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手动广播项目中提升自己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九月十八日】

师父好!
各位同修好!

我是从去年纽约法会回来后参加的手动广播项目。在开始的小半年中,感觉自己在手动平台得到很大的提高,与其他同修一样,在播放手动广播的过程中遇到了形形色色的人,经受着各种考验,在师尊慈悲的安排呵护下,在同修的帮助中,我感觉在很短时间内就修去了很多人心和观念。

随着正法形势的变化,法对我们的要求也越来越高,遇到的问题也就越来越多,很多执着心和各种干扰也随之而来,现在把这半年的修炼心得体会和大家交流一下。

一、修去怕吃苦的心

在平台上拨打了一段时间之后,对平台的运行由陌生到熟悉,也就多承担了一些平台工作。一段时间之后,刚刚上平台时的热情慢慢开始降温。加上自己的工作、学法、炼功、上课、考试,时间也非常紧张。有时感到疲惫,不想炼功,那些原本并不困难的工作开始觉的琐碎、凌乱。自己一直认为这是救人的心不强,于是在脑海里无数次的告诉自己:“我是大法弟子,我的使命是助师正法,要精進!”这些意念加深了在脑海里的印象,但一到该炼功、该救人的时候就调整原来的时间安排,结果最后忙得功没炼成,救人的事也没做好。这样的状态很长时间突破不了,急躁和怨恨的情绪渐长,自己心性没修上来,又不喜欢自己的样子,有时甚至形成恶性循环。

一次协调同修交代我每天给负责短信跟進的同修发当天拨打的迅打手机号,为的是大家配合好,能更有效的多救人。当时我就是觉的自己忙,是一百个的嫌麻烦,心里还想:“本来就这么多事情了,还得每天去挑手机案子发给同修?!还要在两个电脑之间转来转去?!”同修耐心的和我商讨,可我却想方设法地找理由回绝。当同修问到我:“就做不到吗?”我才意识到自己的行为根本就不像个修炼人,于是硬着头皮答应下来。

平静下来之后开始向内找:我怎么一忙起来就不像个修炼人了呢?安逸心就起来了?我不禁问自己:我来在世上是为什么呢?修炼不就是来吃苦吗,真修弟子会怕吃苦吗?我是真修弟子吗?我突然明白了,提高自己的机会来了,那些怨恨心、急躁心、安逸心随之而去。

二、坚定信师信法,突破经济干扰

过去一年,邪恶通过经济迫害使我生意上一直处于低谷,学习、上课、考试也占去很多上平台的时间。起初我花了不少精力和财力去考试,注册,努力争取这种情况能够慢慢改善。那段时间自己也很挣扎,不知未来在事业上是个什么情况。后来我才开始认识到,能够被干扰也是自己的问题,我的愤愤不平背后隐藏着自己的名利心、怕心、争斗心、妒嫉心、自我保护的心。修正自己这些心的同时,我又告诉自己不要脱离主流社会,继续学习,准备入行考试。报名的时候已经三月份中下旬了,考试就安排在四月下旬,也就是说我要在一个月之内看完这些英文材料。这次心态倒是还稳,“不怕,该是我的,就是我的,不是我的,要也要不来,一切听师父的安排吧,师父安排我以后做什么就做什么。”

接下来的几天,我照旧上平台做着救度众生的事。这期间学法炼功并没有落下,当然平台上同修帮我承担了大部份工作,我只是在该自己主持的时候才呆在上面。利用这很短的时间完成了复习。考试的当天,早早的起来把法学完。发正念清除自己的各种执着心后再清除各种干扰,并准备足够的时间到达考场。

安全考试很顺利,因为用电脑考,监考人甚至安排大家答完第一科不用等到一点我就可以直接進行第二场法律考试。但看到有些考题的时候,我不知如何应对,老实讲复习的时间还是太短了。我再次告诉自己放下这颗不过考试就会丢了饭碗的心,不接受邪恶的一切安排,只接受师父的安排,然后凭直觉和本能把试题答完了。

回到家中,心还是悬着,我明白这依然是考验,这种期待正是有求的心。我对熟人说安全答的不错,法律就不知道了。“法律,法律”,当这些字一遍遍的从口中吐出,我一下子意识到这不正是对我是否信师信法的大检验吗?我是大法弟子,只要坚信师父,坚信大法,不怕没有饭吃!带着这种信念,我不再想考试的事,把心安安稳稳的放在救人上。一周后结果出乎意料的出现在邮箱里,两科都过了!大家都说我这么短时间通过考试太神奇了。

这一次我更加体悟到,大法弟子时刻不忘做好三件事,一思一念都严格要求自己的心性,坚决不走旧势力安排的路,在我们的生活和工作中就会有超出常理常情的奇迹发生。我们所要做的就是坚定信念,信师信法!

