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研工作者:亲身见证师尊神迹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八月二十九日】我一辈子从事科学技术研究工作。自小接受“无神论”教育,大学毕业后又受到严格的“实证科学”训练。所以,在以后的几十年工作中,一直走着被认为是所谓最“科学”“正确”的道路,还自以为是彻底的“唯物主义”者。

但是,老伴的一场疾病魔难与康复历程,对我产生了巨大的冲击和震动,那就是:一九九四年三月二十七日,师尊亲自为我老伴调整身体所发生的神迹,使我真切的感受到法轮大法才是真正“超常的科学”[1],从而彻底使我改变了对科学和人生道路的认识——确认法轮佛法是最高的科学。自此,我走上了法轮大法修炼之路。

病魔缠身 经历魔难

事情得从老伴说起。我俩都是科技人员,快退休的前几年,平静的生活发生了突变——她病了。先被错诊为脑血栓,几年间多次住院,最后才确诊为颈椎管严重狭窄。经过七个多小时的减压大手术,却因多种后遗症致使病情反复,而且越来越重。尽管请了主刀的主任医师及其他中西医专家上门诊治、按摩、理疗……但这一切均毫无效果。

在手术前,老伴曾经也参加过一些气功班,由很有“名”的大气功师“灌顶”,仍因无效而不得不接受既痛苦又有极大风险的手术治疗。然而,手术两年多后反而卧床不起,肌肉逐渐萎缩,四肢无力,还不时浑身直冒虚汗。由于只能整天躺着,备受煎熬,几乎就像个“瘫痪”。

在此期间,我既要上班又要伺候病人,搞得疲惫不堪,一天也不能远离,因而一些重大学术会议及在南方的大、中学母校百年校庆也都不能去参加。如果工作中碰到非得出差不可时,就得事先请人护理,还得“速去速回”。

闻寻大法 深切期盼

正当我们陷入走投无路之际,据传法轮功祛病健身有奇效。还听说大法师尊马上要来大连办传功讲法学习班,我们就很想参加。

此时一位刚参加完天津法轮功学习班的同事,及时给我们送来了《法轮功》书及十六盘师尊现场讲课录音带。当晚深夜我就如饥似渴的把《法轮功》一书拜读了一遍,真有相见恨晚的感触。因为我自幼就对宇宙起源、生命起源等诸多问题感兴趣,所以经常阅读一些《科学画报》、《飞碟探索》等许多这方面知识的杂志。然而我所要寻求的问题它们均讲不清楚,但是在《法轮功》这本书中却有精辟的论述,使我耳目一新,大开眼界,感觉到这功法太好了!因此从内心产生出一股迫切想要参加这期学习班的愿望。

另外,我单位的几位气功爱好者,也为我们提前买好了票,并鼓励我老伴:“可能奇迹就会在你身上出现!”

紧紧握住师尊的手

我们日夜期盼的开班日子——一九九四年三月二十七日终于到了。我将穿着皮大衣,围着长围巾,盖着大毛毯的老伴,背進了外语学院礼堂左前排前面安排好的躺椅上,安静的等待着开课。突然,先后有工作人员和市气功协会负责人来要我们退票离场,还说:“这位气功师能量太大,功力太强,病号会出现危险的!”我当时一下就急了,在此紧急时刻,我不顾一切的跳上讲台,到后台去找师尊说明情况。我第一眼看到慈眉善目的师尊,和书上的照片一样,抑制不住内心的兴奋,恭恭敬敬的走到师尊面前问道:“您是气功师李洪志老师吗?”师尊答道:“我就是。”这时,我上前握住了师尊的手并简短的介绍了老伴的情况。师尊说:“我不治病。”我马上急切的说:“老师,我们不是来治病的!……在半个月前我们就开始看您的书,听您的讲课录音了,知道您办班不收重病号的理。但她一不患精神病,二不瘫痪,能够坚持学习。我们是来学法轮功的!”

师尊使我们成为世界上最幸福的人

师尊听后微笑的点着头说道:“这个学员还有点悟性!让我去看看。”“啊!老师叫我们学员了——老师收我们作学员了!”

没想到师尊的“看看”,竟是直接为老伴清理起身体来了。这才使我恍然大悟,原来师尊是为了使真正要来学功的人,能有健康的身体可以進行大法修炼而清理身体的。清理过程中,只见师尊在老伴头顶及后脖上拍了几掌,然后又开始清理双肩和双腿。眼看着师尊的手从身体的双侧大约十公分处划动,到脚跟处收拢成拳头,似乎是把捏在手心中的什么东西往地下深处重重摔去。这整个过程前后不到两分多钟,师尊说:“好了!你走走看。”老伴在台前走了两圈后,师尊又告诉说:“没病啦!可以回去坐着听课了。”自此老伴就能坐着听课了。

站在旁边的我亲眼见证了师尊亲手清理身体的全过程。整个礼堂里响起了阵阵掌声,神了!真的神了!!奇迹真的在我老伴身上出现了。

第一堂课是我背着老伴進会场的,但下课时她感到两腿变轻了,竟自己慢慢的走出了礼堂。回到家门口后,当我再次准备背她上楼时,她说:“我自己走走看。”结果她把着楼梯扶手一步一步的走上了三楼,这真是个奇迹!一个久病卧床不起的人,经过师尊两分多钟的清理,刚听完师尊一堂讲法课后,竟然可以自己行走并上了三楼回到家中,真是不可思议的奇迹!

