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大法弟子:回首修炼路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四月十八日】一九九七年七月,我向一位学法轮功的女士借了《转法轮》来看,记的第一次看这本书,就觉的这不是一般人写的出来的。十月底上完九天班,在师父巧妙的安排,以及辅导员、老学员的热心引导之下,我一步一步走上修炼法轮大法的路。

修炼初期,人心多、观念也多,常常一天生活下来,就会发现许多执着,为了理清思路,把提高的体悟写下来,写了好几本修炼心得笔记。由于用心学炼,身体改善很快,原本一身是病,患有鼻过敏,不吃药就流鼻水、打喷嚏、眼睛酸涩、头昏脑胀,还有频尿、生理期剧痛、饭后经常性腹泻、右手拉伤疼痛无力,举不过头、拿不了一个便当,脚扭伤留下旧疾,走路筋不顺时就突发性抽痛。感冒后每每并发气管炎,咳痰不止影响晚上入眠;平日喉咙总发声困难等等。每周要找医生报到,每天要吃中药,但修炼不到一个月就不用找医生了,身体上的诸多毛病很快不药而愈。

曾经一段时间,贪看电视节目,没到学法点,再去学法点时,感觉同修都在精進当中,从此以后我比较稳定的到学法点。也曾经非常投入网络讲真相,加上工作忙碌,顾不得去学法点。虽然讲真相的事情做的很多,但是在一些修炼认识上,却因为没有与同修相互切磋,有空白的感觉,所以我的体悟:师父给大法弟子留下的学法交流环境,对大法弟子修炼稳定成熟,的确是非常重要的。

有时我也会谈谈修炼心得,交流心态真的是想与同修一起提高,会想:讲什么对大家比较有帮助,并不是想表现自己,但过后却察觉有在别人之上的心,有觉的自己悟的好的心等等一些执着。所以认识到:修大法很奇妙,就是当我为别人为整体的心态去说去做些什么,过程中自己的不成熟也得到提高和锤炼。正如师父说的:“大法圆容着你们而你们也是在圆容着大法。”[1]

我在一九九九年八月到内坜国中建炼功点,同时家里客厅提供出来作为学法点和九天班。当有同修可以接手炼功点,我回到家附近的内坜国小再建新点。上完九天班的学员,也陆续有人在公园、学校建立起炼功点,短短几年,内坜地区发展近八个炼功点,整个桃园市则有八十几个炼功点。我家因位于桃园市中心,来学法交流的人遍及北桃、内坜、南桃,虽然大法在大陆被迫害,在台湾的我们却能幸运的在一起学法交流,工作上、生活中许许多多修炼摆不正关系的问题,透过学法交流,慢慢得到解惑。

每逢假日大家就会一起去人多的地方洪法,希望有缘人也来学。随着大法书籍在台湾各大书局上架,炼功点雨后春笋般的成立,加上口耳相传,各种洪法活动的推展,学员越来越多,桃园市已近七百位。希望广大民众不要受大陆抹黑法轮功的宣传影响,我们挨家挨户投递大法简介,交流时许多同修说:能做洪法的事情很开心很踏实,过程中心性不知不觉在提高。二零零二年二月隔着一条巷子有更大的场地提供出来,于是在我家每周的集体学法交流就转移到新的学法点。

随着大陆迫害形势的严峻,无法坐视大陆同修被残酷迫害,希望迫害早日结束,也希望消除大陆民众对大法的误解,有朝一日他们也能学炼而受益。与同修们开始用各种管道传递真相给大陆民众,例如电话、传真、网络、邮寄、到景点,办媒体。有段时间,与大陆网友讲真相常聊到半夜,但隔天上班却不觉疲惫。

由于自己得法早,修炼过程奠定的基础,在二零零零年三十四岁时担任桃园县的协调人。于二零零一年二月進而承担桃竹苗辅导站的协调工作。时常蜡烛两头烧,一头要做常人的工作,一头要处理各种证实大法中的事情,有的事情还必需紧迫处理,慢慢魔炼出性子得快而不急。常常思考:如何与同修一起在修炼上提升,一起做好大法中的工作。很庆幸因为承担许多大法工作,修炼上不至于太松懈,心性也得以在其中魔炼提升。

一路走来,虽因为年轻在待人处事上时显不足,凭着在大法中修出的正念,同修们的包容协助下,竟已走了近二十年的岁月。有时不免想:要不是修了大法,精神变好,思想变清晰,怎能同时面对这么多重责大任呢?而因为共事的同修是修炼人,会向内找、会包容,使过程减少阻力、多了助力,许多洪法活动虽然大家都没经验,但是在短短时间内,也一起共同完成了,例如记者会、座谈会、教师研习营、书画展、真善忍美展,神韵晚会的推广和演出工作等等。

修炼初期当协调人,顾及整体提高的重要,大组交流时听到不是同修讲的那样,怕别人被误导,就会赶紧在法上思考、交流出一番道理。过后发觉:虽然避免了其他人误解,却对这位同修不够善。随着心量和智慧加大,类似情况较会顾及讲的人的感受,同时整体也在提高,我不再那么担心其他人被误导。有时遇到出言不逊的同修,会感到委曲,慢慢的这种感觉没有了,因为越来越不在乎别人对自己的想法与如何对待自己;同时认识到,表现出来的是同修没修好的一面,之所以有不好的言词态度,是不了解,善意说明关键的地方就好了。

担任协调人深知修口是重要的,不讲不确定的讯息,因为可能广传之后使情况复杂,消耗内部时间。但修炼初期心性不足,与辅导员谈话中虽不是说同修坏话,有时却不自觉的说出别人存在的问题,后来不敢轻易说了,因为如果换成别人在背后议论我,我也不高兴的,而且议论的内容可能不正确,却造成听的人产生成见,形成间隔产生不好的后果。

师父说:“那是一种洪大的宽容,对生命慈悲,对一切都能够善意理解的状态。”[2]

我慢慢体悟:对同修的没做好有包容心,不心存反感或不可原谅,自然就不会强调:谁如何没做好啦,谁怎样不好啦。较能心态平和,着重于谈事情本身正确的做法和道理。

修炼以前想表达内心想法时,受常人语言有限的语法和语词规范,往往觉的不好使,有表达障碍。学大法以后,法理的无边内涵,开阔了我的思维,与人沟通时,可以比较真实自然的说出内心的想法。在背法当中,更学习到正确的思考逻辑和文字运用,做人处事的深层内涵和智慧。

在大法洪传将满二十五年之际,内心充满无限感恩和敬仰,感恩大法的威力,给予我身心巨大的提升。敬仰师父的无量高德和智慧,启迪了无数迷中众生的善良本性,天体和人类社会将趋向美好祥和。

谨以师尊的诗词:“历尽沧桑洪愿了 岁月蹉跎一念中”[3]继续提醒自己在修炼的路上精進不断。

感谢慈悲伟大的师父!
弟子叩拜合十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法正人心〉
[2]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二》〈二零零二年波士顿法会讲法〉
[3]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洪誓大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