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师父在一起的日子(四)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十一月五日】(接前文

四、大连二期传法班

大连二期班来之不易呀。本来这个时间原定是去别的城市办班的,但他们没安排好。在师父从新计划时,正巧我在旁边听到了,于是就求师父在大连再办一次班。因为第一次外地来了二百多人,本地只有五百学员,下一次人数一定会很多。师父采纳了这个意见,定下了大连二期班从七月一日开课。师父慈悲救人啊。

一天在我家,我听到师父与老学员谈话。老学员问师父票价怎么定,第一次班是五十元,说真话分给气功协会的提成后,所剩无几,连费用都入不敷出,这次师父的意见是老学员减半,那怎么处理?师父顿时严肃起来,说:“你怎么能说这样的话?你知道我们来干什么的?传法的!什么也没有法重要!不要在钱上打主意!学员不都是有钱的,这次新学员照旧,老学员减半,二十五元,至于气功协会的分成可以跟他们协商。”

听到师父的话,我感动的只想流泪。别的气功师用气功挣钱,一、两天的班就收几百元,所到之处大吃二喝,住高级宾馆,车来车往,派头十足。而我们的师父吃方便面、住招待所、没有小汽车、跟随的学员大包小卷的背书随师父全国各地的走,十堂课九天班下来只收五十元,这次老学员还要减半。走遍全世界能找到第二个人吗?师父您辛苦了!

学习班在机车厂礼堂举办,本来只能容纳两千七百人,但知道师父来办班,老学员蜂拥而上,群众也闻讯而来,只好又卖了站票,控制在三千人。从大法的角度讲,机车厂是大连收益最好的企业。法轮大法在这里办班,学员在这里开心性交流会,厂里学员很多,连领导干部也好多都是学员。受大法的庇佑,工厂经济效益自然在大连是名列前茅的。

开课前的一天我接到一个电话,他说他是市里一位军级干部。他接到北京军区的老领导的电话,告诉他李老师要来大连办班,要他给家属们买几张票。他来到我家,我们攀谈起来。他告诉我说北京的老首长和家属已经听过老师讲法,并说这功非常好,身体的转变可大了,所以想到大连再次参加班。他还说如果可以的话他想多买几张票,自己也想参加。一年后师父再次来大连,我告诉他可以来见师父,他兴冲冲的立马就赶过来了。在师父面前,他坐姿端正,礼仪周全,临走时还给师父敬礼致意。我送他出门时问他:“您戎马生涯一生,现在又是军政委,您信佛法吗?信李老师吗?”他说:“我信!李老师威德太大,任何人在他面前都会被他盖住的。”这话说的真好,说到我心眼去了,真的是任何人都会被师父的威德盖住的。

要开课了,老学员把学员证给我,她说这里面有师父亲手做的两百张,同时递给我几张说这就是。我分给了几个人,这张学员证至今我还保留着,上面有师父的印鉴。

这次师父是结束郑州班后来大连的。郑州班上发生的事很多学员都知道,师父在法中也讲过。不过在这里师父讲的内容比较详细些。师父告诉我们:在讲法时有一个很大的类似恐龙一样的动物来干扰,结果狂风大作,鸡蛋大的冰雹霹雳哗啦把学习班礼堂的屋顶都砸漏了,电也没了,课没法上了,有学员送上手电。这天的事当地报纸都登出来了。师父看它如此嚣张、不知天高地厚的肆意破坏传法,于是就出手了。那个东西挺厉害,要是没有点真本事还治不了它呢,但在师父这里它什么也不是。师父打大手印,把它制服了,最后它变的很小,被师父抓在手里,放入一个矿泉水塑料瓶里,化掉之后就把瓶子丢進垃圾箱里了。师父传法以来,一些妖魔鬼怪无孔不入的非要捣乱不可,那只能是自取灭亡啦。

师父是从济南坐飞机来大连,可是邪魔干扰的太厉害,天气大变,狂风暴雨,飞机停飞,日程被延误了。能不能按时到达,学习班能否准时开课,一切都在变化之中。各地询问的电话一个接一个。突然接到通知,师父一行改道,经由烟台乘船而来。

消息不胫而走,码头上来了百余名学员,有人还打起横幅,上面写着“热烈欢迎李洪志老师来大连”,很多照相机都调好了焦距,就等船到码头了。部分学员去船上恭迎,大部分在外面列队等候,一切都井井有条。船向泊位缓缓靠近,船名叫“新世纪”,是碰巧呢,还是寓意深远哪?师父正在开辟新世纪哪。师父站在下船口。看到下面这么多人在欢迎,原来站在最前面的其他客人都知趣的让位,让师父站到第一人的位置。很多人惊奇的发问:“这是什么人物来了?”

学员们欢喜雀跃,鼓掌欢呼,师父也高兴的同大家挥手致意。拥簇着把师父迎到码头外面。师父见到更多的学员来了,便问我:“是你安排的?”“不是安排的,是大家知道消息后自动来的。”我笑嘻嘻的答道。

安顿住处,师父严令不准住高档酒店,谁拿钱也不行,只能安排到出差人住的一般的小旅馆——武汉宾馆。

(待续)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