抵制张春兰、贺连菊、胡秀芬等人在学员中集资乱法行为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九月二十八日】中共迫害法轮功之后,山东省潍坊市的张春兰、郝连菊、胡秀芬、陶运中等在怕心、贪婪之心等各种人心的驱使下,自二零零三年开始乱法,排斥明慧网,打着帮助大纪元、新唐人以及后来帮助神韵的幌子,不断在潍坊城区及潍坊市的临朐、坊子、昌邑、安丘等地大法学员中骗取钱财,胡说什么“现在不用学法了,也不用发正念了”,并阻挡学员讲真相救人;他们不听大法学员的规劝,无视明慧网对他们的正告,乱法行为长达十几年之久,在潍坊当地及周边地区造成了很坏的影响及负面效果。

邪悟者:张春兰
邪悟者:张春兰

张春兰,女,六十多岁,原山东省潍坊柴油机厂职工。家庭住址:山东省潍坊市奎文区原松鹤园小区(现改为涨面河小区)八号楼三单元301室。

郝连菊,女,六十多岁,工作单位为山东省昌潍农校、(现改为潍坊职业学院),家庭住址:山东省潍坊市奎文区东风东街与新华路交差路口向东路北华银小区6号楼一单元401室。

胡秀芬,五十多岁,家住;胜利大街、公安巷南头中医院宿舍、二号楼、一单元301。

胡xx,(胡秀芬的姐姐)原与郝连菊同住华银小区,现已搬家。

陶运中,男,50多岁,山东省青岛平度市九店,在崔家集女儿家住,陶夫妇原先开婚纱摄影。

吴大军,男,原潍坊昌邑市北孟乡退休教员,九九年七二零前曾昌邑市北孟乡辅导站站长,现已离世。

二零零三年,昌邑市北孟乡的吴大军,在村中挂满了大法真相横幅,第二天派出所抓了村里的大法弟子。吴大军和张春兰与来到潍坊的陶运中,以此为由,到处在学员中散布:“以后不能发真相材料了,不能挂真相横幅了,也不用发正念了,用意念一想什么都解决了,贴挂真相资料、横幅等,就会把邪恶引来了。”用这些邪说来迷惑怕心重的学员。

陶运中以前曾修炼过法轮功。自二零零三年开始,在昌邑大谈其所谓的“功能”,用“天目”看学员修的有多高;来潍坊城区后,在张春兰家召集一批又一批人散布歪理邪说,谎称什么他是“高度悟”者,是师父身边的护法神,是师父的几大弟子之一。还谎称他妻子修得比他还好,可以随时到美国师父身边;陶运中还胡说什么“他奉师父之命来潍坊‘选择’两百名修的高的”,他这次“选择”即师父讲法中的高层次的“选择”。让学员先向陶报名。陶同时还谎说为大法付出功德无量,付出多少得到多少。把钱交给他,他能到美国向师父给报上名、捐上钱,师父批准了,其人就圆满了。

陶运中还散布邪悟之理:“潍坊为什么这么多同修被抓、被迫害死呀?原因就是出去讲真相、劝三退。”他要大家在家看书修自己。陶自心生魔后胡言乱语,符合了张春兰、郝连菊等人的怕心和各种贪欲心,他们串通一起大肆宣传他们的邪说。不知羞耻的声称把大法弟子视为她们要救度的众生。只要不给他们钱,就说没提高上来,只要交了钱就说悟性上来了。

针对她们的乱法言行,潍坊大法弟子除了制止她们外,不断给明慧编辑部明慧网写信反映此事,二零零六年八月七日明慧网刊登了一篇题为《不要做神最看不起的生命》的文章,文中直接点名曝光吴大军、陶运中的乱法言行,张春兰虽未点名,但以“张某某”曝光了其乱法行径。但是,张春兰、陶运中等人拿师父的慈悲开玩笑,视明慧网的忠告为儿戏,依旧实施乱法行径。

一、不断变换花招骗钱

她们不断变换说词,变换花招,诱惑欺骗那些法理不明,学法不深。她们先以帮助大纪元、新唐人为名骗取钱财。近几年又打着“助神韵就是助师正法”;“为山上的孩子捐钱为名”的幌子骗钱。堂而皇之地说什么“神韵是师父亲自办的救人项目,助神韵就是助师正法。为什么师父很多次都提神韵?自己悟一悟吧。”她们让学员把执着钱财的心都放下,什么都要放下,“付出多少得到多少,付出多建立威德就大,就能圆满。”并说有一同修的儿子在神韵,通过同修的儿子,把钱交给了师父。

