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清旧势力的安排与迫害形式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十二月七日】我丈夫是个心地善良,心灵手巧,不会说谎的人。他非常支持我修炼法轮功。一九九九年,邪党疯狂迫害大法,在恐吓环境下,他和我出去发真相资料,打印机出现故障,他也热心的和技术同修一块儿修理,遇到紧急情况,他去通知同修,或帮同修转移设备。我还记的他曾经笑着对我说:“别看我不炼,我也是坐莲花的。”

但慢慢的,丈夫开始贪恋玩游戏机,玩手机,看电视。他还有个爱好——钓鱼。再后来性格就变的有些狂傲,说话总是横着出,家里的活,我要是干不了让他帮忙,他就找茬摔东西不干,蛮横不讲理。

有时候,我埋怨丈夫:上有七十多岁的老爹,下有二十多岁的孩子,孩子又到了该娶妻的岁数了,哪都用钱,你怎么就不知道过日子,玩心不退呢?晚上该睡不睡,早上该起不起。可他玩还是玩。后来见说劝不行,我就强制把电闸拉了,断电。结果适得其反,没能制止他,反而我俩的矛盾、间隔越来越严重,我气恨、委屈、不平。也知道这个状态不对,自己是个修炼人,得看自己、修自己、得忍。

记的在《明慧周刊》的交流文章里,同修谈到去怨恨心时说:“锁住了别人,锈住了自心,打开心锁,让阳光照進。”对我触动很大,反观自己:证实自我、争斗心、牢骚满腹、不让人说的心、一说就炸。哦,原来丈夫就是我的一面镜子呀。去掉那些个不好的心,一说就炸的心。再想想,以前他不这样啊,虽然懒了些,贪玩些,还是说理的呀。可现在为什么这样了?我突然意识到,我曾经有过那一念:“你看你的性格随你爸,老实,仁义,可你现在怎么变的跟你妈似的了呢?横竖不讲理,家里什么活都不干,还尽找事。”我赶快发正念解体那一念,那不是真我,真我是善良的。

从迷茫到麻木,到无可奈何的消极承受,为什么总是反反复复呢?陷在丈夫的种种表现当中出不来了呢?在放下了自己的执着和向内找到自身的问题之后,我想,一是法理不清;二是不是邪恶就是在利用我的善来钻我思想的空子呢?

师父讲:“大法弟子在正法中与过去的个人修炼是不同的。在面对无理的伤害、在面对对大法的迫害、在面对强加给我们的不公时,是不能象以往个人修炼那样对待、一概的接受,因为大法弟子目前处在正法时期。”[1]“再要是没完没了下去,如果不是心性或行为存在其它问题,一定是邪恶的魔在钻你们放任了的空子。修炼的人毕竟不是常人,那么本性的一面为什么不正法呢?”[2]

当我在法理上明白了,好人不能和好欺负的人等同起来,邪恶就是在利用我的善来钻我思想的空子。基点摆对了,当我在面对丈夫对我的无理伤害和不公时,我敢于面对。再和丈夫说些事情,讲些道理的时候,他态度好多了。

有一天,我娘家二嫂病了,我去看她,回来后他就跟我大喊。我很严肃的问他:“你这是跟我呢还是跟二嫂,二嫂病了我去看看都不行吗?怎么不讲理呢?”然后,我又平和的说:“你看你爸妈,这些年对我不好,孙子也不管看,到老了,你妈病了躺在床上四个多月,我不是该怎么伺候就怎么伺候吗?不和他们计较,不就是因为我修炼法轮功吗?我也有做不好的时候,有人心和你嚷嚷,是我不对。我用大法归正我自己,找自己的不足。”丈夫有点不好意思说:“我哪跟你嚷嚷了,我是嫌和你二哥说话他带搭不理的。”

有一天,同修大姨跟我说:“今天我想到师父讲的关于山上孩子的状态反映出家里大人的状态这段法理,你看看你家里人那样,你还是看看自己吧。”我说:“我也不知道自己到底哪还拧着劲儿,我也很着急。”

我想,真得好好再想想了,这时脑子里打進这么一念:“这个社会就是一个大染缸,十恶俱全,人能不被污染吗?再说了,他又不修炼,丈夫玩游戏、手机微信等很正常。”一下子意识到,这才是根子上的问题。

