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庆祝513】结核晚期瘫坐四年 修炼四月步履如飞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五月十三日】(庆祝513明慧专稿)我今年六十五岁,是山东省青岛市平度市张舍镇廉家村一个普通的农民。一九九九年我被确诊为肺结核晚期,整个肺几乎全部烂掉,医院已无法医治,让家人准备后事。

在我生命即将走到尽头时,二零零二年我有幸修炼法轮大法,不到半年时间,师父给我净化了身体,让我这个濒临死亡的人重获新生。现在十五年过去了,我不仅红光满面,而且整天觉的自己有使不完的劲儿,什么重活脏活都能干,三轮车、摩托车都能骑,体力一点不比青年人差,往日愁云密布的家庭也充满了欢乐。

祸从天降 陷入绝境

我二十六岁成婚,婚后不到三年就开始感觉身体不适,浑身疲倦乏力,咳嗽不断。到三十一岁那年病症加重,经常咳嗽时带血。哥哥看到这种情况后就让我到潍坊肺结核医院去检查,到医院一查,果然是肺结核,而且病情较重,需住院治疗。住院后医生告诉我要让家人多做营养的东西吃,那时家庭条件非常困难,两个孩子小的只有两岁,大的不到六岁,不用说吃点好的,就是维持家庭正常生活都很困难。医生看到这种情况就让我妻子回家照顾孩子,我一人住在医院里,由那些好心的医生照料。我在潍坊医院整整医治了五个月。临出院回家时,医生嘱咐我不要干活,要好好休养,就这样全家的重担几乎都落在了我妻子身上。

一九九八年上半年,我经常发烧,咳嗽带血,当时认为可能喉咙发炎也没当回事,随便吃了点消炎药也不见效,到几处医院也没检查出来什么病。后来发展到高烧不退,大口吐血,胸闷,憋气,这才感到问题严重。在家人的督促下到大医院作了全面检查,确诊我是肺结核晚期。医生告诉我女儿说:“你爸爸是肺结核晚期病人,挺严重的,需抓紧时间住院治疗。”这样我就住進了市肺结核医院。大约住院两个月左右,病情得到了控制,就出院回家,后来又有几次复发住院治疗,病情一次比一次严重,一直持续了一年多的时间。

一九九九年春,病情又开始恶化,整日吐血不止,开始时血吐出两、三斤,剧烈的疼痛使我几次昏死过去。秋收的时候,家人都到地里收花生去了。因肚子饿想吃点饭,可是家里仅剩一个包子。包子虽稍咸点,我还是吃了,在这之前我已经有十年没敢吃盐了。也就十来分钟的时间,我坐在炕上想往后挪动一下身体倚着被子,忽然身体不能动了,并开始大口大口的吐血。大约吐了半小时左右,从肺里吐出三块烂肉来,最后又有像鸡肠子一样的东西粘在舌头上。没吐血前还听到邻居在平房顶摆弄花生、晒花生的响声,很快我就失去知觉昏死了过去。大约昏厥了一小时,十一点半左右,我的二哥和女儿从外边干活回来了,这时我也清醒过来,看见女儿的瞬间泪水盈满了眼眶,为了不让亲人担心,我擦了擦眼泪,象什么事也没发生一样。

后来又到医院作進一步检查,发现双肺已烂成蛛网状,最大洞孔象鸡蛋一样大,整个肺部几乎全部烂掉。医生告诉家人:医院是不能治疗了,再说治疗费这么昂贵,你们也负担不起,回家尽尽心吧。就这样我从医院回到家中。

回到家里后,因为躺着憋气,而且身子稍一歪,血就会从口里流出来。从一九九九年到二零零二年四年多的时间没躺下睡过一个囫囵觉,只能倚着被子半靠墙角坐着。因不能下床,吃药、打针、大小便都是妻子女儿照顾。为了治病花尽了家中所有的积蓄。最后,妻子不得不求亲告友,多方求借,债台高筑。因无钱治病不能住院治疗,只能在家吃药打针,病魔折磨的我骨瘦如柴,一米七五的个子,只有七十斤重,瘦的不象人样,最后医生因害怕连打针都不愿来了。

