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父时时都在我身边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十月十八日】我今年六十三岁,修炼法轮大法十九年。在这非凡的十九年里,在大法法理的指导下,我身上、身边发生了无数神奇的事,几天也写不完。在此,我只将修炼中的几个小故事写出来,感谢师父的慈悲苦度,证实法轮大法的真实不虚。

一九九六年初的一天,我走進了长春工人文化宫听师父在广州讲法录音。师父说:“我一直在班上给大家讲法,大家的心性也在一直发生着变化。我们好多人走出这个礼堂之后,你会觉的象另外一个人一样,保证你的世界观都发生转变了,你知道你将来怎么样去做人了,不能那样稀里糊涂了,保证是这样的,所以我们的心性已经跟上来了。”[1]

听完课往家走的时候,我的大脑空空的,只有一句话在反复在我耳边响:我这四十来年白活了!我这四十来年白活了……

第一次炼功

“所以他的一生争来斗去的,这个心受到很大的伤害,觉的很苦,很累,心里老是不平衡。吃不好,睡不好,心灰意冷,到老了,把自己搞的一身糟,什么病都上来了。”[1]

我就是师父讲的那种人。我原来有多种病:神经衰弱、胆结石、脑供血不足、梗椎两节和腰椎三节增生、心悸、腿风湿病等,还有一种奇怪现象,就是从腰部以下一年四季都是冰凉的,从骨头里往外凉。睡觉时电褥子打开、身上用热水袋暖着还觉得冷,有时热水袋的铁盖贴在身上都烫起泡了,自己都没感觉。每天全靠药顶着,真是没有三天好日子过。

得法之后,我的世界观就改变了。才明白了人应该怎样活着。当天我就跟姐姐在家学炼第一套功法,刚一做“弥勒伸腰”时,全身感觉很冷,紧接着开始发抖,上下牙齿碰得咯咯响,根本控制不了,家里人都觉的奇怪。我不想炼了,姐姐说:“这是好事,是师父管你了,在给你消业哪!”我就又坚持着,虽然动作不大标准,可一直学完一、三、四套动功法。当炼到第四套功法时身体不抖了。炼第二套法轮桩法时,我一口气坚持下来了。在炼第四个动作两侧抱轮时,我就觉得两只手一节一节的往上长,就象香蕉在树上长得那样,一串一串的很大很大的足有一米高。我睁开眼睛左右看看,手没变样,可是闭上眼两手的手指就往上窜。

炼完功身体很轻松。从那以后身体就没有冰凉的感觉了。不知不觉的各种病不翼而飞了,身体非常健康。一直到现在十八年来我没吃一片药、没打一针。法轮功祛病健身显奇效,我就是个活见证。江泽民邪恶集团造谣说什么“炼法轮功的不让吃药”,太可笑了,人没有病了干嘛要吃药啊。

“把身体缩到微观中去”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江泽民流氓集团开始疯狂迫害法轮佛法。全国各地的大法弟子为了说句实话证实法,纷纷到北京和平请愿。二零零零年九月二十七日我和三名同修一同踏上進京的列车,为了防止在火车站遭阻截,我们在市郊的小站上的火车。上车后发现在我们同一节车厢内还有八名不认识的同修,我们在前面,他们在后面。火车开到四平车站时,只见站台上布满了警察,一会儿上来一帮警察强行把后面的八名同修劫持下车。原来他们被恶告了,警车一直从吉林站追到四平站。

形势十分严峻。我们不停的背法,一刻也不敢溜号,只有一个念头:一定到北京去,谁也挡不住!一路上不时的有警察巡视,查身份证。到了午夜,人们都休息了。我一点也不困,我想去北京护法不能不炼功啊,现在只能炼静功。我在上铺,根本就坐不起来。突然有一句话打入我的脑海中:“把身体缩到微观中去”。

我一边不停的重复着这句话,一边把被子披在身上坐起来,开始时只能低着头打坐,慢慢的头就直起来了,后来怎么使劲往上挺也碰不到车棚上。就这样整整打坐了一个小时,平时在家打坐咬着牙才能挺半个小时。我知道是师父在加持我,让我体悟到佛法神通的奥妙。

扛起五十斤的白面袋子转眼到四楼

二零零三年我给一位得脑血栓的老太太家当保姆,她老伴患心脏病、高血压,也做不了饭,儿女们都有工作脱不开身,就雇我来照看俩老人。每天做三顿饭、洗衣服、打扫卫生。有时间我就给他们讲真相。

开始他们有些害怕。过了一段时间,他们对我的工作很满意,说我心眼好,人实在、勤快,干活干净利索。我说,法轮大法叫我做好人,更好的人。我也给他们讲我原来也有很多病,学炼法轮功后都好了。可是政府现在不让炼,还无故抓好人。老俩口听了很同情我,并说在他们家谁也不敢来找我的麻烦,让我该干什么就干什么。

我每天把该干的活用最快的速度干完,下午就给老太太读大法书(老太太半身不太好使)老太太听了我读的大法书后说:李老师讲的太好了,可我也不能炼功啊!我告诉她,只要你真心修炼,师父什么都能管的。她心很纯,不能炼动功,就靠墙炼抱轮。她的身体日渐好转。大约四十多天后,老太太来例假了。真是太神奇了!她说:大法书里说的句句都是真的啊!

