倔强的儿媳妇落泪了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五月十二日】我今年七十八岁了,曾是个苦命人。我父亲是一个有才华的人,双手写字,双手会使枪。二十八岁那年,父亲只因参加过国民党,家里又是地主成份,就被共产党拉出去枪毙了,可怜的父亲,就这样扔下母亲和两个女儿含冤而死。

我老伴老实,只知道干活,家里大小事都我操心,所以落下一身疾病,常年胸闷气短、皮炎、严重眩晕症,每次犯病,睁不开眼,不敢动,都得打针输液好几天;还有尿道炎,每次犯病时像刀割一样疼痛,眼泪哗哗流,有好几次我都想到要不喝点药死了算了。幸而遇到法轮大法,使我身心受益。学法后我身体的病都不翼而飞,至今十八年了,我再也没吃过一粒药。这对于一个浑身是病的老人本身就是奇迹。

我有五个儿女,三个儿子,两个女儿,我的三个儿子挨个娶妻,因家里条件不好,借了好多钱,本指望老大和媳妇打工帮家里解决点困难,可大儿媳也是一个特要强的人,把钱看的也很重,因此我与大儿媳就有了矛盾,我是个得理不饶人的人,她也很强势,我俩碰在一起那真是针尖对麦芒;大孙子出生后,因孙子开始是我带的,我就认为他们理应回报于我。可是希望越大、失望越大,加之家庭琐事,使的我们矛盾越来越大,我俩好长时间都谁也不理谁。一次因为孩子的事她对我破口大骂,我们娘俩差点动了手。

修炼法轮大法后,有一次一个同修和我交流一下我与儿媳的问题,而那时我还有很重的爱面子的心,觉的家丑不可外扬,还不愿和同修说这个家里的事。但是同修的耐心的交流终于去掉了我的顾虑和戒备及爱面子心,我向同修敞开心扉谈了我和大儿媳的矛盾。同修鼓励我要在法上修炼,鼓励我化解与大儿媳的矛盾,让我去和大儿媳道歉。

对于性格倔强要强的我来说,和大儿媳道歉的事简直是太难了。回到家后,就和刚刚修炼的小儿子说了这事,小儿子说:“妈,你要是给我大嫂道歉你真是太高了,那你的心性不就提高上来了吗?你的病也好了。”我知道这是师父借儿子的口来点化我。但是我还是走不出给儿媳道歉那一步。

我在心里衡量来衡量去的,很矛盾。终于,我下决心去和大儿媳道歉。我来到了大儿媳的家里,大儿媳正在淘米,看我来了也不理我,我主动和她说话,她爱答不理的,我的思想又开始翻腾,说不出和儿媳道歉的话,我走到孙子的屋里转了一圈,心里想:我来干啥了?我不是给大儿媳道歉来了吗?我这次要是不道歉,说不定以后就没有这样的机会了。我一再的说服自己,给自己打气。

我又走到大儿媳身边,对她说:“要过年了,我是来给你道歉的,原来都是我不好。”儿媳的态度马上变了,她说:“我们做儿女的也有错。”说着,大儿媳的眼泪就掉下来了。我的眼泪也止不住的往下流。

我和儿媳的矛盾化解了,回到家里,修炼的女儿回来了,听我说了道歉的事,女儿也鼓励我做的对,我的眼泪却止不住的流。我如果不修炼法轮大法,我是做不到这一步的。

法轮大法使我身心受益,大法让我心胸开阔,我从一个苦命的人成了幸运的人。对大法的感激之情我无以言表。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