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年大法弟子:向内找的修炼体会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四月十五日】我是二零零五年正式走入法轮大法修炼的青年弟子,今天想把我在修炼中向内找的点滴体会向师尊汇报,与同修交流。

在实际的矛盾或过关中,每当我向内找到自己的人心和执着,这些矛盾往往瞬间就变的什么都不是,心胸豁然开朗,使我真切的感受到作为修炼人的快乐。所以一直以来,我都认为自己做到了向内找,也很会向内找。

但最近再次学习师父的《洛杉矶市法会讲法》,当我看到“有几个面对别人的批评与指责心不动而找自己原因的?”[1]时,使我心里一震。对照自己,我看到了自己与法的差距。认识到当我满足于能找到一些执着心的时候,往往忽略了作为修炼人最本质的东西。我悟到面对矛盾首先要做到的是不动心,就是首先要做到忍,不是说生气了才忍,而是根本不生气,在没有气恨的前提下找自己的问题。然而我虽然能做到找自己,却很少能做到不动心。很长一段时间以来,当出现矛盾时,首先是心里不高兴甚至不平衡,然后才找自己,这几乎成了我的修炼模式。

比如有一次,我和几位同修一起学法后交流,当我制止他们议论别人时,其中一位平时对我态度温和的阿姨同修突然指责我在和稀泥,意思是看到同修的问题自己不说还不让别人说,你好我好的,还说一直就想说我这个问题。这位阿姨同修虽然个性很强,但很少对我这种态度,以往给她指出问题时,她总是表现的很理性、平和,虽然不一定完全接受我的一些认识,但会认真思考。而这一次却是一百八十度的逆转,阿姨同修不仅不接受意见还反过来指责我。

面对这突如其来的一切,我嘴上虽没有反驳,但脸上的表情已经说明自己心里的不高兴,并向外找:明明是你们不对,还倒打一耙说我和稀泥。回家的路上,师父的法在脑中提醒自己“对与不对都找自己”[1],但我心里仍然愤愤不平,并埋怨家人同修不修口,掺和着议论别人。回到家,我心里还没顺过来,走到师父法像前合十,看到师父慈悲的微笑,我才冷静下来找自己:接受我的意见我就高兴,反之就不高兴,这不是名利心吗?说我好听的就高兴,说我不好听的就难受,这不是爱听好听话的心吗?对我好我就觉的好,反之就觉的不好,这不是情吗?找到这些问题,我才清醒过来,阿姨同修的表现就是冲着我的人心来的,是师父在帮我去人心。

当时,我觉的自己找到了这些人心并去掉它们是过关的表现,但现在看来我当时做的并不够。因为我没有首先做到不动心,是因为我有执着,执着于别人对我的认可和态度。师父要我们同化真善忍,而我却没守住心性,埋怨同修,愤愤不平,已经不是修炼人的状态了,现在想来真是汗颜。“心不动而找自己”这是师父二零零六年对大法弟子讲的法,而我最近才注意到,我体会到这是师父对我的点化与要求,是今后在修炼中要达到的标准。

再说说我在讲真相中的体会。

在讲真相中,让我感受最深的是,我们平时的修炼状态,包括一思一念都能直接影响到救人效果,所以在讲真相中遇到干扰时能及时向内找并归正自己的一思一念非常重要。

比如有一次给一名中年大叔讲真相,他的某种表情突然使我认为他“不正经”,思想中就产生了“这个人很讨厌”的想法。当时我没意识到这一念不正,也没有立即排除和否定,家人同修和他讲真相,我甚至站到离他们一、两米之外,而且当家人同修给他三退后,我还把这个负面想法告诉给家人同修。很快,在随后的讲真相中,接连两个人都表现出抵触,根本不听,其中一人还威胁的问我们怎么不去派出所给警察讲。看到世人不善的表现,我开始查找自己,“这个人很讨厌”的念头浮现出来,我一下子意识到是这个不善的念头在阻碍世人得救。师父说我们只有救人的份,我怎么能去讨厌世人呢?我立即归正,清除这个不符合法的负面思维,并与家人同修交流了自己的认识。随后我们遇到的世人又都能理性的听真相并三退了。

还有一次,我早晨炼静功时又主意识不清,迷糊,使我感到很沮丧,因为这是我一直努力突破却又一直面对的问题。为此,我又开始犹豫是在家调整状态还是出去讲真相。一方面我知道救人时间紧迫,另一方面我又很担忧自己的修炼状态,认为自己状态不好,去救人效果也不会好。看到家人同修认真的准备着真相资料,想到还有那么多人没得救,最终我还是决定与同修一起走出去救人。但是由于这种沮丧,使我讲真相变的消极,不想开口讲话,只想默默的发正念,打语音电话。

开始的时候我就这么一言不发,还在心里告诉自己:默默配合。然而,一连讲了几个人,没一个表示三退的,甚至表现出很戒备的样子,气氛沉闷。家人同修看了我一眼,严肃的责问道:你跟出来干啥的呐?这时我并没有觉的世人的表现与我有什么关系,心里嘀咕:你没讲好真相却拿我出气。于是反驳道:什么跟出来的,我在打电话。家人同修一听,急了:几个人都是不停的看你,你阴着个脸,又不说话,人家晓得你是干啥的?这时我才被家人同修的重锤敲醒,这哪是在配合救人?虽然我在发正念,但心里装的是沮丧而不是正念,所以根本没起到正念的作用。我以为自己只在清理干扰世人得救的因素,却没有意识到这个“干扰世人得救的因素”恰恰是自己的不正确表现,幸好家人同修及时给我指出来,不然我根本不知道自己这么阴沉难看,已经给讲真相造成了严重干扰。

我知道自己错了,认识到邪恶正在钻我执着于自己的炼功状态,从而摆不正正法修炼与个人修炼的关系的空子。我告诉自己:我是大法弟子,给世人展现的是堂堂正正,光明与美好,我不要旧势力强加的消沉败物,不能被动顺应这种消沉,要振作起来救人。师父说:“好坏出自一念”[2]。当这一念一发出,师父就帮我,很快的,阴霾就从我的脸上和心里一扫而光,这时我感到自己的脸又变的明朗。随后,当我们再给另一个人讲真相时,我又能与家人同修相互补充着与他交谈,在我们的谈笑声中,讲真相变的轻松,那人最终明白了真相并愉快三退。后来我们又配合给几个人讲真相,他们也都很正面接受并做了三退。

以上是我近期的一点修炼体会,层次有限,还请同修们指正。

谢谢师父!

谢谢同修!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洛杉矶市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