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庆祝513】大法中重生的天津人(上)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五月九日】今年的五一三——第十七届世界法轮大法日前夕,天津几位法轮功学员围坐在一起,回忆起当年师尊亲临天津讲法的情景,为天津百姓众生传播福音的点点滴滴,学法炼功后给他们身心带来的巨大变化,每个人心里都充满着对慈悲师父的感恩之情和作为大法弟子的幸福自豪之感。

李洪志师父在中国法轮功天津第二期传授班上讲法传功
李洪志师父在中国法轮功天津第二期传授班上讲法传功

李洪志师父在天津电台做热线直播
李洪志师父在天津电台做热线直播

二十二年前的一九九四年冬末春初时节,法轮大法创始人李洪志大师先后两次亲临天津讲法。第一次是一月十七日在天津人民礼堂,第二次是三月十四日在天津八一礼堂,共计约有二千二百人听闻佛法。佛光普照下,许多的身患绝症、重症和那些常年吃药的“药篓子”们获得了新生,天津这座古城也因而从新焕发了生机。

天津市法轮功学员在一宫广场集体炼功
天津市法轮功学员在一宫广场集体炼功
严冬里天津民众认真观看法轮功图片
严冬里天津民众认真观看法轮功图片

师父讲:“大法洪传,闻者寻之,得者喜之,修者日众,不计其数。”[1]自此之后的五年多时间,法轮大法经无数受益者心口相传很快传播开来,法轮功修炼者的人数迅速增加。那时每天清晨,这个城市的公园、广场、居民小区内、马路的便道上,处处可见无数神态祥和的炼功者沐浴在晨光中,悦耳动听的炼功音乐象丝丝细雨滋润净化着那些过路的人们,有些人驻足观看了解,渐渐的走進了修炼的人群中。即使是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至今,江氏邪恶集团疯狂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十七年时间里,仍然有许多有缘人得知法轮功真相后,毅然走進了法轮功的修炼。法轮大法使他们净化了心灵健康了身体,在社会不同阶层中做好人。

枯木逢春

年近九十岁的郝奶奶,精神矍铄思维敏捷,说起话来温文尔雅,但是回忆起二十二年前听闻师父讲法时,还是不由得激动起来,眼睛中含着兴奋感恩的泪水。

以下为郝奶奶自述:

一九九四年元旦刚过,瘫痪在床近二十年的老伴去世了。办完了丧事,我强撑了十几年的精神一下子垮掉了,身体也像散了架子一样,瘫在床上,再也起不来了。

从小我就体弱多病,再加上几十年的工作、家庭的负担,使得身体越来越糟糕,患有严重的神经衰弱、美尼尔氏综合症、冠心病、腰椎侧弯、骨质增生等各种各样的病。常年的失眠造成经常性的头痛头晕,一直靠各种中西药来维持着。因为老伴瘫痪在床得需要我照顾,所以我只能强撑着不能倒下。老伴一走,我的负担没有了,支撑我活下去的支柱也随之而去了,我不想再吃药看病了。躺在床上,望着窗外严冬中的枯树枝,我觉得自己也已经走到了生命的尽头,那一年我不到七十岁。

一月中旬,北京的一位亲戚给我来电话,说一位有名的气功师要来天津办气功班,她已经帮我买好了票,要我去听课。当时我就回绝了,因为我根本就走不了路了,身体虚弱的需要人搀扶,走几步就喘得不行,我怎样能去听课呢?孩子们都劝我去,还说要陪我一起去,我也就答应下来了。

在天津第一期法轮功学习班开班的当天上午,师父办了一场带功报告会,我的两个孩子搀扶着我,打了出租车去听课。一走進会场,我就觉得身体特别舒服,疲惫不堪的身体一下子轻松了许多。我看到师父的第一眼就觉得好面熟,似曾相识一样。师父身材高大魁梧,面容和善可亲,皮肤白里透红的像个年轻人。我不错眼珠的看着师父,用心的听着师父给我们讲那些从未听闻过的宇宙真理,一个字都不想落下。

可是听着听着我的眼皮就合上了,等我再睁开眼睛时,孩子说我已经睡过去四十五分钟了。我说我没有睡着,师父讲的我都听见了。正说到这儿,就听师父说:“有的个别人还会睡觉的,我讲完了他也睡醒了。为什么呢?因为他脑袋里边有病,得给他调整。脑袋要调整起来,他根本受不了,所以必须得让他進入麻醉状态,他不知道。但有的人听觉部份没问题,他睡的很香,可是却一个字没落,都听進去了,人从此精神起来了,两天不睡觉也不困。都是不同状态,都要调整的,整个身体全部要给你净化。”[2]当时我的心里一惊,呀,这位师父怎么什么都知道啊。

