乐业,这是你们应该做的。你再敲门我就告你扰民。我不配合你们是为了你们好,我是真心为你们好,如果说我配合你们了,以后这就是你们的罪。我看到有个年轻警察了,你们也别坑人家了,他那么年轻,你也别害他了。你们不要做违法的事。现在有上百名律师为我们做无罪辩护。律师是最懂法律的。你们还不明白吗?到现在你们还看不清形势吗?现政权打的都是江泽民那伙迫害法轮功的急先锋。你们迫害法轮功就是和江泽民他们一伙的,会遭报应的。别做那些恶事了。你们在违法。知不知道?我不给你们开门是不想让你们干坏事。善恶有报是天理。

他笑着说如不开门,他就天天来敲门。我说:你再来敲门,我就告你扰民。他们就走了,到现在也没有再来。

通过这件事我悟到我们大法弟子慈悲和威严同在。这次从警察态度就能看出来他们明显底气不足。你硬气他就弱。不能让警察再肆无忌惮的迫害大法弟子了。如果每个大法弟子都不配合邪恶的安排,那形势就会大不一样了。就不会有那么多同修被骚扰了。我们做的是最正的。为什么怕那些警察呢?是不是有怕心才导致警察问啥就回答啥。即使有时看来无关紧要的话,也不应该配合他们。比如有警察问同修还回某某处吗?同修说一直没回去。某处可能有同修去那发资料或粘贴什么了,这不帮警察往外排除人吗?缩小了范围。警察问话都是有目地的。师父说:“一个修炼者所能遇到的一切都会与你们的修炼、圆满有关,否则绝不会有。”[1]他们没有权利来干扰我们。我们和他们是救和被救的关系,不是审问和被审问的关系。我们大法弟子应该唱主角。

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大法是圆容的〉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