几年的时间里,我看到劳累忧愁的妻子和女儿,再看看度日如年、生不如死、苦苦挣扎的自己,曾几次想一死了之,都被家人发现。那时感觉人生已经走到尽头,真是欲哭无泪,病魔把我全家逼到了绝望的境地。

喜得大法 绝处逢生

二零零二年四月二十三日,是我终生难忘的日子,也就是从那一天起我的生命重获新生。

二零零二年四月的一天,我妻子到场院里去干活,遇到一个大法弟子。因为我的病情南庄北疃都知道,这位大法弟子劝我妻子让我修炼法轮功。妻子抱着一线希望回家对我说起此事,那时的我早已对自己的病情不抱任何希望,可是妻子这样说,我也就勉强答应了。于是那位大法弟子给我捎来了一盘真相磁带,内容是法轮大法洪传世界的故事,我二十四个小时连续不停的听,听了十来天,觉的这些真相片子太好了,就又打发女儿去找那位大法弟子要。可是去了好几次,那位大法弟子都说没有了。我当时不相信,还想:这么好的东西,要是我,也不舍得给别人。

四月二十三日,那位大法弟子来到我家,给我详细介绍了法轮大法。我一边听他讲一边就感到浑身热乎乎的非常舒服,心里非常清亮。临走前他给我留下了李洪志老师的讲法录音带和宝书《转法轮》

我听了师父讲法录音带的第二天就不吐血了,此后病情逐渐好转。虽然有时也偶有吐血现象,但我坚信师父,不为所动,渐渐的,吐血症状消失了。还记的学法不长时间,同修来我家教我炼功,先教我学会动功。同修为了让我能走出家门,就对我说:想学静功就走到我家去学。于是我就开始锻炼走路,从第一步开始,五步、十步,逐渐增加步数。三、四天时间,我终于能走出几百米远了,当我走出家门时,街坊邻居都惊呆了:“你能出门走路了?!”要知道我已经在炕上瘫坐四年,当听说我是学了法轮大法后奇迹般的活过来时,大家都不约而同的赞叹:法轮大法真神奇,真了不起!

四个月后的一天,那时秋收已经结束,同修约我到十里路以外的同修家学法切磋。我当时很犹豫,想想那么远的路程,内心就感到恐慌。因为身体刚刚恢复,家人也都担心我走不了那么远的路。我在心里暗求师父帮助,瞬间感觉就像有一股凉水从头顶下来,顿时恐慌的心情消失了,腿也不觉的酸了,一路上感觉就像脚下生风,不知不觉赶到了同修家。在回来的路上,我更是信心十足,觉的自己多年的疾病一扫而光仿佛脱胎换骨一般,似乎一步就可以迈出几十里远。

更为神奇的是几天后我又到十多里外的同修家,因为有十多年没骑自行车,开始还犹豫不敢骑,看到别人都骑自行车,我把心一横跨到自行车上,就感到师父用手推着我的后背,一路上根本就没有用脚蹬,非常轻松的到了同修家,当时心里高兴极了。回到家后,我跪在师父法像前泪流满面,心里感慨万千,发自内心的感谢师父,感谢大法!是大法给了我第二次生命,是师父把我从死亡线上拉了回来。

师父教我认读《转法轮》

自从走入修炼后,师父就为我打开了天目,我也见证了许多大法的神迹。

从我坚定修炼的七八天后,一天晚上恍惚间我看到师父的法身来到我家,师父披着黄袈裟,蓝色卷卷的头发。师父看看我,我看看师父,可是因为那时没见过师父的样子,也不知道是师父。又一天上午八点左右,恍惚间师父又一次来到我家,这一次师父是张昆仑教授用汉白玉雕刻的那尊师父法像的形像。师父看着我,我看着师父,猛然间我想起了在真相光碟中看到师父打手印的样子及打手印前那尊金光闪闪的雕像。呀,这不是师父吗?至此我才明白这两次看到的都是师父。从此,师父开始引导我修炼。

