营救父亲 正念显神迹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十二月十四日】在这几年营救父亲的过程中,也是我不断的去掉执着心的过程。每当我达到标准时,师父都会给我显出神迹,使当下的形势发生扭转。

第一次是在父亲被绑架后,我到派出所去要人,去之前怕心较重,因家中就我一个人了,第一次一个人面对邪恶,心里很忐忑不安。可是当我一走進派出所时,怕心却消失了。

他们在归还父亲的随身物品:皮带、帽子、手表时,从父亲的帽子中滑出来一个U盘(是父亲趁他们不注意时塞到帽子里的),他们很诧异,其中一个警察拿着U盘说:怎么之前没有发现这个,正好有电脑,看看里面是什么。我马上警觉,心生一念,绝对不能让他们看。当时感觉一股能量充斥着身体,我直视着那个警察,伸出手,对他就说了两个字:“拿来。”他在接触到我的眼神时,感觉他震了一下,然后在下一秒双手捧起小小的U盘,恭敬的交到了我的手上,一句话都不敢多说。

等我回家一看,才发现里面有我们地区几十个大法弟子的诉江信的电子版、邮寄单号和联系方式,心中后怕不已,心里奇怪为什么当时气焰那么嚣张的警察却听我一个女生的话,突然悟到肯定是师父在旁加持才能顺利拿回U盘,使当地同修免受牵连。

第二次感觉到神迹,是在法院给父亲非法开庭那天。当地610派出了几十名特警将法院团团围住,不让任何人進入,旁边的路人看到这阵势都吓住了,赶紧问别人今天是审什么大人物,这么大的排场。我为了让更多的人听真相,就将亲朋好友,关系好的街坊邻居都叫来去旁听,可在前一天法院里发旁听证的工作人员却故意刁难,说是必须开庭当天早上八点半前来才发。结果就出现了上述的一幕,整个法院被特警团团围住,并下令任何人不准進入,更别提進去找发旁听证的人了。当时所有亲朋还有同修问我该怎么办,我也傻眼了,我也是第一次碰到,当时想:我一个人该怎么冲進去啊?

可是看到周围亲朋看着我那期盼的眼神,我感到责任重大,我不能被邪恶形势吓倒,只能前進,不能后退。我挺起腰板,心里求着师父,一个人往被特警围住的入口处走,越走近越觉的自己变的高大起来,直到在入口处看到特警的头,他说:“你是谁?怎么敢進来,今天上面下令谁也不能進。”我说找某某法官,他让特警围住我,他给法官打电话没打通,便不让進。我当时也不害怕,就说:“你可知道我是谁,你不让我進,马上我父亲要开庭了,旁听的人進不去,你能承担这个责任吗?”他说:“我不管法院的事,我们今天来的任务就是不让任何人進来。”说着就挡我面前,就在这时,我脑中洪亮的回响起了一句话:你居然敢欺主!我顿时浑身感到无限的能量,用语言无法描述。我马上直视着他说:“你让一个人跟着我上去不就行了。”他当即没有了气焰,听我的话让人陪我進去找人。

当找到那个工作人员时,他悠闲的喝着茶,聊着天,看到我居然会来,很尴尬的说:“你怎么才来啊,马上就开庭了,我等了好久。”他让所有要旁听的本人上来才能拿旁听证,我马上意识到邪恶的另一个伎俩又使出来了:我進来了,可别人怎么進呢?我求着师父,往回走,突然感到自己有唯我独尊的感觉,我看到那个特警的头后,站在台阶上给他说:“我让谁進谁就進。”那个特警马上低头重复了这句话,然后给其他特警下令,指着我说:“她让谁進谁就進!”就这样,我手指着亲朋好友和同修一个个的让他们進来了。期间管另外一个入口的特警跑过来看发生了什么事,找到那个头说:“你怎么听她的?”那个头很严厉的回了一句:“就是她让谁進就谁進!”

在進法庭的时候,有个同修来的晚了,被特警拦住不让進,我当时对特警说:“现在是公开庭审,路上的行人都可以進来旁听,这是我们的合法权利!”特警一听,马上走了。

还有许许多多在营救父亲时发生的神奇的事,让我深刻体验到师父所说的:“一个不动能制万动!”[1]而“不动”就是师父说的:“不动啊,是指坚定的正念和正信不动”[1]

在迫害发生的当下,如果我们能坚定百分之百的信师信法,横下一条心坚定正念,就会破除一切邪恶形势。在此,我想再重温一下师父的《正念》这首诗:“疾风电掣上九霄 雷霆万钧比天高 横扫穹宇无尽处 败类异物一并消”[2]。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五》〈二零零五年加拿大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 四》〈正念〉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