张春兰、贺连菊经常到昌邑市五里村邪悟者姜淑英家、昌邑市围子镇马建华家聚集,联络集资,还有少部分跟随者。涉及面广,骗取钱财上至几千,少则几百不等。

二零一五年前至今,胡秀芬和郝连菊,在一老年同修那里骗取救度众生的钱至少三次,都是大法弟子付出的做资料的钱。此同修现已认识到给她们钱不符合法。有同修警告胡秀芬,胡秀芬反而说:还说给我们曝光,怎么网上没曝光?还是我们做对了。

她们口口声声说助师正法,神韵是师父亲自办的项目,还不赶紧拿点?骗取钱财后,让同修修口,不要付出了再对别人显示。有的不听她们的邪说,她们就说:你们没修到这个层次,修到这个层次你们就知道了。胡秀芬一趟一趟跑到不拿钱的同修家里说,哪怕拿一元钱也行,只要入上就行。

有同修被骗后,知道上当了,又去问她们要钱,被张春兰赶出家门并谎称“钱已经给了师父,要钱问师父要去。”

吴大军死后,吴大军的儿子向张春兰索要交给她的钱,张春兰又说给了平度的陶运中。还有去要钱的张又说,好马不吃回头草,交了钱哪有再要回去的?

二、阻止同修学法、发正念

二零一四年十月底,在一学法小组中,胡秀芬打断了同修们的学法,说“都什么时候了,你们还在弄这个?(指学法),现在不用学法了,也不用发正念了,你们看一看师父的《二十年讲法》吧。”从师父讲法中断章取义为自己的邪悟找借口。

三、误导学员不要主动讲真相

她们还误导学员,不用讲真相了,为什么这么多同修被抓、被迫害死呀?为什么请律师反而判的更重?自己悟一悟吧,还幸灾乐祸的说:我们怎么没被抓?是我们走对了。要大家在家看书修自己,不用主动去找人讲,随缘讲。其实她们根本不讲真相,

四、抵触明慧网

她们抵触明慧网,说明慧网也是同修交流的,并说讲真相是低层次做的。

五、乱法言行渐趋隐蔽、狡猾

现在她们变得更加隐蔽、狡猾。开始先试探同修,一看不接受的,就和同修说,要向内找等,打着向内找的幌子,迷惑学员。听着谁从狱中出来了,她们就赶紧去看望,并且还送书给学员。特别对那些有困难、法理不清及出现病业状态的学员,一起学法、交流,同时让同修自愿付出现金,并说自己每月从工资付出一半,助神韵或山上的孩子(被营救出的孤儿)。诱骗学员多次把钱给她们至几万,周刊和新讲法出来就赶紧给学员送去。对学员被迫害情况经常询问,如果有的学员一时走不出病业假相,她们就说:“像你这种情况,上边说了,可以吃中药”。甚至有的学员对她们还很感激。

张春兰、郝莲菊一伙,除郝莲菊外,家里的成员没有反对大法的,去了也很欢迎,同修和她们交流,有时不火、也不急。对学法不深的同修造成很大迷惑,甚至还有少部分被迷惑的学员,为张春兰一伙辩解、并替她们四处找人骗钱。

以上一部分她们的骗术被很多同修识破并抵制,她们不但不悔改,并断章取义和歪曲大法,实则他们早已不相信大法了,为了能骗到钱,变换多种花样。甚至有时对好言相劝的同修恶语威胁。

我们作为正法时期大法弟子,都在尽量把每一分钱用于讲清真相、救度世人上;很多学员在反迫害中,基本生活都面临很大困难还在省吃俭用、尽量多做救度世人的事。而把钱给了张春兰她们这些违背大法要求、违背师父教诲乱法集资骗钱者,结果会是什么?

那些至今还在给张春兰她们钱,甚至替她们四处找人交钱的学员,赶快清醒吧,虽然付出省吃俭用的很多钱财,实则是在人心执着的带动下,干着让邪恶乱法烂鬼高兴的事。希望在其中推波助澜的学员立即清醒,不要再给自己、给当地造成干扰和损失。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