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生命是法轮大法延续的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三月六日】我的生命是法轮大法延续的,在我修炼之前,疾病缠身,无药可医,医生引导我走入大法修炼。

一、病魔缠身

九九年以前,我是村里出了名的药罐子,那时吃药已经有十几年的历史了,先是胃炎、结肠炎、气管炎、神经衰弱、失眠,后来又是冠心病、高血压等,每天大把大把的吃药,离我们村不远有两个诊所,到诊所输液每两个月换一个地方,目地是怕人家说我整天输液病却不见好。病情加重时去市里大医院住院,每年至少两次。

药吃的时间长了,自己也成半个医生了。除了输液找诊所,病重住大医院外,每天吃的药都是自己到市里医药批发部购买的,先是整瓶买,到后来一箱一箱的买。我妻子说我到城里啥也不买,光往药店里转。

不知花了多少的医药费,可我身上的病却越来越重,人瘦的皮包骨,走路有气无力。这期间做个胃镜(让人感觉生不如死)、肠镜、灌肠等,胃差到生、冷、腥、荤不敢碰,碗里的饭吃到最后凉了就不能吃了,要是吃下去十分钟不到就肚子疼,就要往厕所跑,慢了就拉到裤子里。亲朋好友婚嫁行礼,我去赴宴,去一次拉一次肚子。后来我尽量回避,只送礼不到场,少受罪。

那时夏天三伏里中午睡觉也要盖被子,不然睡醒起来就要往厕所跑,为此我买过两个陕西505(像婴儿的红肚兜里面装个中药袋)价格每个不足百元,整天戴在肚子上。为治冠心病,我买过150元一件的磁疗背心(内装一个磁卡),买了300元一双的药磁皮鞋两双,这在1995年以前是天价鞋,到现在我穿的皮鞋也没超过200元。但这些现代研发的高科技产品,对我没起到什么疗效。

二、医生引我走進大法

九九年刚过了新年,我在市里大医院住了一个多月,然后回到村里继续输液。诊所的医生是学法轮功的,几年里曾三次给我介绍法轮功,都被我婉拒了,这天他试探我说:你相信有神吗?我说啥也不信,只信良心平衡,不干坏事,心里问心无愧。当时我的血压达到180多,头像是裂开了一样疼。他给我输上液,又拿出一本《转法轮》读给我听,说只要我能听進去,病就会减轻。不知读了多久,一大瓶水快滴完了,我的头疼也没减轻,我不耐烦的说:别读了,快重新换水吧 ,这药不行。医生只好笑着合起了书说:不相信是真的不行啊!

以后的几天里,又有两位和医生一起炼功的人给我讲,在他们的热心劝导下,我抱着死马当作活马医的想法,三个晚上学会了五套功法,请了一本《转法轮》,从此每天三、四点钟到医生家里,四、五个人在一起炼功。

开始我还是一边吃药一边炼功,后来随着学法,我觉的这就像师父讲的脚踩两只船,不是真正的信师信法,就把屋里的药都送到了医生那儿。

慢慢的,身上的病真的都消失了,我重新燃起了生命的希望。师父在《转法轮》中讲到的灌顶,我在几次睡觉中体会到。

炼功前我十几年睡觉都靠安眠药维持,炼功后躺在床上就睡着了,由于炼功起的早,白天总想找时间睡会儿,有几天我刚躺下屋里座机电话铃就响了,可我拿起电话一点声音都没有,几次都这样,还是妻子提醒我:是师父不让你白天睡觉,让你学法哩!我才醒悟,从此抓紧学法,按真善忍要求自己,努力精進。

三、在邪恶迫害中脱离大法,病又上来了

我才炼了三个多月,连要求双盘的腿还没有盘上,九九年七月,以江泽民为首的流氓政权发动了对法轮功的血雨腥风的迫害,我和几位同修在邪党的淫威下,糊里糊涂违心写了不炼功的保证书,并被搜走身份证,罚款一百元,从此彼此再不谈论炼功的事。我自己开始还在家偷着炼,并坚持双盘上了腿。

慢慢的,我功也不炼了,落入常人的争争斗斗中,一身的病又上来了,恢复了大把吃药,常年输液。

二零零三年三月份,我预感到自己的生命走到了尽头,吃药几乎无效了,以前一种药吃的时间长了抗药,再换一种药就有明显的效果了,可现在换啥药也不行,住大医院也不行,越治越严重,连上下楼梯都走不动,只好回家捱日子。用于冠心病的“速效救心丸”过去一两个月不一定用一下,现在每晚吃一瓶也不行,药劲过去病又犯了,整晚睡不成觉。靠吃一粒“睡宝”昏睡两、三个小时,躺下就出冷汗,被子盖到胸前都感觉压得出不来气,用手托着被子。

每晚象过鬼门关。白天妻子还硬陪着我到原来一起炼功的医生家里输水。

四、从新修大法又获新生

这天输着水,医生说:看你原来炼法轮功不吃药身体多好啊!我说:江泽民不让炼了,他说:我们都在家炼。我听了很吃惊,只怪自己这些年脱离大法,心里想只有大法能救我!也不知道这天是二零零三年四月的哪一天。当晚我就停了药,连维持睡眠的“睡宝”也不吃了。

当晚我不能睡下,只能盖着被子半倚在床头,一躺下就冷汗淋漓,身上的秋衣秋裤一会就溻湿了,把被子洇的潮潮的,掀开被子电灯下看着微微冒烟。妻子吓得含泪恳求似的说:你就吃点睡眠的药吧,我说:我没事,你安心儿睡吧。可我那可怕的样子她哪里睡的着。由于出汗厉害,不停的喝水、上厕所、喝水、上厕所。一夜喝了一瓶多开水(大水瓶),直折腾到天亮,妻子也陪我到天亮。白天该我干的事我硬撑着干(不是体力活)。

我又到亲戚家拿回了藏了几年的大法书,学法炼功。到了晚上继续重复昨晚的情形——喝水、上厕所。一晚上换掉一身内衣,只感到冠心病的症状在加剧,随时有死亡的感觉,头胀痛的厉害,盘腿学法入不了心,一会就被病的状态干扰。妻子不断央求:白天不吃药,夜里吃点睡觉的药睡一会儿,这样撑下去得了?我反复跟她说:放心吧,我没事。她看我这样固执也不敢再劝我了。这么多年,我在病魔的折磨中,她一直陪伴着我,让着我,现在也只能含着泪陪着我熬夜,偶尔迷糊一会儿又惊醒,怕我哪会儿真的死了。可我心里想着,师父一定会管我的!

就这样一晚一晚的熬了五夜五天。到第六个晚上,我躺下就睡着了,妻子看我这样也放心的睡了。一觉醒来,天已大亮,身上的一切病症不翼而飞,消失的无影无踪,折磨了我近二十年的病魔在五天五夜中奇迹般的消失了。我心里的激动、感恩啊,穷尽人类的语言无法表达。

真正知道了无病一身轻的滋味,我见人就想讲大法的美好,讲大法给了我第二次生命。体重较病前增加了三十多斤。

我这个六十四岁的人在我们农村同龄人中显得比他们都年轻,近二十年的病不知道花去多少万元药费。可我现在修大法十三年,再没跟药沾过边,这都是大法的恩泽。

我衷心的奉劝世人不要听信邪党的对大法的污蔑谎言,法轮大法是高德大法,真正救命的功法!我衷心的希望更多的有缘人都来修炼法轮大法,平安度过大劫难,走向新纪元!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