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庆祝513】还账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五月十三日】(庆祝513明慧专稿)村里会计说:“炼法轮功的人连借条都没有,还把钱还了!”镇里干部说:“现在哪有这样的人,连二十年的追诉期都过了,还把钱还了!”这是他们对我这个炼法轮功的发自内心的赞叹!

事情是这样的。我一九九五年左右承包村里的停车场和饭店,当时没钱,给大队打了欠条,共十二万七千元。因我以前做生意赔钱欠债好几十万,最近一两年刚刚还完,一直没钱还给大队,直到去年,因房子拆迁,我得到了补偿款,才有钱还。这笔钱已过去了二十年,大队的账都封了,欠条也没有了,在法律上也过了追诉期,如果是一个常人,这笔钱肯定不还了,如果是以前的我更不会还,但我现在是一个法轮功的修炼者,按照真善忍的标准做人,欠的钱不管多久都必须还。

当我找到村长说还钱时,他让我找村里的现金会计,会计问我还什么钱呀?我说:“一九九五年的承包费。”他说:“欠条都没有了,帐都封了,还还什么呀?”他还问我多少钱?因为他那没有欠条了,他不知道多少。我告诉他是十二万七千元。现金会计又找到管账的会计,管账会计说:“帐早就封了,我也记不清多少钱了,就收个整数吧。”我说:“那就还十三万吧,那三千元就当作是利息吧。”会计说:“还十二万吧。”

第二天我去村委会还钱,当时有七、八个人在场,都知道我是因为炼法轮功才来还钱的,当时就有人说:“法轮功怎么不好了?人家把钱都还了”。后来会计到镇里送钱,他把情况告诉了镇干部。

修炼法轮功前,我脾气特别暴躁,不管是谁一言不和张嘴就骂,在村里镇里是出了名的驴脾气,几乎无人敢惹。抽烟、喝酒、打麻将,抽烟像吃饭一样,两天抽一条烟。长年累月长在麻将桌上,成天不着家,孩子病了也只能扔给妻子一个人管,她生气又无奈。随着社会道德的败坏,我还有了外遇。

一九九四年左右,我做生意赔了几十万,因为是借钱给妻子家亲戚导致的赔钱,我很怨恨妻子,天天跟妻子吵架,见面就吵,家里天天充斥着叫骂声和砸东西的声音。那是我一生中最灰暗的时候,生意赔钱、外遇的对象又离我而去、家庭也到了破裂的边缘,我心里的苦闷无处倾诉,经常一个人掉眼泪,憋闷的把自己的衣服都烧了,觉的生活太无望了。

大约一九九六年初,经人介绍我开始修炼法轮功。修炼后没多长时间,很自然的我就把烟戒了、麻将也不玩了、酒也不喝了,把所有的恶习都戒掉了。明白了做人的道理,心里敞亮了,也不再跟妻子吵架了,懂得了凡事忍让。后来妻子也走入了修炼,这样我们家再也听不到吵骂声了,濒临破碎的家庭和睦了。

因为我承包着村里的停车场和饭店,大队想让我让出来,他们都知道我不好惹,所以村干部不敢来找我,就先托镇里跟我关系很好的熟人跟我说这件事,后来村书记也找到我。要是不修炼法轮功,我绝不会让出来的,即使让出来,也要让大队给我补偿。那时我已开始修炼法轮功了,就很痛快的答应了,而且没要大队一分钱。

一九九九年,中共开始迫害法轮功后,我两次去北京上访,都被当地公安局警察接回后暴打,他们对我拳打脚踢、电棍电、还让我跪石子,把我的牙都打松了,后来掉了。

由于邪恶的迫害,失去了修炼环境,加上欠债几十万,我着急还钱,渐渐的我和妻子都放弃了炼功。直到二零一三年左右才从新开始修炼法轮功。

我虽然放弃修炼法轮功十几年,但真善忍已在我心里扎了根,平时都会自觉的按真善忍去做。虽放弃修炼,但抽烟、喝酒、打麻将的恶习我都没有再沾染。妻子平时跟我闹我都不吭声,不再和妻子发生争吵。一次邻居喝完酒到我家指着鼻子骂我,我都没吭声,这要在以前,不定会闹出多大的事。

当时我欠债几十万,那在九十年代可是笔巨款,而且对我一个农村人来说更难以承受。如果我没修炼过法轮功,以我以前的脾气,肯定会想一些歪的邪的去赚钱,说不定会干出什么,也许会犯罪坐牢。但我现在知道了真、善、忍法理,我必须走正道,踏踏实实的用自己的辛苦付出来赚钱。我就决定养猪和做豆腐,大家都知道做豆腐是最辛苦的。我共养了七、八年猪,做了十几年豆腐,就这样一点点的把欠的钱都还上了,还盖了新房子。

在我还债期间,最穷的时候,连给猪买饲料的钱都没有,小猪都活活饿死了。那时正是秋天棒子成熟的时候,我动过要去偷点棒子的念头,但我还是忍住了,我想起了法轮功讲的不失不得的理,所以不管怎么苦,都没有去干不好的事。

二零一三年,我和妻子从新修炼法轮功,得了福报。现在我们家四世同堂,上有九十四岁老母,下有才一岁多的小外孙,全家十二口其乐融融,让村里人非常羡慕。去年拆迁,得到了两百多万的现金、两百八十平米的楼房,合计现金一千多万。

全家人都非常支持我们修炼,老母亲很相信大法,她常念“法轮大法好”,身体非常好,自从我们修炼后,她几乎没吃过药,生活完全自理。儿子小时接触过大法,虽然没修炼,但真善忍在他心里已扎了根,这次还村里十二万元钱,我问他时,他说,该还给人家就还给人家。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