一月十七日,天津第一期法轮功学习班开班,天津人民礼堂座无虚席,人们静静的坐在座位上聆听慈悲师父讲法,身体在净化着,心灵在净化着。千人的会场没有任何杂音,师父讲法的声音灌满全场,无论你坐在哪个位置,都会感觉师父就在你跟前。

一期班的头三天,我还是由孩子搀扶往返坐出租车听课,到了第四天,我觉得自己有力气了,就坐公交车回家了。后面几天听课都坐公交车往返了,身体的迅速好转连我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

十天课听完,我明白了一生中许多百思不得其解的问题,师父讲的东西是在人世间任何一所高等学府也听不到的真理,觉得自己非常的幸运,能够在晚年亲耳聆听师父讲法,心里暗想一定好好修炼以报答师父。

听师父讲到给学员净化了身体及病业的法理,我丢掉了所有的中药西药,自此之后的二十二年中再未服过任何药物,而我的身体却越来越健康。六十多岁时我已卧病在床无法行走,而今年初春,我又去了千里之外的四个城市,看望那些比我还小的却无法出门的亲戚们。更重要的是,大法改变了我的人生观,让我从新审视曾经走过的人生路,对自己有了更高的要求,那就是同化真、善、忍大法,做个无私无我处处为他人着想的人。

世界法轮大法日来临之际,我非常想念师父。我常对别人说:“当我生命走到尽头的时候,是师父又给了我第二次生命,如同枯木逢春,我又活过来了。”

绝处逢生

一九九七年夏,在和平区营口道贵阳路交口处有一个炼功点。一天,来了一个六十多岁的大爷,他身材瘦弱面色灰黑,走几步就气喘吁吁的。当时的辅导员大姐迎了上去,和大爷打招呼。大爷只是说想学学法轮功,没有说太多。大姐耐心的教给他炼功动作,并告诉他炼功的同时还得看书学法,必须按照师父在书中要求的炼功人的标准去做,那才算是个法轮功学员。大爷听明白了,请了本《转法轮》就回家了。之后大爷天天来炼功点和大家一起炼功学法,渐渐的看着大爷的脸色红润了,也有些力气了。可是过了一段时间大爷不来了,大家都很惦记他,不知道出了什么情况。因为不知道姓名住址也无法去看望他。

一天早上,大家刚要开始炼功,就看见大爷快步地走来,加入炼功队伍和大家一起炼功了。炼功音乐刚一结束,大伙儿就围过来了询问大爷,大爷面带微笑略显激动的说起来他的故事。原来在炼功前,大爷身体出现了状况,体重减轻食欲不振,而且咳嗽气喘的非常厉害。孩子们带着大爷去看病,在天津肿瘤医院被查出是肺癌。儿女们不相信医生的诊断结果,又带着大爷去了北京的肿瘤医院,还是确诊为肺癌,需要手术治疗且不保愈后效果。当时医院没有床位无法住院,大爷只好回到天津等床位。

回家后,大爷听人介绍说炼法轮功对身体有好处,就抱着试试看的心来到炼功点。炼功后大爷感觉身体一天天的有变化,能吃下饭了,身上有劲了,走路不气喘了。半个多月后,北京肿瘤医院通知大爷家属,可以办理住院手续了。于是大爷二次随着儿女们回到了北京,住進了病房,同病房的另一个人也是肺癌患者。

医生按照惯例给大爷做术前检查时,奇迹发生了——大爷肺部的肿瘤不翼而飞!医生们诧异的看看大爷,拿着原来拍的片子和刚刚照的片子仔细比对,现在大爷的肺部非常健康。“这太奇怪了!”“真是不可思议!”医生们这样说。

就这样大爷没有手术没有开药就回家了。第二天一早儿就来到炼功点和大家一起炼功了。后来大爷打听到,那个肺癌病友手术不久就去世了。大爷逢人便说是李大师救了他的命,他得好好修炼报答师父救命之恩。