有一天老头的工厂里发给他一袋五十斤白面。他在楼下喊我,让我把面扛上去。我一听五十斤,心里有点犹豫:我可从来也没有拿过这么重的东西呀!可我不拿谁拿啊?他自己上楼都费劲别说拿东西。我心里求师父帮助,鼓励自己:我是大法弟子我一定行,这也是证实大法的啊。我到了楼下,二话没说扛起五十斤面袋子就上楼。说来也真神了,我怎么一点也不觉得重呢,刚上了两层楼怎么就到了四层他家的门口了呢!

老头空着手上四楼,喘了好大一会儿才说:“你可真行,五十斤扛起来不费劲就上四楼。”我说,学大法之前我连十斤的东西都拿不动的,这是大法给我的神力呀。

网线接反了,依然上网下载

二零零九年夏天由于邪恶对我市资料点的破坏,我和周围的二十来个同修都没有资料来源了。协调人让我暂时接过来做这部份资料。那时我刚学会上网不久,还没做过什么资料,宽带网线也是新安上的。

一天技术同修告诉我用路由器上网安全系数大,就给我一个路由器,说是明天上午来给我接路由器。第二天我在家等了一上午也不见他的影儿,心想今天是从明慧网下载资料的日子,不能耽误同修看《明慧周刊》呀。眼看中午了,我着急,就自己把路由器接上了,又把网线、电脑都接在路由器上,开始联网。一直试了两个多小时,也没上去网。我想这是为了安全才这么去做的,这也太不好上网了,但又一想还是安全第一,安全重要。

我知道技术同修非常忙,一定是有更重要的事才没按时过来。我求师父帮助:让我连上网下载明慧周刊,同修还等着看呢。我要耽误了,就会给同修们造成一人被绑架,资料点就瘫痪了的压力。一定按时把资料做出来、送到同修手中。我发了十分钟正念,再一试,连上明慧网了。下载了周刊并用彩喷打印机印了两本。这回放心了,想赶快吃口饭好接着打印。

正在这时技术同修匆匆来了。我告诉他安上路由器不好上网了。他说不可能的,路由器需要设置一下,安上就可以。我说我给安上了。他看了一下笑了,说:“你肯定上不去网,你要上去网可就神了,你都把线接反了。你看路由器这四个插孔颜色不一样,一个浅蓝色的是连接网线的输入孔,那三个白色的是连接电脑的输出孔。你正好给接反了。”我说你还别说我真上网了,他说:“那是不可能的。”我见他不信就把打印出来的周刊拿给他看。他赶紧连上网打开一看是同一个文件。嘴里不停的说:“神了!神了!”

“我嫂子真变了”

我丈夫家哥五个,他是老大,一个弟弟三个妹妹,家里很穷。他爸爸是六十年代的老师范毕业生。应该分配在省城当教师,可是因他朝鲜战争时没上前线就回家了,上面就给他扣了个“逃兵”的罪名。为此被下放到郊区小学校工作。

他妈妈因为孩子多,生活困难,有病没钱医治,经常吃不饱饭,身体十分虚弱。我们结婚后就得照管家里。一直帮弟弟、妹妹找工作,成家。眼看好日子到了,他妈妈却一病不起。可怜的婆婆五十九岁就病故了。

婆婆住院时本应大家都出钱,可丈夫的弟妹们一分不拿,我丈夫只好借了四千元公款,而且每月还要扣利息。那时我们每月工资才三十多元钱,小孩子还要上学。这笔债对我们来说压力太大了。为此我丈夫还和他弟妹生气。

婆婆去世后公公把老房子卖了,去了二妹妹家住。我们以为公公能主动的替我们还借的公款,可是他连提都不提。给二妹妹家买自行车、给小妹妹买电视。我一听火冒三丈:这也太欺负人了。我家借的公款不还不行。我带着九岁的儿子就去找公公要钱去了。谁知道还没等進院,二妹妹和公公就撵我走,我不走他们就拿砖头打我们,我怕打着孩子就回来了。我给丈夫下了令:你家的人永远不许進咱家的门,来了就打断腿。

从那时起我和他的家人如同陌路人。

学炼大法之后,我明白了这些都是业力轮报,不是无缘无故的事情。我要按着大法的法理归正自己,化解这段恩怨。我主动的请公公和丈夫的弟弟、妹妹们来家吃饭。并向他们赔礼道歉,真心真意的与他们交往。告诉他们是法轮大法改变了我。过年过节主动去二妹妹家,给公公买礼物。她们玩麻将我就给他们做饭,收拾屋子。二妹妹跟他哥哥说:“我嫂子真变了。”

在这十多年的修炼中,师父为弟子付出的太多太多,弟子感谢恩师慈悲苦度!愿天下所有善良人都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早明真相,认清中共邪教,善恶分明,不要错过法轮佛法救度的万古机缘。希望人人都能拥有美好的未来。

合十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