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悟“心要正”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十二月七日】我平时只要不看法时,无论做事、走路都会自然想真、善、忍的意义。正法修炼越来越紧迫,小组同修努力做好三件事。比学比修中,能否看清自己,修炼精進如初,遇事时尽量用忍,抑制自己不好的思想念头,用善提高自己的心性,用真对待自己的一思一念,修出自己纯正的善念,也就感受到了法无所不能,感受到师父的点化与提高心性的表现。

去年小组开法会前,碰到同修甲,对我说她心态不稳,自己悟到要出去讲真相救人,不能让邪恶干扰。短短几句话,看到她很情绪化,我就提出邀请她到我那里参加法会,她答应和我一起去我家先看一下,由于急于要去讲真相而不愿被耽误,就很快要离开。我看她心不稳,就劝她:“开法会是师父给我们留下的形式,也是比学比修互相提高的机会,今天碰到你不是偶然的,这是师父把你引来的。开完法会心态稳定了再去讲真相,发挥得更好。”她却执意讲真相能改变她目前被思想业严重干扰而出现的不稳状态。

不久就听说她在讲真相的时候被绑架、被迫害。从看守所拘留十五天通知家人去接她时,表现情绪还是很激动,不理智,以至邪恶钻空子再次将她转入洗脑班迫害。

一天我在一位过病业关的同修家,帮助发正念,同修妻子见到我后很疑惑的问我:你没事吧?我感觉此话不对味,就问什么意思。她说我已被那位同修甲出卖了。问我:怎么不回避一下?这时师父的法打進我脑中:“一个心不动,能制万动。”[1]回避就上了邪恶的当。我坚定的对她说:“师父看护,我不动,谁都动不了我。”

听到此事,我不急不怒不恨,忍住了;我不仅没有对她生怨,反倒主动严格要求自己,多帮她发正念,用修炼人修出的善来善解,破除旧势力对我们安排的间隔;无论她对我产生的好和不好的因素,我都用纯正的心对待同修。

向内找是师父给我们的法宝。我马上意识到,近阶段由于新找的工作,一报到就上班,没来得及安排做真相资料等事情,造成晚上通宵加夜班不睡觉,第二天早上直接上班,就开始出现炼功学法打瞌睡。由于懈怠、正念不强才会遇到此事。所以,我要先清除自身空间场的杂念,再清除甲同修空间场(洗脑班黑窝对她造成的阴影)的干扰。不承认邪恶陷害我和她做好三件事的阻碍因素,全盘否定负面思维的干扰,那就是解体旧势力的邪恶干扰。理智、智慧的配合、做好证实法项目。不惊不怕,保持纯正的正念,想到正法该做的事就做,一切干扰正法的魔彻底解体。

同修们看到我不被所动,也认同,同时也加强帮我发正念。邪恶迫害的假相消失了。我每天上班、学法、做证实法项目,加强发正念,该做什么做什么,一切井然有序。

这天下班早一点,我就安排讲真相。感觉自己空间场有个怪物强烈刺痛我,头一晕一晕的,走到家附近的小摊前,想讲真相,可站不稳,就准备离开,心想:说好要讲真相,这是怎么啦?突然思想中冒出一念:要讲。同时,感觉一股力量贯通我全身,站稳,走向摊贩,选购,老板快速靠近我,介绍着商品,同时看着我,赞赏我的脸色:好好看,皮肤细嫩。我便借机给他讲三退保平安。她很惊讶大法给我带来的身体健康的形象,我又告诉老板娘,说我双腿骨癌,要锯腿,炼功一周后全好了,近视眼半年后恢复六百度,血液病也好了,好多病症在修炼法轮功后都好了。并解释了人在迷中会造业等祛病健身的原理。老板娘若有所悟的笑着说:好,同意退团、队,给真相资料也接了,并友好的说:下次再来。

同修甲回来后,仍然处在被思想业干扰的状态中,也在大量学法和努力排除干扰。小组同修为了帮助她尽快消除负面思维干扰,就组织一次封闭一周学法。

同修甲经过了一段调整,提高了心性,又开始了出门讲真相,每天劝退人数高达几十人,再次堂堂正正走在师父安排救人的路上。

我悟到:对同修的出卖没有产生负面的思想,而且还为她发正念,加上我们两个小组整体正念配合,否定了迫害,也否定了旧势力在同修间制造间隔的企图。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去掉最后的执著〉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