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父救我命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十二月十七日】把我闯过生死关的经历写出来,以此来感谢师尊的救度。

我有一个小外孙非常可爱,去年的一天夜里突然发高烧,小女儿打电话,让我们领孩子上医院。当时心想这是对我修炼的一种干扰,但是由于对外孙的惦念,就来到小女儿家带外孙去看病。医院检查后,孩子虽然烧没有退,但是没有烧成肺炎。丈夫由于工作原因要回去上班,我也想一同回去,丈夫认为我对外孙漠不关心,当着亲家及孩子们的面就生气的数落我说:“你们天天说救众生,难道救外孙就不是救众生吗?你就好好呆着,照顾外孙,不准回家!”

丈夫当着那么多人的面让我下不来台,我觉的自己很没面子,就气愤的说:“好,我就呆这永远也不回去了!”这句话被旧势力钻了空子。在照顾外孙期间,由于夜里休息不好,白天虽然也能学法炼功,但学法并不入心。几天后,突然感觉头迷迷糊糊,天旋地转的站不稳,就告诉小女儿头晕,必须回家。

回家后,担心丈夫责怪自己这么快就回来,進屋就躺下休息,想让丈夫看到自己难受的样子,就不忍心说自己了。丈夫看到我反常的行为,摸摸我的头,发现很烫,马上自责起来,后悔把我留下被外孙传染了。虽然避免了争吵,却变相承认了这种迫害,为旧势力的迫害埋下了更大的祸根。

第二天早上,我还象平时一样起来炼功,当做头前抱轮时,坚持不住了,就把手放下腹前抱轮,一放下,脑子就出一念:我怎么有点晕呢?一下子就人事不知了。当醒来时看见丈夫正一边给我掐人中,一边压着我颤抖的腿。被吓坏了的丈夫找来了我妹妹(同修),妹妹带着我发正念,逐渐的,我感觉好多了。可是,这时儿女也都被丈夫找来了。他们要求我去医院检查。大女儿看到我说啥也不去,就对大法与师父说了不敬的话。出于亲情,怕她造业,我同意去医院了,我说:“我去。但是,他们什么也检查不出来的,我就是去证实大法去了。”

来到医院,我请求师父加持我,让他们什么都检查不出来。果然,最先检查的几项指标都很正常。只有当化验尿时,我放松了警惕,没有发正念。结果被查出肾有很严重的病症。

给我看病的主任去开会,没有时间看病例,家人也看不懂病例,就让我先回家等着,几天后再回医院会诊。实际上,这时候师父就在给我机会。回到家后,我还是一阵糊涂,一阵明白,整个人一点精神都没有。每天虽然也发正念,学法,但是都是迷糊状态,并不清醒。

一次,我又昏死过去了,大女儿赶紧给我拿药吃,又请来护士给我挂上点滴。我清醒过来后,嚎啕大哭。这么多年的修炼,我没有吃过一片药,可是此时,我却挂上点滴瓶,我对不起师父呀。到了晚上,大家都睡着了,我浑身就象漏了一样,往外渗着冰水,被子和身下的褥子都湿透了。我也是一会昏过去,一会醒过来,早已六神无主了。忽然大脑中出现白天同修告诉我的一句话:“师父救我命!”

我那时已经舌头都短了,根本说不出话来,我就在心里默默的念“师父救我命!”,一遍一遍又一遍,越念越清醒了。后来,舌头有些正常了,我就发出微弱的声音喊着“师父救我命!”,声音也越来越大了。我边念边哭,把丈夫惊动了,他看到我这个样子,吓坏了,说:“你都这样了,师父不管你了,赶紧上医院去吧!”这一次,我真的很坚定了,我说:“我就是死,也不去医院。”妹妹说:“她不用去医院,我有办法。”丈夫赶紧询问:“什么办法?你快说呀!”妹妹说:“你快给师父烧香吧。咱们都跪下来求师父!”

丈夫颤颤巍巍的点上香,跪下给师父磕头,边磕边说:“师父呀,你救救她吧,她还年轻呀!”我也能挣扎着起来了,跪下给师父磕头,求师父救救我,再给我一次机会。

之后我就和妹妹一起学法,每天保证学三讲,身体渐渐恢复健康。家人看到我身体的变化,都感到大法的神奇、美好。

当我身体恢复正常后,我就在想,自己一直都认为很精進的,为什么这种迫害会出现在我身上?经过向内找,我发现,虽然每天都学法,但是并不是学法都入心,走形式的时候更多一些,把每天学法当作是任务,却不能把自己溶于大法中。通过这件事,发现自己还有争斗心、妒嫉心、执着亲情(对外孙的情很重)、色心、求名心、怨心,这些心都很重,才知道自己修炼这么不扎实,要修去的人心太多了。更重要的一点,我把《转法轮》中师父说的最大限度的符合常人修炼,理解为最大限度符合常人,把法理解偏了,被邪恶钻了空子,它们经常利用常人中的各种事情来干扰我,让我不能全力以赴的去做好师父要求的三件事。

感谢师父再一次为弟子承受,救了弟子的命。我只有做好三件事更加精進,才不负师父的救度。也请与我有同样执着的同修们以我为戒,精進实修,圆满随师还。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