三个月寿命的肝癌晚期患者见证大法神奇

二零一四年夏天,五十出头的老汪身体亮起了红灯。开始时是饭量减少,全身无力面色青黄,后来发展到肝部疼痛身体迅速消瘦。一个壮汉子一顿只能吃几个饺子,人瘦得都脱像了。全家人心急火燎的陪着老汪四处求医,最后在天津医大总医院确诊为肝癌晚期,最多只有三个月的寿命。当时是十一月份,医生说可能过不了年了。家人不相信,又拉着老汪去了天津肿瘤医院检查,检查的结果是相同的,而且医生说肿瘤长得位置不好,无法做手术,只能用药物保守治疗。这消息如晴空霹雳一般,把一家人打蒙了。老汪上有八十多岁的老母亲,下有尚未成家的孩子,家里顿时像天塌了一样,一家人愁的吃不下睡不着,除了哭泣没有了任何主张。

老汪有个亲属是修炼法轮功的,一听到这消息马上跑去了肿瘤医院。她给老汪讲法轮功的真相,讲了法轮功的神奇效果,告诉他只有法轮功才能救他,听师父的话按照修炼人的标准做就一定会转危为安。老汪听進去了,住院期间就开始听李洪志师父的讲法录音了。

自打听了李老师的讲法,老汪身体一天天见好,能吃下去饭了,疼痛减轻了,精神也见好,没住太长时间就回家了。到家后,他更是抓紧一切时间学法炼功。每天除了吃饭睡觉的时间,他不是看大法的书就是炼功,身体迅速恢复。两个月后回医院复查,发现肿瘤萎缩了,比之前小了很多。老汪信心大增,对师父的感恩之情无以言表。到了医生给的生命期限——三个月时,老汪吃得饱睡得香,身体又恢复到以前的健壮,又回到单位上班了。二零一五年夏天,老汪再次复查时,在肝脏部位没有发现任何肿瘤的阴影,医生不禁啧啧称奇。

现在老汪八十多岁的老母亲,天天坐在床上虔诚的念叨着“大法好!李大师好!真善忍好!”老汪起死回生的事情见证了法轮大法的无边法力,知情的亲朋好友们都对法轮大法和李洪志师父生出来无限敬仰之心。

浪子回头

现在已经年逾古稀的李先生,当年是天津市一座高等院校的老师,他讲起了一个浪子回头的故事:

二十年前我还在红桥区的一所大学任教,家住河西区。那时我只有在周末休息时才有时间到炼功点炼功,所以知道我炼功的人并不多。一天,我家来了个不速之客,一见面着实让我吃一惊。来者是个三十出头的男人,此人是我们那一片有了名的混混儿。平日里打架骂街,欺负邻里,是个谁都不敢惹的主儿。

我把他让進屋里询问来由,他一改过去横眉立目凶神恶煞般的模样,坐在那一个劲儿的长吁短叹。我问他有什么事情为难吗,我可以帮他什么。他说他快要死了,医院诊断他得了绝症了,没有办法治疗了。看着他那绝望的表情我也很难过。他抬起头来看着我说:“我听说你是炼法轮功的,还听说法轮功可以治病,我想学可以吗?”我告诉他法轮功没有门槛,谁都可以学。可是法轮功是真正的修炼,除了炼五套功法,更主要的是按照书中的要求做一个好人。他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我说你还是先看看书吧,就借了一本《转法轮》给他。

几天后他又来了,一進门就说,整本书他都看完了,看完后心里懊悔之心无法言表。他说:我白白活了几十年了,到现在才知道过去都做错了。以前以为逞强好胜、恃强凌弱是自己的本事,是强者,现在才知道那是在造业。我做的坏事太多了,我真的是很难过。只要师父还肯要我,从现在开始我一定痛改前非做个好人。

在我们交谈的过程中,他只字没有谈到他的病,只是反悔自己的过失。我教会了他五套炼功动作,告诉他哪有炼功点,从那时起他正式走進了大法修炼。

当我再次见到他时,他过去那种玩世不恭的神情不见了,写满阳光的脸上泛着红润,健康的身体充满了活力。工作之余,他热心的弘扬大法,以自身的实例告诉人们,法轮功不但对祛病健身有奇效,对人心灵的改变是绝无仅有的,法轮大法对个人、对家庭和社会是有百利而无一害的最好功法。

看到他的变化我由衷的为他高兴,同时让我感受到师父的无量慈悲和大法的无边法力,无论多么不好的人,只要他真心修炼法轮功,大法就能使他变成好人,成为对社会有益的人。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拜师〉
[2]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待续)







相關文章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