以后老伴的康复过程也非常快。随着炼功、听讲法录音,逐渐感到双腿有力了,一个月后就可以上菜市场买菜了,慢慢的又可以在炼功后开始干点家务劳动了。到七月初,师尊第二次来大连办班前,我们就可以跟其他同修一道乘公交车自行到机场去迎接师尊了。在第一次学习班时,为了感谢师尊的救度之恩,我们专门定制了一面写有“法轮功法 科学瑰宝”的锦旗,在传法班结束时敬献给了师尊。

这样奇迹般的变化不但深深的震动了我,而且也在我们单位里引起了很大反响,使很多人都知道了法轮功的神奇!不但认为“法轮功好”,还纷纷争相要求学功。在我们地区也引起了不小轰动,非常希望师尊能再来我市办班。第一次学习班时约有500多名学员,等师尊7月份二次来大连办班时人数就增加至4000多人,其中我们单位连家属在内就有二百多人购票参加了学习班。在师尊12月份第三次来大连办“法轮功报告会”时,市体育馆里6600多人的座位上全坐满了人,就连场地中央及所有的步行道上也挤得满满的。真是大法在洪传,众生在期盼!

师尊说:“这样的事情,机会不多,我也不会老这样传下去。我觉的能够直接听到我传功讲法的人,我说真是……将来你会知道,你会觉的这段时间是非常可喜的。当然我们讲缘份,大家坐在这里都是缘份。”[2]这不是在说我吗!十九年的时间过去了,但当时会场中的情景依然历历在目。师尊说话的声音及动作……我当时的喜悦、感动、敬佩、感激之情仍然充满在我心中。永远都在打破我层层层层人的观念,荡涤着我这被污染了的心灵。我也正是因此而走入了大法修炼。师尊的慈悲使我们成为世界上最幸福的人。

大法神奇 科学见证 助师正法

随着老伴的逐渐康复,我也得到了解脱。不但可以正常参加科研工作,也能够放心的出差和参加各种学术会议了。甚至还可以返回家乡母校参加与五十年未曾见过面的老同学聚会。他们见到我时都感到非常惊讶,还认为我老伴有病不能来参加呢?没想到我却轻松高兴的来了。我讲述了亲身经历的师尊神迹,他们都惊叹不已,纷纷从内心里发出了赞扬——“法轮功真好!”我这些同学中有的是卓有成就的博学之士,也有的是某些尖端科学领域中的专家权威。在与我交流讨论中不时发出真诚的感慨——“法轮大法才是真正的科学!”……他们说:“你亲身的经历就是最真实的见证!”这些年来在清明期间我经常来往于南北城乡之间,师尊的神迹和大法的恩德也在亲朋好友之间人传人的传颂着。

由于我步入了修炼,使身体保持了良好的状态。从而在退休后由于工作需要又被课题组返聘多工作了十一年,为心仪的科研事业发挥余热。更可喜的是经过大法修炼,在“真、善、忍”法理的指导下,心性不断的提升。好象师尊给我增智增慧似的使头脑更加灵活,精力更加充沛,对各项科研实验数据的分析更加精准,对矛盾的剖析更加正确。使我所参与的科研课题在与化工、生物、医学专业人员紧密合作中,开创性的研制出一种新型的生物医学电子学规模化制备系统。其技术性能及水平达到国内外先進甚至领先地位。并为以后接手的工作人员進一步的改進工作打下了良好基础。为此,在我二次完全退休后的那年,获得了市 “技术发明一等奖”。

师尊说:“那么作为一名修炼者要用一切有利的条件,洪扬大法,证实大法是正确的,是真正的科学而不是说教与唯心,是每一位修炼者为己任的。没有这洪大的佛法就没有一切,包括宇宙最洪观到最微观,以至常人社会的一切知识。”[3]

我作为一名现代科学工作者,因师尊为我老伴清理身体而喜得大法并在大法中受益,这是我的福份,这一切都是大法师尊赐予我的,没有师尊的救度就没有我的今天。不管我是以什么形式走進了大法都是我和大法的圣缘,我无比珍惜。所以我要用我的一切有利条件洪扬大法,证实大法是正确的,是真正的科学而不是说教与唯心,更不是迷信。回想我这十九年的修炼路很惭愧,因为自己修的不是太精進,人心根本没有去多少。三件事也在做,但是按师尊要求还差的很远。在个人修炼上,有些事还和常人一样。对照师尊的法,再看看同修们在大法中修炼的那么好,我很受感动。现在我虽然年事已高,但是我们正全身心的投入到大法修炼中,兑现史前的誓约完成史前大愿,按着师尊的要求去做。

师尊说:“其实,如果你们念很正,走在街上、生活在你的城市里,周围一切的环境都会被清理。你的存在就是在起着救度众生的作用。”[4]所以我们要多学法、学好法、正念正行、修炼如初。更多的救度众生以报师尊救度之恩。

层次所限,师尊为我们付出的太多太多了无以言表只能拜谢师恩!
合十

注:
[1]李洪志师父经文:《精進要旨》〈论语〉
[2]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3]李洪志师父经文:《精進要旨》〈证实〉
[4]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零四年纽约国际法会讲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