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同修相互配合 共同精進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十一月十四日】说说我和同修在助师正法的道路上相互配合、共同精進的一些事吧。

我负责我们学法小组及另两个组的全部资料。因为年前还要制作台历,还有过年用的送福真相小袋。送福真相小袋里的内容很全面,资料做得很精致,人们反馈非常好。这个项目我们做了三年了。由于资料量比较大,所以往年这两个项目赶在一起,会很忙。为此我就在八、九月份不太忙的时候,提前把过年用的送福真相小袋做好。因为这个项目对打印质量要求高,打印速度相对慢一些,只要打印好了,我就拿给同修,请同修帮着裁剪和粘贴。只要有时间,我就做,这样都打印了两千多份了。

把这些刚送到同修那里,我家里就来了亲戚。

一个星期后亲戚走了,我到小组去才发现,同修们把我打印好的资料都拿到家里去做了,每人多少份,但剪好拿回来的很多都不合格。我非常生气。没有制作过的同修不知道怎么做,只是凭着自己的想象,做得很粗糙。做成这样,世人能喜欢吗?这不是在浪费资源吗?不珍惜我的劳动,打印机也耗费很大啊,这印了多久才印成的……越看、越想越生气。就问同修:为什么不和我商量一下就分出去呢?也不是急等着用的,这么粗糙怎么办呢?已经裱糊完了,还不好返工。

没想到,我气,同修比我更气,说出的话更难听:“你怎么那么独裁啊?怎么什么都你说了算啊?我们看你那么忙,我们想帮帮你,你还不领情,那好啊,以后我们什么都不管了,你就一个人做吧……”

我当时愣在那里,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但又觉得自己没有错啊,资料做的精致一些不是为了更好的救度众生吗?做的那么粗糙,世人愿意要吗?我没有错。既然我没错,那就是同修的问题了,同修有不让人说的问题。我嘴上没说,心里想:“资料点本来就是我一个人在做嘛,什么时候要你们帮忙了?我还信不着你们呢。这回是你非要做的,我教你多少回了,你都没学会,自己还不会就教别人做?现在做成这样,你还生气?你们帮什么忙了?这是帮倒忙!”

心里这么想着,翻腾着,嘴上没说啥表情当然就很冷漠。同修们你一言我一语的,不欢而散了。

回到家里,越想越气,生同修的气:你们这是救度众生吗?这么不用心做,做的这么烂,世人还不得嫌弃啊?给谁谁能要啊?怎么这么不负责任呢?打印那些花的图案费了那么多的时间,打印机也很辛苦,一张一张的没有任何瑕疵,被同修几剪子就给断送了,还不让说,还不服气,还说我独裁?越想越气,晚饭都没吃。也没心思干别的,想学法,心怎么也静不下来,七年谷子八年糠,什么都翻出来了,大脑一刻都停不下来,发正念清除这些不好的思想,还是不行。突然想到:怎么不求师父啊!

师父的法马上打入脑中:“修炼人 自找过 各种人心去的多 大关小关别想落 对的是他 错的是我 争什么”[1]。

我就一遍一遍的背,大声的背,背一遍心里亮堂一些,背一遍心里亮堂一些,最后心敞亮了,真是佛法无边啊!谢谢师父!

第二天,我去给同修道歉,可同修还是不依不饶的。我就解释,可同修就是听不進去,埋怨我的话一大堆。这时,师父的法又打入脑中:“如遇强辩勿争言 向内找因是修炼 越想解释心越重 坦荡无执出明见”[2]。

我没有再说什么,默默的离开了。

往家走的路上,同修的话一直在耳边回荡,同修的这些话竟然都是平时我听不到的,怎么也想不到那些话是说我的,心里那个难受啊,自己真的是象同修所说的那样吗?我有她说的那些问题吗?一遍一遍的找自己,一直找到家了。丈夫见我紧锁着眉头,一脸难受的样子,问我怎么啦?我问我丈夫:“我独裁吗?”丈夫说:“是。”我又问:“我自以为是吗?”丈夫答:“嗯。”“我看不上别人吗?”丈夫说:“对。”“我不相信别人吗?”丈夫回答说:“没错。”……

我不敢再问下去了,我怎么是这样的人呢?这些不都是党文化的东西吗?我这么多不好,我怎么一直都没意识到呢?独裁,共产党才独裁呀;自以为是,这是执着自我呀;看不上别人,这是妒嫉心;不相信别人,这是疑心呀!另外这里还有不信师不信法的因素啊!每个大法弟子都有师父的法身看护,都有师父在管,不相信同修,是不是也有不相信师父的因素呢?

想到这,我告诉自己:只要不是法中的东西,只要是不符合法,就不要。就清除。就归正,就修掉它。理清了,就发正念,就开始学法,看《九评共产党》。不断的看,不断的清除这些党文化,这些个毒素,不断的学法,不断的看到法理,不断的得到师父的加持,正念越来越强。

又到了学法日。见到同修我首先给她道歉。这一次,看上去同修很不好意思,马上也向我道歉。感谢师父的巧安排,既清除了旧势力想间隔我们的阴谋,又清除了党文化的毒瘤,我和同修也都在这次的冲突中提高上来了,真是一举四得啊!我们一起把不标准的“送福真相小袋”修改了,看不出来修改过,很精致。

事情过去快一年了,我和同修配合的非常好,台历、送福真相小袋都按时发放出去了,和往年一样,世人反馈非常好;二零一四年神韵光盘母盘来了,我们一起制作神韵。配合越来越默契。

在师父的呵护下,在助师正法的道路上,我们相互配合、共同精進,各种真相资料应有尽有,真是路越走越宽。

注:

[1]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三》〈谁是谁非〉
[2]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三》〈少辩〉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