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难自理 炼功第二天骑车买菜、做饭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三月八日】一九九八年五月的一天,恍惚间,从我内心深处发出了“我要返本归真”的声音。当时我愣了一下,也不知道这句话是从哪里来的,是啥意思?还以为是在做梦。不久,儿女们发现了本地有炼法轮功的,听说炼功能祛病健身,他们也主张我去炼。家人就用摩托车推的推、扶的扶,把我送到了炼功点,因为当时我自己走路困难,四肢不听使唤。

我从记事起就没得过好,三岁时得了眼病,左眼视力0.4、右眼0.5,眼整天模模糊糊的,走路都看不清,严重时眼皮肿的睁不开眼,天天点眼药,也不起多大作用。上小学时,坐在第一排桌也看不清黑板上的字,没上多长时间,就退学了。以后的日子就是到处治眼病,也没彻底治好,只好借助眼镜生活。我还得了严重的心脏病、冠状动脉供血不足、脑血管痉挛、肾炎、骨质增生、胃病、妇科病等等。那个时候,我走路出气发憋,上气不接下气,浑身浮肿。有时脸肿的是哭、是笑都看不出来,脚肿的连鞋都穿不上。由于常年有病,导致我脾气不好,经常发脾气。

我常年在附近各大医院轮番住院,在医院住的时间比在家呆的时间都多。医院对我的病都无能为力,让我回家养着。言外之意,不给治了,回家捱时间。我不死心,求生的欲望支撑着我来到了天津254部队医院。谁知我到了医院,从二级护理转为一级护理。医生一动也不让我动,大小便都在床上,浑身肿的象面包,血压高达240。我害怕了,怕死在医院里。再说我也付不起那高额的一级护理费。我强烈要求出院了。这次我彻底的死心了,再也不治了,活多会儿算多会儿吧。

就在我到了炼功点的当天,神奇的事就发生了。学完功后,我自己就能扶着墙走回了家;第二天就能骑自行车上街买菜,回家还给家人做熟了饭。孩子们回家后,都觉的奇怪:妈居然能骑车买菜、做饭了。

从那天起,我扔掉了多年的“药篓子”的外号,全身的疾病不治而愈。我的双眼看到了多年看不清的清澈的蓝天,太豁亮了。我这才明白“我要返本归真”的声音,是发自我生命的微观,是修炼的机缘到了。

经过十八年的修炼,现在的我,七十多岁了,耳不聋、眼不花,看书不用戴镜子了,小字儿也看的清清楚楚的。干一天活人也不觉的累,身体越来越棒。凡是以前认识我的人见到我后,都说我象变了个人似的。我告诉他们我是炼法轮功炼好的。

在十几年的修炼中,我也曾出现过多次过关过难的事情,我都凭着对师父对大法的坚信闯了过来。现仅举一例:有一天晚上,出现了尿血症状,整宿没怎么睡觉。上半夜光想尿,尿不出来,小肚子疼,憋的难受,到了下半夜,就一次接一次的尿。因为是晚上不知是尿还是血,到了早上一看,整整一痰盂黑红的血。倒尿时,痰盂底部有厚厚的一层倒不出去。仔细一看沉淀物里面还有大小不等的小粒粒,大的象高粱粒,小的象小米粒。我也没跟家人说,因为没有不适的感觉。就悟到,这是师父在给我清理身体。起床后,我该干什么还干什么。当时公公正在我家,中午,我还给家人做了一顿美味的午餐。后来,和一位熟悉的医生谈起此事,她很惊讶,认为那是瘤子流出来了,觉的不可思议。可是象这类事情我经历的很多,因篇幅有限,仅举其中这一例吧。

修炼了十八年了,我不知在这十八年当中,我师父为我付出了怎样的心血。我经常感慨:法轮大法太神奇了,师父太伟大、太慈悲了!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