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师父在一起的日子(五)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十一月六日】(接前文

北京来电话,说有法国人从国外专程来中国要求见师父。师父说:“我知道他们是来给孩子治病的,告诉他们去找别的气功师吧!”电话又来了,说务必要见,并已准备出发了。师父听完汇报,说了一声:“来就来吧,有缘来就见见吧!”

我领着一行四人,包括两位法国人、两位中国人到了宾馆,在师父的房间安排见面。因设备简陋,在屋里只好请他们坐在床上,我和老学员站在门边。

“说说吧,什么事?”

翻译首先介绍两位的身份。这是父子俩,犹太人,入籍法国,有大集团的产业。

那父亲先开口:“我们是犹太人,我们知道当今的人类非常危险,有末劫之灾。我们的神告诉我们,只有一位中国人能救人类、能救法国人、能救犹太人。我们考察了很久,我们知道那就是您——中国的气功大师李洪志先生,于是我们来求见您!”他单刀直入,讲出来这样一番话。

“我们的神让我们来请您去法国,去救救欧洲吧!”他接着说,“您去法国的一切手续、费用我们全权负责。”那祈求的语气和表情让我好感动。

“你知道你们几个人在做一件什么事情吗?功德无量啊!”师父很亲切,“还有其它的事也说说吧!”

那年轻的法国人接着话题讲述起来。原来他有个七、八岁的儿子,天生大脑迟钝,不会说话,不能自由行动,流口水,在多少个国家到处求医无果,希望老师救治。

“把他的照片给我看看,”师父说。

“我们没带照片,但有录像带。”

我立即跑到服务台,结果因为宾馆档次不高,没有录像机可借用。

师父说;“不要紧,你们现在开始想孩子的样子。”过了一会,又说:“想的再清楚一些。”

就只见师父用双手在床前画了一个人形,眼睛盯着看了一会。接着用手在人形的脑部向外扯拉起来,好象在抽着病丝似的,一连扯拉几次,然后双手合上,拿起桌上的茶杯,打开盖,把手里捂的东西放進去,然后把盖子盖上。师父又用手在人形上从头到脚的拍打了三次,之后师父定定的看着,说;“我看是好了,那边应该在这个时间段有反应,你们去打个电话问问。”我又赶忙跑去服务台,结果这家宾馆竟然没有开通国际长途。

“不要紧,我们回宾馆再打,再说现在巴黎是早晨四点多,太早了点。”

他们要离去了,师父说:“来,我让你们体验一下法轮,你们把手伸出来。”师父凌空向着他们的方向用右手画了圈圈。过了大约十分钟,师父问有没有感觉。那位父亲说一股力量从手心涌進身体,非常强烈,而且很热。问起儿子,他说:我全身震动,力量很大,手最厉害,都十五分钟了还放不下来。”

过了三个小时,在家里我接到翻译的电话。他哽咽着说:“刚刚给法国去了电话,他太太便说:‘你怎么才来电话?四点多钟时,我突然被一种强大的力量震醒,房间里非常光亮。我想到是不是我家先生找到了中国的那位气功大师,他给发功了。孩子怎么样了?’我马上跑到孩子的房间,一進门看见孩子在床上坐起来,见我進来,就开口问道:‘妈妈,我怎么啦?’发音清楚准确,从来没有过的事。他太太抱起孩子激动的痛哭失声。她一直等候着他来电话。她在电话的那头哭,她先生在这头哭,孩子的爷爷也哭,连我们俩站在旁边也跟着流泪。太让人感动了!李老师太伟大啦,太伟大啦!”听到这里,我的泪水也禁不住的滚滚流下。

“他们想晚上同李老师见见面,急着明天就想赶回法国。”他又说。

今晚是第一堂课,机车车辆厂礼堂满席可容纳两千七百人。听说李老师第二次来办班,人们蜂拥而至,没办法只好又加了一些站票,控制在三千人。

晚上开课前我对师父讲述了过程,我说:“等一会我到台上把这事讲讲,这可是遥隔万里呀!”我激动的手舞足蹈。师父身边的工作人员说:“别去讲,师父不看病的。”“不,这不是看病不看病的问题,这是师父的功能展现,万里之遥呀!”

课前我登上讲台,把这事讲出来,当然神让他们来找师父的事是说不得的。学员们听后热烈鼓掌。我看看师父,师父竟然表情自然,毫不激动,仿佛是平常事一件。师父的伟大使我更心悦诚服。

晚上,我安排了一家饭店,请法国一行四人同师父一起就餐。听他们讲了打电话的过程,自然又是一番感谢和激动。边吃边谈,又一次敲定了请师父去法国的事,席间我用相机照了几张相。

照片洗出来,只见墙面上有许多我看不清的影像。师父说:“来了许多神,他们的犹太神也来了。你知道犹太神是谁吗?就是你知道的诺查丹马斯。四百多年前的诺氏预言兑现了百分之九十九,他就是来告诫人们会有大劫难,所以他最后的那个人类毁灭的预言,人们就会相信。这个灾难定下来是真有的,但我来传法,就不能按原来的安排走,我会给变的。那个大劫难不会存在了,但坏人会被清理的,人死的太多了,相当可怕的。”

如此重大天机师父告诉了我,我真有点受宠若惊。

二期班师父宣布成立辅导站,鼓励大家一定要好好学法炼功,一定要修心性,一定要圆满功成。

陪师父去旅顺。在船上师父迎着海风,遥望大海,同海军学员说着话。大连的军人学员好多好多,陆海空三军的全有。他们修的都特别好。师父曾对我说很喜欢这些军人,他们的执著心比较少,悟性也高。

在黄渤海分界线师父可高兴了,可能又是空里的海里的都来了吧,我虽看不见但能感受到师父的愉快情绪。师父的右手托在半空中,说:“看,我手里!”事后天目好的旅顺的辅导员告诉我师父手里托了无数的大佛,还有许多许多……。

回来看录像,天哪!军舰的周围、天空中全是法轮,大大小小,一望无际。还有书籍形像布满整个天空,有合着的,还有打开的,这还能是什么呢?当然就是师父的大法书啦。看录像的学员都看呆了,太了不起啦!一定要跟着师父走到底!

(全文结束)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