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女医生:法轮功给予我和家庭太多了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十月十三日】伊琳娜•戴维斯女士,是一位秘鲁籍的美国医生,她和她的丈夫、一双儿女都修炼法轮大法。她说:法轮功给予我和我的家庭太多了。

以下是伊琳娜•戴维斯女士自述的修炼经历:

我得法的经历

我出生于秘鲁首都利马,来自一个天主教家庭。很小的时候,我就随家里人一起去教堂做礼拜,读圣经,对于经书中的所写的内容都能接受。在一九九三年,我移居美国。

我一直都在寻找一些书籍,能真正提高自己的道德修养。在一九九九年,一位亚裔同事给我介绍了法轮功,推荐我去读《转法轮》,这本书能真正指导人如何提高道德水平,如何成为一个更好的人。她也说她本人就在修炼法轮功,感觉功法很好,鼓励我去了解了解。我动心了,就去买了英文版《转法轮》和相关的教功录像带。

很快,我感觉读这本书对我来讲难度太大,因为书中有许多搞不懂的汉语专词,又加上英文不是我的母语。那时我在医院实习,同时忙于准备医生执照考试,在家里又要照顾年幼的孩子。一放下这本书,我就忙得再也没有时间拿起来。

在二零零零年,我随丈夫搬到加州工作,在那里有幸结识几位法轮功学员。我参加了一次他们举办的义务教功班,学会了五套功法。同时,西班牙文版《转法轮》也开始在网络公开发布了,我就打印出来,首次将这本著作完整地看了一遍。

从二零零一年到二零零七年这段时间,我带修不修,因为我的生活忙得焦头烂额,白天医院实习,下班回家要照顾年幼的孩子,还要抽空准备医生执照考试。偶然有空时,我才想起学学法,炼炼功。

在二零零七年夏天,我找到了第一份正式工作,只身一人来到纽约。刚开始我很高兴终于找到一份工作,不过新鲜劲很快过去,总感觉我的人生缺点什么。我想我应该帮助他人,但是不知怎么做。于是,我又去了天主教堂询问牧师,但是他没有给我一个满意的答复。

失望中,回到我的临时住所。无意中,我想起来,好好看看《转法轮》吧。好在这本书就在身边,因为不管走哪里,我都带上这本书。从直觉中,我就坚信这么好的人介绍的这本书,一定错不了。

接下来的两个月,有空我就反复拜读这本书,通过互联网,我找到了当地的炼功点,同时参加集体学法,同修们的无私交流,对我帮助也不小。慢慢的,我认定这就是我毕生寻找的真理大道。

法轮功给予我和我的家庭太多了

我以前患有甲状腺功能减退症(甲减),十多年来只好不停服药维持。同时,我还患有严重的忧郁症,经常无故焦虑,伴随周期性头痛,晚上不服安眠药就不可能入睡。炼功后,这些症状不治而愈,这么多年来,我不吃一粒药,但是身体很好,感觉浑身都是劲。

日常生活中,我按“真、善、忍”的原则要求自己,和别人发生冲突了,总是先找自己,不像以前那样,针锋相对。另外,自己妒嫉心,显示心很重,我就积极地去修去这些不好的心。自己心性提高了,对别人,就真能做到宽宏大度。

我有一双儿女,他们也跟我一起学法和炼功,后来我的丈夫也走进来,这样我们全家都修炼了。在家里,我们都在努力成为更好的妻子、丈夫、儿子、女儿,在单位和学校,大人认真工作,孩子认真学习,时时把别人的需要放在第一位。我希望,更多的人都来学炼大法,这样我们的世界就会变得更加美好。

江泽民发起的这场迫害,给很多中国同修及他们家庭带来巨大的痛苦。同时为迫害而制造的谎言也延伸到世界各地,我作为一个在美国生活的秘鲁人都感受到压力。有时参加社区活动时,遇到一些中国人,从他们的眼神中,感觉到很不友善,只是因为我是个法轮功修炼者。

听到中国同修受到的酷刑迫害,我的心里总是很难受。江泽民发起的这场迫害既违反了中国的法律,也违反了国际上有关人权的法律,这场十六年的迫害应该马上结束,江本人应该受法律严厉制裁。

我虽然不是中国公民,但是我希望中国真正变好,希望中国人民更有尊严的生活,象其它国家人一样,可以自由的修炼法轮大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