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庆祝513】大法给了我们一个全新的母亲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五月十一日】我母亲的性格强势、专制、偏激、蛮横,她对自己的这些个性自然很少有感觉。我们姊妹三个很不喜欢她。但她却也有另一面:肯于吃苦、乐于助人,这在她似乎也是根深蒂固的。

我们从小都怕她,父亲也怕她,因为父亲怕她,我们就更怕她,经常小心翼翼地生活,很怕因为我们自己哪儿做得不好而让父亲受连累。不过到了找对像的年龄时,我们却都不同程度地违背了母亲的意志。母亲是知识女性,在婚姻问题上并没有干涉我们。

我小时候就听姑姑说我母亲傻,意思是指母亲除了语气强硬、性情急躁外,做事很少考虑自己的利益。

我于一九九六年结婚。一九九七年听母亲说,她在我住的那个小区里遇见了一群人在做一种什么体操,她也就随着比划着做完了。等上我家的八楼时,竟然象一阵风一样轻飘飘地上去了。母亲很惊奇,对于那时候刚刚退休的她来说,无疑等于找到了一个最佳健身项目。她回家和父亲讲述这个奇特体操,父亲告诉她,就在离他们住的小区不远处也有一群人在炼那个。从此,母亲炼上了那个他们所说的神奇的功法——法轮功

出嫁后的我们更关心父亲的生活。我们从父亲那得知母亲炼法轮功炼得很好,身体不错,炼功也不耽搁给父亲做饭,而且母亲似乎还不太发脾气了,天天总和父亲说她要做个好人。我们听了都暗笑,但父亲高兴就好。

不久,父亲在电话里流露出母亲又难驯服了,严重的是这回的父亲不仅仅是可怜,而且更是听出已经气得不得了了。那时我们姊妹三个的孩子都小,住所又都离父母家住的县城接近一百公里外的城市。好在我的孩子有婆婆带着,脱开点身还算容易,我就成为俩姐姐的代表赶快回家去看个究竟。

回到娘家,母亲没在家,父亲小声和我诉苦,说,“国家不让炼法轮功了,不让炼就别炼了呗,可你妈不听,还非得炼,再炼的话就有可能被抓進去!”我说:“不能吧,哪有那么严重?!”父亲说:“你们没经历过文化大革命,当然不懂这个。”我说:“唉,爸爸,我们从小就知道母亲说了算,您这虽然是为她着想,只怕母亲不会听您的,您可要自己保重啊。”

父亲哭了,父亲说:“反正我也管不了她,我就骂她的师父!”我听了心如刀绞。

我回到自己的家,给两个姐姐打了电话,她俩无语。又过了不久,父亲因胃癌去世。我万念俱灰,早上不爱上班,晚上不爱回家。我不知道两个姐姐是什么样的心理,我只知道我自己:恨死了母亲。

母亲成了寡妇,挂嘴边的一句话是:我们家破人亡了。我每次听见,都心生厌烦。

父亲去世三年后,我女儿上小学。次年母亲搬到我自己家的旁边住。一天我送孩子上学后,时值深秋,离上班时间还早,就到母亲那里暖和暖和。母亲见我来了,就一如既往地介绍我看《转法轮》。我不理会,只看电视装没听见她的话,而后就听见母亲说了一句:“妈妈不会骗你的。”我一愣,因为我刚才把女儿送到学校时也是说了一句一模一样的话,是啊,作为母亲,怎么会骗自己的孩子呢?我瞅了母亲一眼,问:妈,你刚才说啥?母亲又说了一遍,我盯着母亲的脸说:“那就拿来我看看。”

母亲高兴极了,那一脸的笑容真的非常非常少见。

我一口气读完《转法轮》,马上介绍二姐看。我说:“二姐,这本书看完不知道为什么我眼里的世界就开阔了,如果咱妈真正能按书里面讲的那样做,她不但真能成为好人,可能还会得道成仙呢!”二姐听了哈哈笑了,说:“真的?那我看看。”

后来我也向大姐介绍《转法轮》,大姐说:“我不看,我不会忘记我们的父亲,我决不会看母亲的书的。”

我的姑婆婆有一句话曾对我很有影响。她说,她照顾她九十多岁的老父亲时,老父亲却总对她不满意,让她受委屈,她就说:“爸呀,你也就是我爸呀,换个人,你看我管不管他!”其实我对我母亲的态度长久以来也是这样,我心里说:“妈呀,你也就是我妈吧,换个人你看我理不理你。”

但是,自我看了一遍《转法轮》以后,坐在那儿我就想,人间的一切可不是我们感觉到的那样,业力轮报以及吃苦消业都是有命运决定的,但命运又是谁定的,书上明明写着有更高级的生命即觉者定的嘛,而那些觉者不就是神佛嘛,那么世界怎么会是无神的?不但有神存在,而且只有正神才会指导人间幸福生活啊!面对苦难,懂得化解、懂得忍耐的人才是聪明人,他和修真、修善的人一样,都是有福报的。

我再看母亲这些年,她失去了唯一能听她发泄情绪的老实丈夫,没有人再对她俯首帖耳唯命是从,她当然会苦;父亲去世第二年她摔断了胳膊,忍受巨大的疼痛,她当然苦;女儿们对她充满无声的怨恨,她怎么感觉不到,怎么能不苦?她的火暴脾气,没有人喜欢她,她也会有感受的。唉,但愿母亲苦去甘来,能修炼出个样子吧。

从二零零五年以后,在这十多年的时光里,母亲坚持天天炼功,天天学习,身体很好,虽也偶有脾气,但近两、三年来俨然是个慈祥的老人了,白白的皮肤,明亮的眼睛,嘴角经常带着微笑。

二零零八年她被抓进了派出所。当时母亲关在里面,外面我大姐主持了一个家庭会议,她说:“不要害怕,我就不相信这个国家放着贪官污吏不抓,而抓一个一心去做个好人的老人。我们去找朋友把母亲的情况说清楚,然后该花钱花钱,该打点打点,不要吝啬。”

母亲在里面呆了一宿两天,当看见我们姊妹在门口等着接她时,我隐约看见她眼里有一丝的眼泪,但随即消失了。

母亲现在的生活很有规律,自己买菜做饭、洗衣服、看大法书、练毛笔字,走街串巷,打坐炼功,教导孙男孙女做好人,开导启迪我们尝试突破工作、生活中的逻辑思维。

有时候我就想起我的父亲,惋惜他没能看见今天的母亲。现在的母亲,是大法给我们的一个全新的母亲啊!

前几天我去母亲家看她的菜篮子里缺啥不,母亲乐呵呵地对我说:“姑娘,你看看这个,看看你能写不?”我接过来一看,原来是大法弟子庆祝“世界法轮大法日”征文。我说,“可以呀,写这样文章还不容易,一不需要瞎编,二不需要谎言。”

感谢大法,给了我们一个不一样的母亲!
感谢大法师父!给了我们一个幸福的大家庭!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