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家人理直念正 大法时时保护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一月二十九日】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后,我来到一个县城,因女儿的家也在这个县城,所以女儿给我开了一家批发店。在一次和房东大姐的交谈中,她问我学过什么功?我想了一下说,这个功那个教,都是两天半就不去了。她说她炼法轮功,功法很好,能祛病健身,炼的人很多。

当时,法轮功正处在高压的迫害中,我想(中共)迫害人家,不一定是人家不好,我是“文化大革命”时的学生,在那时,好多德高望重的老师还被批判呢,我早就看清邪党的嘴脸。

大姐听后,给我了一本《转法轮》。拿到书后,晚上,我认真的看书,怎么有光哪,在字的空间,纸都是红的,好奇的我一口气看到了“关于天目的问题”,眼前一片红,书也是红的。停了一下,继续看,好象在一生中寻找的理找到了,不明白的问题得到解答,真是爱不释手。从此走上修炼大法的路,一身的病瞬间就好了,精神起来了,像变了一个人。

我不再只关注自己和自己的生活,而是把他人,尤其不明真相的众生放在自己的心里,想着怎么才能让他们有一个美好的未来。大法师父也在各种环境中保护着弟子。下面是我亲身经历的两件事。

有惊无险

一次,娘家小弟盖房,上楼板。在农村上楼板,要请客。当天晚上我回到了娘家,我想这是一个救度众生的好机会。我背着一包真相资料,叫侄女和我一起出去发。发的很顺利,因侄女路熟,发了一个大队,八个小队。

第二天,楼板上人很多,来的客和帮忙的,有百十号人,在外边干活的人在忙。有闲人在场念大法真相资料,他念邪党活摘器官,大家都很震惊,怎么有这样的事?太邪了,做这样的事不得好死。炼大法的是一群什么人,大家说他们都是学真善忍的,是一群无私无我的好人,怎么这样害人,天理不容。没有拿到真相的,就在念的人手中要。就这样,在外边人传人,我在家中给客人倒茶,借机会讲真相

那天晚上,我没有回家,住在娘家,因前天晚上步行发十几里路的资料,又累了一天,按理说早上起不来的。四点多,好象听到有人说:快走吧,别睡了,要出事。我悟到是师尊在点悟,让我走。不到五点,刚到路上,就来车,就这样有惊无险的在师尊的呵护下回到家。

亲人理直气壮

回来后,听家人说好险呀,你刚走警车就包围了全大队每个村,他们调用了全县的警察疯狂的查每一户的人,也叫开了我小弟的门。因回家时,常给父亲讲真相,父亲也经常看资料,家人都做了三退,很认同大法。当时父亲说,大家别怕,我对付。

警察查家中来的客人,母亲说,家里的客人很多,还都要给警察汇报不成。他们问,那你女儿回来没有?母亲说:回来了,但她很忙,没停,走了。听说昨天还在家,警察说。母亲说:她的家,她想来就来,想走就走,你们问啥哪?!

父亲一看来了十几个警察,心里有点生闷气,喊道:你们要脸不要脸?早上还没起来,就叫门,别人不知道,还当我们家犯了什么事,来了这么多人渣,滚,快滚吧。侄子说,我爷我奶年纪大了,别气坏他们,快走吧。警察没办法走了,因父母家人保护大法弟子,种下了福因。

二弟家的福报

就在这一年的十月份,家中的二弟出事了,二弟驾三摩车批发梨枣,不小心掉在果园一个用树枝盖的枯井里。因枯井很深,救上来时,右腿粉碎性骨折。医院经过大夫会诊,决定截肢,弟媳放声大哭。我说别哭,咱还没有同意,家人还没有签字。

因他们经常看大法真相资料,认同大法,做了三退,现在只有大法能救二弟。我在二弟的耳边说,我知道你很疼,快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快念别停。念着念着,二弟无血的脸上有了红润,家人和亲戚求着大夫,有一线的希望都别截肢。

手术开始,手术外的兄弟三人和亲戚在门外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我说默默的念,别出声,只要能救人,我们就大声念,我求师尊奇迹出现,对师父的句句字字深信不疑。

手术做了一个小时四十分钟,大夫出来,高兴的说:奇迹奇迹,成功了。弟媳跪在地上,双手合十,谢谢师尊,谢谢大法。二弟的右腿保住了,医生在二弟的腰上取了骨头,接在了腿上,众多人和医院的医生见证了这一奇迹。最后,医院把二弟照的X光片留在医院,做医科教材,大夫用它写论文,弟媳说,这都是因为大法的神奇。二弟逢人就说,他的右腿是大法师父给的,他们一家人从此走進了大法修炼。

母亲得救了

在二弟出事时,我的母亲承受不了压力,突发了心绞疼,来的很猛,疼得腰直不起来,给我打来电话。我把她接到县城,在医院,经过检查,医生告诉我说,病很重,时时都有生命危险。

当时是十月,脑发病的盛季,楼道都没有床位,我和医生商量,家离医院很近,大夫同意在家挂针,有床位马上来。医院的大夫来挂针,第一天挂,不敢怠慢,一刻也没离开她身边。我给母亲放着老师的讲法。

到第二天,大夫给母亲挂上针,送走大夫后,给母亲做一点好吃的。吃的还没做好,母亲叫着我的名字,我赶紧来到她床前,问是不是讲法声大,还是你难受?她说:不是,妈没有睡着,意识很清醒。她接着对我说,看见一个又高又大的男子,穿着一身蓝西装白衬衣,很干净,对着妈妈笑,地上有一个花一样的盆(可能是莲花),很好看。他指着我的嘴,很快拿出来一个大拇指大的带血的牙放在了我的右手上,张开手,让我看东西呢,他从我手里拿走,又放在盆里,不见了。

母亲的右手上留下一点血丝,当时我高兴的跪拜在地上,流着眼泪,拜谢师尊。我说:妈呀妈呀,你太有福气了,师尊能亲手给你取病根,消了您生生世世造下的业债,把您从地狱中捞起洗净,是你和爸善待大法、保护大法弟子得来的福报,真是用尽人间的语言也难以表达对师尊的感恩啊。

从此以后,妈妈的身体很好,快80岁了,见人就说,她的命是师尊给的,看见谁家墙上挂着红魔的像,她就劝把像烧了,见人就说大法好,天天听着老师的讲法。她的老姐妹中的人都认同大法,要是我讲真相,她也会帮忙,说:退吧,那又不能当饭吃,还会带来灾难,退了又能保命,保平安,还得福报。她就讲得福报的事。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