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同修的离世查找自己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十一月十一日】几个月前,我地区一个同修被病魔折磨十几天离世了,这在同修中引起了不小的震动,都感觉到意外,很多同修说:“他做的那么好,怎么离世了呢?”下面我就把我知道的、看到的、听到的在他身上存在的问题说出来,也找出我自己的不足。

他是一个老学员,是一个项目的协调人,他带动了不少同修走出来救人,他用手机对打劝三退,已三退的人数很多。他法学的也多,《转法轮》他已经看了上千遍了。

他对我的帮助很大,我对他也有很强的依赖心。上网发表三退就是他教我的。可是,后来我发现他在发表三退时,只写退队,然后把所有的人名写在后面就发表了。我问他:你怎么只写退队呢?他说:只要对方同意退,我就用队代表,不用多问。我说那不行,他说行。他不但自己这样做,当别的同修在问对方加入过邪党的什么组织时,他也不让问。后来,他在与外地同修交流此事时,外地同修说不行,他才改过来。后来,我又发现:如果一个人退的是党团队,在发表时,他只写退党;如果一个人退的是团队,在发表时,他只写退团。我问他你咋这么写呢?他说里面都包括了。

今年他在离世的前十来天,还到我家,连着来了两趟。他说,他这几天又出现了象二零零九年的病业状态,没说上几句话,他就开始不停的咳嗽、吐痰。他没有找出现病业状态的原因,而是讲他和同修之间发生的间隔。当我说起写诉江状时,他说了一句:“谁看呢!”我听了感到很诧异。二零一三年,他在我家和我一起切磋时,他说出自己和一个异性发生过两次关系,他还说他在二零零九年身体出现过严重病业,咳嗽、喘,一宿能吐一盆脏东西。

过了几天,有个同修来我家,谈起他的病业时,同修说,前不久去他家时,看到他手上戴着一个男士的大金戒指,说是庆祝他和妻子的结婚纪念日,两个人都买了,还买了衣物。当时我和同修都想他是把钱用错地方了而出现了病业假相。

离世前,他前胸后背痛的很厉害,人也脱了相。在他离世后,同修在他家床底下一个不干净的地方找到一本《转法轮》,这是不敬师不敬法的问题。

又有同修说他们夫妻情很重(妻子也是法轮功学员,孩子已结婚),出来進去经常要亲热一下,而且夫妻之间的欲望很强,有一个了解他的同修提醒过他,他说要不妻子不愿意。在这次出现病业状态,这位同修去看他时,他说都怨他妻子,没有找自己。

又有同修说出了他二零零九年病业好转的真正原因:那时,很多同修都来帮助他,也不见好转,有一对夫妻同修在没有外人在场时问他:你有什么话还没说?这时他才说他把一位异性领到家里,并发生了关系。说出之后,他身体才渐渐好转。

在以后的时间里,他又给一个女同修发过带有暧昧语言的短信,女同修很理智,疏远了他。从中不难看出,他的色欲之心没从根上去掉,而且隐藏的很深,并被旧势力放大加强,最后被旧势力拖走。

修炼真的很严肃,不是纸上谈兵,一定要真修实修自己。做大法的事再多,也代替不了实修。

从离世的同修身上存在的问题查找自己,发现自身也存在许多相似的问题:因为怕心重,曾经把宝书《转法轮》从中间分开,卷起藏起来,致使书页都成了单张,有两张书页都变黄了,这是不敬师不敬法。

我们夫妻虽然已十多年没有欲望了,但我曾经有一段时间在心里想:和丈夫结婚二十多年了,他一次都没陪过我上街买菜或买衣服,哪管在我买菜时,帮我拎一下菜,我都满足,对那些出入成双的夫妻产生了羡慕心。于是,那段时间里我晚上睡觉时经常做梦别人给我介绍对像,都是我平时熟悉的同事,有的比我大,有的比我小,我都同意。那时我还挺纳闷,怎么总做这样的梦呢?后来看到同修谈关于色欲的交流文章,我才悟到,是自己的思想不对头了,有瞧不起丈夫的心,对他不满的心,找到了根,才在头脑中清除了那坏思想。

另外还存在儿女情重。有一次在梦中,梦见自己站在院子里,院子外面堆了很多煤,意思是要往院子里运。醒后我就想,那黑乎乎的煤不就是业力吗?就提醒自己做事一定要慎重。过了二、三天,孩子从外地打了电话说,到年底了,想多备点货,过年卖,需要点资金。我说给你邮五万,孩子说行。因为我意外得了一笔钱,我对师父说,我拿出三分之二用在讲真相上,要邮的五万里有二万是用在讲真相上的,属于挪用大法资金。在丈夫去银行取钱的时间里,我想到了梦中黑乎乎的煤,悟到挪用大法资源是在造业,我马上给孩子打去电话说邮三万吧,孩子同意,因为孩子知道我要把一部份钱用在讲真相上,非常支持我。是我自己没有严格要求自己,差点做错了事。在孩子结婚时,我又浪费了很多的时间。

在写诉江状时,我第一次是用平信让同修替我邮寄的。邮寄前没敢写姓名,当我把电脑关闭后,想再重新打开时,电脑出现了蓝屏,怎么也打不开了,我知道自己做错了,就对师父说:师父,我错了,请您让我把电脑打开,我重新写。电脑真的打开了。重新写完后,署上真实姓名。

不久,同修又帮我在网上邮寄写有真实信息的诉江状,之后受到了当地社区主任的干扰,在思想中也冒出过不好的想法,我马上否定它,那不好的思想不是我,它是后天形成的变异观念和思想业力,我不承认它,让它灭。

我还有显示心,妒嫉心,想改变别人的心,不让人说的心,还有利益心,怕心。在迫害初期,由于自己不理智,总在一个地方邮寄真相信,被蹲坑的恶警跟踪,到现在还被干扰,在同修的帮助下,我才认识到,由于自己当时没有用正念否定,承认了邪恶,形成了这种假相。在家里呆着,脑子里都在想着那些假相,那个怕的物质在自己的空间场里不知有多厚了。

今天把它写出来,把它彻底曝光、解体。在修炼的路上没有小事,每一件事都得严肃对待,不要再被邪恶抓住、放大,成为迫害我们的借口。正法走到了今天,我们真得回头看看自己人的这层壳蜕掉了多少?执著的心放下了多少?

层次有限,有不对的地方,请同修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