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师父在一起的日子(二)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十一月三日】(接前文

二、锦州之行

四月四日,我们开车送师父去锦州办班,正是清明时节雨纷纷。车子一上路,天阴下来,而且落下细雨。我说:“师父,下雨了。”师父说:“下雨不好吗?”“不好,路不好走。”师父笑了笑,说:“清明了,该下雨的,那么就让雨下在咱们后面。”听了这话,我认真观察起来。天阴的愈发重了,就像一帘黑幕把天地全罩起来了。师父说完话,手就开始转动起来,这次我知道师父是在转法轮。我透过师父和司机中间的挡风玻璃紧盯着黑黑的前方。过了几秒钟,黑幕撕开,大片大片的乌云瞬间离散变淡,迅速消失,露出了灰蓝色的晴空,雨当然也停了,那景象就象看电影一模一样。回过头看车后,依旧是黑蒙蒙的天地。我和司机都惊喜万分,如不是亲眼所见,别人说了恐怕也难相信的。

司机的天目比我好多了,他看到高速公路两边不时有一些矮矮的人物出现,于是就问师父他们是谁。师父说那些是各处的“土地”,他们是最基层的神,数量最多。一座大山有大土地,小山也有小土地,到了谁的地盘谁就出来,各管一段。原来是师父走到哪里,哪里的土地神就出来迎接。师父还说,大连的两条龙也一直在跟着护送。

快十点钟了,我们走到盘锦,停车去了一个路边小饭店。進了门,外面就下起雨来。我告诉师父下雨了,师父笑了笑,就站到了窗边,转起了法轮。我也算有经验了,马上也站到门边,看看表,不到十秒钟雨又停了。

车子到了锦州,要找市气功协会。司机问怎么走。师父说也是第一次到锦州,司机就下车打听路去了。我看见师父用手凌空在画地图,一条线一条线的画着。师父说:“往前走,再往右拐,一百五十米处就到了。”司机回来了,说人家告诉往前走就到了。我心想:师父告诉还右拐呢。到了一个十字路口,师父叫右拐,开了约一百五十米司机把车停下,我俩下车去找。路边没有,拐到道边楼房的后面,气功协会的牌子赫然入目。

我想打电话找打前站的老学员,问了几次师父也不搭腔,也就不敢再问了,车子只是往前开去。突然听到一声“师父!”我看到老学员正跑步从大道对面奔过来,隔着车窗对师父说:“我一直盯着,车子出发了,但十点钟又停了。”我插嘴道:“我们(停下)吃早饭了。”老学员接着说:“对,又出发了。我们正在做学员证,就看到师父来了,我告诉她们,别做了,师父到了。一出大门就看见车来了。”听到此别提当时我多吃惊了,我说:“怪不得师父不说,闹了半天你们是这么联系的。”师父也笑了。

白天不上课,我们开车去市内游览。笔架山是锦州有名的旅游胜地。在公园入口处有一口井,师父和老学员站在那看了半天。我也随过去看,什么也看不见。师父对老学员说:“你教给她看,看见什么就告诉她。这条跨海路实际是一条卧着的龙,那口井就是他的眼睛。”有师父的吩咐,老学员便认真的开始教我。师父已经前头走了,老学员告诉我:“快看,小龙子穿粉色衣,正在扯师父的衣服,和师父闹玩儿呢。”我看过去,只看到师父一人在那走路。

老学员又让我向大海的两边看,说有许许多多的大神都敬立两旁,但前面有绿色的大法轮挡着,不让他们靠近。我看过去,只看见海面平静如镜,汪汪的一望无际的海水。我感到自己好没有用,老学员这么苦心教我,我竟只能交白卷。

老学员又要教我看,我便对她说;“您别说了,我什么都看不见,您挺累的,我还挺着急的。”我无心的向对面的笔架山望去,竟看见它在放光,被厚厚的一层光环罩着。我们快步赶上师父。师父说:“这条路本来就是给人过海的,但现在中间却断开了,只能渡船过去,都是人为破坏的。”

要上山就要先乘渡船,上船后,发现海面突然不平静了,甚至是有些波澜壮阔。司机说:“师父,您站在中间,我会游泳。”我明白,他的意思是说船晃的厉害,他站在外围,好保护师父的安全。在船上师父可高兴了,不时的向水里摆手打招呼,就听老学员说:“出来这么多。”我不解的看着师父,师父说;“她说的是海里出来许多生灵,他们看我来了,都高兴的手舞足蹈,所以浪就大了。”司机似乎也看到了些,只有我太没用了。

司机告诉大家,我们的船不是在水里走的。他看到我们上船后,海水突然间就分成两半,象两堵高墙直立着,水在上头向两边翻花,而我们的船就在底部的平坦大道上前進。他怕我们不相信,再三发誓说的是真话。守着真人不说假话,在师父跟前,凭谁也不敢胡说八道的。司机说的,我相信是真的。

来到庙的大堂,里面摆满了神像,老学员告诉师父:“象推墙一样,把它们都推出去了。”我不知道她在说什么。师父看到我困惑的样子,说:“你不懂她的话吧?她是说,我的法身把庙里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全部清理出去了。我每到一个地方,去前我很多法身就会先到那里,把那里清理完毕,然后我才来。现在到处都很乱。”

老学员说:“他们说他们有的不是原来的,是新造的,原来的在文化大革命时被砸毁了。”这回我懂了,便找到一位庙里的人问了问,果然如她所说,其中一些佛像是后来新做的。

笔架山山顶有个庙,里面雕塑的是海龙王,师父在这里看了很久。师父说:“这尊海龙王雕塑的和真的简直一模一样,作者一定是有海底生活的经历,那模样、衣饰都活灵活现的。这样的雕像在当今世界上不是独一无二的,也是极其少有的,很珍贵。不过人哪,总是用人的思想去想神。给神像做件红披风穿上,其实人家有自己的衣服好看着哪。你人的那个东西黑乎乎的,都是那些求财求名的心,神看了很脏很脏的……”

第二天学习班开课,我和老学员坐在最后一排。一个醉酒的中年男人突然闯進会场,又喊又叫的。师父在台上挥挥手,说:“让他出去!”一位穿着警察衣服的高大学员把他撵出会场。晚上回到住处,师父说:“一位疯道進来破坏我讲法,十恶不赦。”老学员说:“师父挥手时,一个响雷把他打出十几丈远。”

因为大连还有许多事要办,两天后我们要返程了。要离开师父,心里好难过。师父送我们上车时又嘱咐了许多话,让我们好好学法炼功,一定要修炼圆满。

(待续)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