这些不都是旧势力操控中共恶党把这个人,这个社会变成这样的吗?这些变异了的“观念”给我的感觉就是“他这个人就是这样,很正常”。首先这一念我要了,我没有分清这个观念,是旧势力在他背后捣乱。旧势力也在钻我善的思想空子,我修大法了,是个好人,不和他一般见识。从而让我在旧势力安排的当中修,一味的忍、修心、找不足。所以旧势力再利用丈夫的不足加重加强,使他变的不讲理,变的不可理喻,制造矛盾,制造间隔,使夫妻不和,修的很苦很累,从而影响做好三件事,阻碍救度众生。这才是它们真正的目地。想到这些,我的心一下子开了。

师父讲:“那么也就是说真正污染我的、给我制造麻烦的、造成正法困难的、迫害大法弟子的,并不是这里边的这些肮脏的因素本身,却是宇宙生命中的变异了的观念利用了这些因素。这些低层因素是在旧势力的具体作用下所产生的阻力、造成这些个迫害、各种麻烦,这才是真正的污染。所以它们说你跳到粪坑里来能不沾粪吗,那粪不是麻烦与障碍,其实真正的粪正好是它们旧势力与一切强加于正法的生命。所以正法的真正阻力恰恰是它们。”[3]

师父讲的这段法,使我更加明白,能够在这个事中看清旧势力的安排与迫害形式,不再陷在这个事情当中去修。它来了,正好是清除解体它,而不是被动承受。其实旧势力所谓的“考验”是,走过来了,算你行;走不过来呢,既迫害了我,同时也把我丈夫给毁了,就让你在它们安排的魔难中修。从法理上看清后正念清除,旧势力被清除了,心性也提高上来了,这样呢就把这个“不好的事”变成了“好事”。

师父说:“修炼中无论你们遇到好事与不好的事,都是好事,因为那是你们修炼了才出现的。”[4]

大法学会发表《加强发正念》后,我开始重视每天增加发正念,着重清理自身空间场,我又把《发正念要领和全球同步发正念的时间(更新2)》及里边建议的有关师父讲法看了几遍,真正的理解了发正念和发正念的要领了。有了非常明显的变化,学法能看到法理,发正念清醒了。(之前发正念不是走神就是犯困。)自身空间场明显感到干净,一结印、立掌甚至都感觉到被能量包围着。

表现在这个空间就是:八月十九日,天气闷热,丈夫却把油烟机修好了,而且还把灶台擦干净了。由于潮湿,客厅屋顶的墙皮总是一块一块的掉,都好几年了,他也给修好了。

八月二十二日晚上,丈夫问我,看见我的帽子了吗?我说大热天的找帽子干什么?他说没事,就是老没见到,问问。我说,可能是在衣架上吧。我又问,明天那个活还干吗?他说,不干了,玩儿去(指钓鱼)。我随口说了一句,怪不得你找帽子呢。我不说话了,不能被带动,否定旧势力,我在心里正告旧势力,我认清你了,我不会上你当了,我也不会再怨丈夫了。

八月二十三日上午六点,我正在发正念,丈夫的手机响了,朋友找他去钓鱼,我心还是怦一下,我想不能被带动,要坚定正念,然后继续发正念。下午两点,丈夫回来了,我问他:“今天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他笑着对我说:“钓不着鱼还不回来。”

我儿子六月六日去学技术去了,而且也更加懂事了。还有我发现丈夫自从儿子走了以后,只是偶尔的玩过几次游戏。

八月二十六日,同修到我家来和我说,我刚好到你家胡同口时,碰上你们家老爷子要下地。他说:“我回去给你开门吧,省得你叫门了,你们学大法,我也受益了,我愿意为你们服务。”说完我们都开心地笑了。

就这样,当我跳出来,不再陷在“事”的当中去修,看清旧势力的安排与迫害形式,环境就这样一下子转变过来了。
个人层次所悟,不足之处,请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正法与修炼〉
[2]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道法〉
[3]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三》〈二零零三年美中法会讲法〉
[4]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三》〈芝加哥法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