我出生在贫寒的农家,因家里穷,没上过一天学。学法初期只能听师父讲法录音或家里人念给我听。我手捧《转法轮》,看到书中的每一个字都闪烁着赤橙黄绿青蓝紫不同颜色的光,可就是不知道每个字读什么。一次大家在我家集体学法,每人读一段,轮到我读书,因我不识字,只能跳过我,由我身后的同修读。当时我心里非常难过,坚定一念:我一定要会读《转法轮》。

师父看到了我这坚定的一念。二零零三年春季,一天上午家人都到地里干活去了,我翻开《转法轮》,朦胧间看到师父来到我身边,从《转法轮》的第一页开始一个字一个字、一行一行教我读书,从此师父夜晚十二个小时教我元神读书,白天十二小时教我肉身读书,整整教了我三年的时间,我这个目不识丁的文盲,终于把《转法轮》和师父的其他讲法通读下来。

见证了大法的神奇,我和妻子就开始出门向世人讲大法真相。讲了三冬的时间,一年三月份我对妻子说:我觉的学法太少了,脑子里没有智慧,真想挤时间多学学法。我发出这一念后,师父立即就帮助我,我看到师父把大法中的字剪了一个一个的放在簸箕里,簸箕满满的好像就要溢出来,然后师父就把簸箕里的字都倒進我的嘴里。就这样我的身心又充实了大法。

师父为我换了新肺

二零零二年的一天晚上我正在睡觉,我睡觉时总愿意把脚放在被子外面。我看到师父来到我家,师父拍了拍我的脚说:光在家里躺着,也不出去玩玩?说着师父就带着我往几百米外的场院里走。当时就觉的自己离地半米,乘风腾云来到场院里。那里已坐了一大圈佛、道、神,唯有一个空位,师父一下把我带到他的面前,然后看着我,开始用手从我胸膛的右边用手拃,先横着拃,再竖着拃,就这样一拃一拃的往下量。当时感到师父的手热乎乎的非常舒服,当师父的手拃到大腿根的时候,对我说:你好了,天目也开了,你回去吧。

当我醒来后,觉的原来不敢着地的脚敢落地了,我高兴的对我妻子说:这次我身体好了。后来跟同修说起这件事,同修对我说:师父用手在你胸前丈量的时候,那不就是给你换了新肺了吗?同修的提醒也使我恍然大悟,也就是从那时起我慢慢的敢走路了。

讲真相转危为安

二零零四年腊月二十日,我遭人恶告,当地派出所六、七个警察来我家抄家。他们到处乱翻,抢走了我的大法书和师父讲法磁带等。妻子道:“您不让他学(法轮功)不行啊。他不学不行。”一个警察连忙说:“叫他学,叫他学,俺只是来看看。”他们临走时,让我下午去派出所。

吃过午饭,我就骑上自行车去派出所,走到村子附近的大湾时,连续两次往湾里歪,我就掉头回家了。跟妻子说起此事,我们想是不是师父不让我去。第二天我悟到自己要去面对,不能逃避,于是第三天我带上杯子,和妻子一起去了派出所。警察对我俩都比较客气,副所长还亲自去打水给我喝。

到正月初三,我的身体出现异常,又开始吐血了,初四、初五越发严重了。初七那天,妻子一人去派出所要书,因过年放假,派出所里只有值班的警察。初九妻子再次到派出所,跟派出所的领导说:“我一个女的,拉着两个孩子,家里还有那么个病人,不容易。他学法轮功学好了,您看着不好?他好不容易好了,您看您去把他惊的。如果您不去,是不是就不会这样了?您得去看看,您看看他现在什么样儿,您再想想您当时去的时候他什么样儿,您得负责任。”

