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鹊声声叫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二月一日】那是二零零七年冬天,我第一次去李庄时,西边大桐树上飞来许多喜鹊。此前的九月份我被绑架关押一个月,回来后每天发十几次正念;读《转法轮》、抄《洪吟》,背会了近期的三篇师父的新经文;二十天后,我堂堂正正的走出去讲真相救人。

看到喜鹊心情愉快,我觉得这是师父在鼓励我。这时,四个青年并排往南和我走个对面,我没给他们讲真相。现在他们往北又和他们走对面,我停下给他们讲了真相,退了一个团员,有俩个听的很用心。

路西边饭店前站着一个穿风衣的高胖男孩,我推车去给他讲真相,他问我:这么多人你为啥专门给我讲?我说:你善良,也是缘份到了。他很高兴,说自己姓潘。我说:在饭店前边,给你起名潘店退掉团员。他高兴的笑着。这时车上下来个女孩,一问也姓潘,他说是他姐,我用潘云给她退掉了团员。姐弟俩高兴的提着提包往西去了。

这天,我一路去退十五个人,回来也退了十五个人。

赶会的日子

二零零八年春天的一天,我发现南关外十字口往南的村道上人挺多,因为是赶会的日子,我就上了这条路。

开始我和四个女子并排走着,给她们讲了真相;又走几步,给一个路边站着的农民做了三退。

再顺路往南走,俩个人在小铁路南沿站着看我,我刚问话,其中一人说:“我刚才退过了,俺俩一路,你也给他退了吧。”这个人明白真相,对“三退”很重视。

这时我看到从八卦亭村后边过来个妇女,手捂着腰。我问她干啥去?她说腰疼的太厉害了,去北边拿药。我给她讲了我们街上几个病人念“法轮大法好”病都好了。她说入过团员,我说:你看这几棵大桐树花开的多好看,我给你起个名字叫桐花,退掉团员,你再念着“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该去你还去,到医院门口要是不疼了,就不用拿药了。

我往南走一段,从东边村里过来个子不高很结实的老太太,我一和她说话,她说她八十岁了,四个闺女,都没上过学。我说:你要教你的闺女和村里的人念“法轮大法好”。她答应了。这老太太很爱说话,她说:“我念着到县里,再念着回来!”说着就念着“法轮大法好”往北去了。我看她走没多远碰到人,说了两句话,又念着走了。

我又進了往西的小街上。街的门前有几个女子在剥花生,我很自然的就和她们讲上真相了,路南坑上沿坐着的老年人,也有走路的年轻人都听到了真相。再往西走几步,一个搬个凳子的老太太从北边门里拄着凳子来到路中间,一看那样子就是病人。我问她干啥去?她说:“我在床上三个月了,今个想起来了。”我知道是师父安排我来救她的。我教会她念“法轮大法好”,叫她挪到路边上念去了。

我到村西边往北去的田间小路上的桐树下,等着北边三个赶会回来的村民,给他们讲过真相、劝三退。我到了北边麦田路上的小十字口,我刚站在店门口,一个人刚好把门开开了,我买了一瓶矿泉水,给他讲了真相。之后那人就又关住了门。这就是修炼人有师父在管,只要按大法去做,啥都顺利。我正好渴的厉害,把一瓶水也喝光了,站在这空旷的田野村道上,心里有特别愉快的感觉。

往东去的时候,碰到个骑三轮的老先生,车上装着快长成的青麦苗。我下车给他讲真相,他说是党员,几十年了,也不叫参加会了。我说:今天该退掉了,以后灾难来时你就没事了,在这公路上,你说是马村的,就叫马路吧。他虽然有点聋,全听清楚了,说:“在这公路上,给我起名马路,退掉了党员,以后就没事了!”我笑着说:“对、对、对。”

我围着马村转了一圈又来到十字口,往北又到了八挂亭东头,在北角大榆树下,我又劝退了四个赶会回来的老太太,有个高胖的老太太念“法轮大法好”念得特别好,越夸她念得声音越大,她还答应回村教其他人念。

我往北走,碰到俩个妇女,其中一人就是桐花,她说:一路念“法轮大法好”,到医院门口真的腰不疼了,没有拿药。

喜鹊又在窗外叫

二零零八年底,我买了电车,过了年学第三次时,家人就跟不上我了。过几天,我骑着电车一直到了大集上,那天退六十多人,用七个小时。

回到家刚上楼,喜鹊就在窗外叫,到外边厦檐下,西边树上又有喜鹊一阵阵的叫。

现在正是救人的关键时刻,师父一切都铺垫好了,我们只有多救人,才对的起师父,对的起众生,对的起自己!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