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明慧编辑部文章《出发点》有感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五月六日】《明慧周刊》第684期,明慧编辑部发表了《出发点》这篇文章,文章明确指出了在我们大法学员内部又出现了乱法现象。紧接着在《明慧周刊》685—688期里,都有对关于《出发点》这篇文章的交流。各自都谈了在现阶段自身存在的和身边同修存在的或是本地区还存在的一些乱法现象。

现在把我们地区在一、两年前发生的两件乱法现象写出来与同修交流。过去的事情为什么还要搬出来呢?因为它没有从根本上得到解决,所以它还存在着今后乱法的隐患。

首先谈一下造成乱法现象不断出现的根本原因。

一、不重视学法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相继发表了《证实什么》、《显示心不去危险深》、《传看假经文就是乱法》和师父的评语。在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五月四日明慧编辑部又发表了《演讲乱法》。在短短的两个月时间里,师父连续发表了三篇关于乱法现象的评语,明慧编辑部发表两篇文章,这说明在那时我们大法学员内部存在的乱法现象已经很严重了。在这关键时刻,师父为我们讲了法,及时抑制了一些乱法现象。明慧编辑部的两篇文章也提醒大家学好师父为我们大法弟子写的《猛击一掌》、《永远记住》、《修者忌》、《法定》、《惊醒》几篇经文,要求我们最好能背下来对照自己。在那时我们有一些学员没有重视。平时学法基础也没有打好,又没及时听师父的话,把师父针对相关乱法方面的法背下来或学懂学透,所以才造成乱法现象的频频出现。

心中有法才能象孙悟空一样有一双识别乱法现象的慧眼;心中有法是抵制乱法现象侵蚀的根本保障;心中有法是杜绝今后乱法现象发生的根本保障。

二、不重视明慧编辑部通告和法轮大法学会通知

还有一部份同修把明慧编辑部的通告或法轮大法学会通知,都当作了普通的一篇交流文章,看完后就过去了,没有认真对待明慧编辑部提出的一些现象和要求,好像与自己没有关系似的。

乱法现象之一:演讲乱法。

在明慧编辑部文章《演讲乱法》中,提到了一些演讲乱法现象的地区,我们地区的名字排在了首位。

事后我发现我们地区的一部份同修,没有严肃对待发生在我们身边的这一祸乱法的事。因为这不是一个人乱法的问题,如果在这个问题上我们法理清楚,我们谁也不捧他,谁也不给他提供市场,这种乱法现象也不会在我们地区维持几年的时间。所以过去那些曾经参与邀请的,参与接待的是不是也在间接的乱法呢?师父指出:“特别是负责接待和邀请干这些事的负责人,你们很可能给大法弟子造成一定的无形的伤害,是不配再做大法弟子的负责人的。”[1]可是在我们地区过去无论是参与过没参与过此事的一部份同修,都没有用法对照自己,找到在这次乱法中我们每个人都充当了一个什么角色,都起到了什么作用,吸取教训,今后避免再有乱法现象的发生。相反,大部份同修把责任都推到那个演讲者一个人身上,就算平息了这件乱法之事。我们整体没有通过这件事在法中提高上来,接着又出现了第二次乱法现象。

乱法现象之二:录音卡

这个东西是从二零一二年冬天在我们地区开始流传的。它就是一个小收音机里边放一个内存卡。当时买一个需70—80元钱左右,因为它使用很方便,价钱也不贵,所以很快就大面积的传开了。二零一三年夏天我想买一个炼功用,经过几个同修帮忙到我手后,我发现这个东西有问题。那时我正在按照明慧编辑部要求背师父的那几篇经文。对照师父的有关讲法我认为这个东西就是乱法的东西。我觉得问题很严重,因为这个东西在我们周边地区正在大量使用和扩散流传着。当时我与几个同修交流,指出这是乱法现象时,他们都不认可,认为我是小题大做。在这个问题上我与同修从法理上交流不通。为了对法负责,我写了一篇文章指出身边发生的一些乱法现象,叫同修发到明慧网上,时间大约在二零一三年八月份左右。

我在文章中提到,任何文章和资料都不配和师父的法放在一张内存卡里。当时我设想了一下,如果把师父的讲法和大法弟子甚至是常人写的东西放在一本书里,我们一眼就能识破是乱法,现在这个电子产品很能迷惑人。

这个乱法现象能在大陆多个地区大面积立足整整两年时间,说明我们很多人偏离大法已经非常严重了。一直到师父讲法《二零一四年旧金山法会讲法》发表后,师父在讲法中讲到:“干扰大法弟子修炼的方式是以多种多样形式出现的。最乱的时候哪,迫害严重的时候,什么都来。看似正面的,其实是在干扰。”[2]师父的法都讲明了。可悲的是还有一部份同修,学完师父的讲法后,还在找理由,找借口说师父指的不是我们这种情况。二零一四年十一月六日明慧编辑部为此又发表“通告”,把每件乱法的具体表现列举出来,一些同修才认识到在不知不觉中走進了乱法的队伍里。师父告诉我们:“乱法有多种形式,其中以内部弟子无意的破坏最不易觉察,释教的末法就是这样开始的,教训是深刻的。”[3]

第二次乱法现象过去后,我发现还有一部份同修没看懂明慧编辑部的“通告”要求。通告中讲到:“这些乱法的东西如果不及时彻底销毁,久而久之,后来的人就会分不清哪些是李洪志师父的法;参与者的破坏作用起完后,自身也难免遭旧势力毒手。”在这里我善意提醒同修一下,把我们以前手里保留的东西,按照明慧编辑部“通告”的要求,一样一样的对照检查,是凡不符合法的,全部马上彻底销毁。师父说:“什么是维护大法,这就是一次最彻底的维护大法,是衡量弟子能不能按着我说的做和是不是我弟子!我再告诉大家,释迦牟尼佛讲的法就是被这样破坏的,这是历史的教训。”[4]

通过这件事情,我们大家都要好好想一想,特别是那些热衷于做事的同修,我们平时经常讲,圆容师父所要的,我们平时东奔西忙,占用了自己宝贵的学法时间,忙来忙去的,回头一看自己所做的事不是圆容师父所要的,而是在乱法,自己还以为是为同修做好事呢。乱法将意味着什么?这可不是一个修炼人精進不精進的问题,作恶者需要自负的!

今天写出这些,一点指责同修的意思都没有,只希望我们大家吸取教训,尽快的提高上来。今后再发生乱法现象,一眼就能识破它,不再卷入其中。不是每件乱法的事,师父和明慧编辑部都给指出来的。所以我们要多学法,不学人,扎扎实实的修炼,遇事不要大帮哄。师父告诫我们:“自我做起维护大法同样永远是大法弟子的责任,因为他是宇宙众生的,其中包括你。”[5]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猛击一掌〉
[2]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四年旧金山法会讲法》
[3]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惊醒〉
[4]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永远记住〉
[5]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法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