神奇的是,每当妻子去了派出所,我的病就好了,也不吐血了。而如果她哪天没去,我在家里就难受、吐血。妻子看到我又吐血了,就吓的赶紧往派出所走。正月二十五妻子从派出所回来后,我一下爬起来,觉的浑身轻松,像什么事也没发生,舒服极了。我告诉妻子,以后不要再去了,他们明白真相就行了。

师父呵护 解体邪恶

二零零八年八月八日,邪党奥运会开幕式时,我坐在椅子上,打开电视看开幕式,看了大约半小时,我想倒杯水喝,忽然全身不会动了。之后半个月的时间我就一直跪在地上,不吃不喝,感觉这个空间一点空气都没有,憋的难受。家人把落地扇、吊扇全部打开,二十四小时不停的吹,仍然感觉没有一点空气可以让我呼吸。十五天后我已经瘦的皮包骨头,心想这样下去不行啊,我便求师父:师父让我吃点饭吧。在师父的看护下,第十六天我吃了一个香蕉,渐渐的我一天能吃一个香蕉和一个桃子了,但身体还是非常难受、虚弱,两只胳膊仍然摁在一高一低两个马扎上,双膝跪在地上,不能也不敢动。到了第二十多天的时候,哥哥嫂子看见我的样子,就催我去医院,我不动心,妻子也说:“不用,没有事儿,我们有师父管。”

第二十八天,妻子看看在地上跪了近一个月的我,对我说:“你上车子,我用牛车拉你到场院里摘花生。”开始的时候我还在犹豫,忽然我想起在梦中师父三次给我钥匙,这不是师父点化我让我出去吗?于是我把拄着的拐棍一扔(当时可以拄着拐棍去上厕所了),也不知从哪里来了那么大的劲儿,一下子跳到牛车的前边坐下,妻子就顺势坐在牛车斗里,我赶着牛向场院里走去。在回家路上拐弯处,牛忽然走偏,我从车上“噌”的一下跳下来,拽住牛钢绳,看到我的力气那么大,妻子吃惊的说:“你看你瘦的那个样,还那么大的力气,你这时候的身体多少岁呀?”我伸出两个手指说:“二十岁。”第二天我就到地里和家人一块儿收拾花生去了。

第二十八天的晚上,大约十二点多钟,我看到大魔头江××在我的头上方,气势汹汹的转了一个圈后,恨恨的对我说:你好了也不能上一堆子去交流,好了也不允许你出去哈。说完就气急败坏的走了。我知道在师父的呵护下,邪恶被解体了。过后我悟到自己是因为执着看邪党奥运的开幕式,而招来了邪魔对我身体的迫害,而因为我对师父对大法的坚信,在师父的保护下,我最终击败了邪恶。

天目所见 邪恶走向灭亡

我常听到在另外空间邪恶的“六一零”警车声音就像鸭子的叫声,邪恶想发动迫害时,这种声音先是从邪党中央传出,然后再传到各省及地方。有时我看到哪个地区要发动迫害时,另外空间就会聚集像原子弹爆炸一样的浓浓黑烟,有时就像大火燃烧一样,那个大火在哪个地方蔓延的大,哪个地方就会发生大面积的迫害。

从二零一四年我看到另外空间邪党的两杆旗子从高空开始下落;到二零一五年时,两杆旗子落到离地三米左右;二零一六年继续下落。到二零一六年冬季的时候,“六一零”警车在另外空间的叫声也已经很小很小,似乎是贴着地面发出来的。我知道邪恶已经被解体,邪党已经走向灭亡。

以上是我自己的亲身经历,真正希望我的故事能唤醒迷失的世人,赶快了解大法真相,选择美好未来。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