三、正念拨打电话

从参加手动广播平台以来,如果没有特殊情况我都尽量坚持每天上平台拨打,哪怕只打一通。开始时放广播,之后放广播偶尔加上口讲,到现在大多时候在口讲跟進。

最初上平台时我是带着执着心上来的,心想:自己之前除了做神韵和邮件群发,其它大法的项目也没做什么,这次得好好補一补一补了。后来发现这还是从个人修炼的基点,目地是为私的,以至于很多时候趁他们听广播的时候自己照照镜子,浇浇花,擦擦桌子,站起来走走等等,即使安静的坐在电脑前,也没达到“身神合一”[1],发正念力量也不够强大。其实做任何事,首先应该想到自己是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为的是助师正法,救度更多有缘人。

端正基点后,接听率相比之前好了很多。但凡事都不是绝对的,我也遇到过很多不接的,接了挂,设置的,骂人的,放邪党歌曲,放传真等等,在长期坚持拨打中,我发现自己很少再为一通电话接的好坏或喜或忧,或和同修比较接听时间长短,或为对方的骂人而起争斗心。起初遇到骂人的很难做到不动心,骂绝子绝孙的已经是太普遍的了,我心想这帮人太没道德了!

后来记得一个警察说骂我,我告诉他:“你看这肯定不是你爹妈教你的,都是这个邪党给你们灌输无神论和善恶无报的歪理干的,我问问你,你听说过善恶有报是天理吧?不信我给你放广播听听你们身边遭恶报的例子!”那时我的语气里还是带着怨恨的,但我知道我不能和他争斗,自己讲下去可能会挑起他更多的负面思想,就决定继续给他放广播,他真的有把广播听完。

再后来遇到一个恶警可以连续骂七分多钟都不重复词,我觉得他们太可怜了,所以决定给他录音,先给他一个震慑,然后再拨过去坦然不动的告诉他:“听到你的录音了吧?这都可以成为你迫害法轮功的证据,但我们不是为了以恶治恶,是让你明白骂人都是给自己造业,我们中国五千年的文化都是教人向善,做好人的……”等等。他后来也是不骂了,还听了一些真相。

还有一次我拨打口讲跟進的电话,电话一通那面传来邪党的歌曲。我刚要发正念,转念一想,“听而不闻 难乱其心”[2],我没有在意。电话接起来就传出对方破口大骂的声音,还没等我开口,电话已经断了。我想:不行啊,我不能让他这么造业。我准备好了怎么跟他讲,电话一通可他又是霹雳啪啦的一阵说,他就是不相信法轮功,他就是相信××党,我还是没插上话,电话又断了,再拨不接了。

这时我想到自己计划的再好也不一定是按照自己的计划走,想多了都是执着,自己只要有颗救人的心,都是师父在安排啊。想到此电话又被接起来,他问我有完没完啊,我说我都是为了你们好。又断又拨,我意识到每一通电话都是一个考验,看我哪些执着返上来得去掉,看我的心有没有动,怎么动的,看我能不能坚持救他。

有几遍他都边骂边颂扬邪党好,没等我说完就挂。我没有灰心,继续给他拨,心想你可能是我世界里的众生,电话又通了,逐渐他不骂了,但还不断的夸这邪党的好处。我给他讲了共产党的本质,讲了自焚真相,活摘器官真相,他不再出声,认真的听着。我讲到善恶报应,法轮功是什么,告诉他举报电话。

讲到这,我想到那些音符似乎从开始就在告诉我它们也不愿歌颂那个党,我可以利用它讲真相。最后我对他说,听了这么多,你别再骂人给自己造业了,别象歌里唱的一样真把共产党当你母亲,当妈了,赶紧退了党、团、队啊!这时他呵呵一声说:“谢谢你今天给我上了一课,行,我不信共产党了!”我说:“这就对啦,记住真善忍好,法轮大法好,保护好法轮功学员,把真相广传啊!”他答应了,语气中透露出诚恳。忘了这个号码我打了九遍还是十遍,最后一遍听了七分多钟,我知道他明白了。

我再次背诵《洪吟二》〈无〉:“无无无空无东西 无善无恶出了极 進则可成万万物 退去全无永是迷”[3]时,我才明白“视而不见 不迷不惑 听而不闻 难乱其心”[4]之前我只是理解了表面的意思。我们之所以能够做到那一点,是因为心里装着法,那一部份已同化了法。如果在那一刻,师父给我们安排的要提高的那部份都能够同化法,那一部份已经可以做到“進则可成万万物”[3]了,还怕那通电话打不好吗?

虽然我看到的仅是自己在现有层次的一点点儿,还是深深感恩师尊,给我们留下这么珍贵的法!这使我再一次体会到走出那个境界,依然是柳暗花明又一层天。修上来了,一个个众生也得救了!此时对师父的感恩已不再只是在感情上、身体的变化上和功能上对师父的感激,而是更加珍惜和师尊同在的这段宝贵日子,更加珍惜这部法。

结语

最近在手机上学法学到《洪吟二》<无迷>:“谁是天之主 层层离法徒 自命主天穹 归位期已近 看谁还糊涂”时,“归位期已近”这几个字闪了好几次,手机也发出嘟嘟的声音,但既没有短信,也没有邮件,电池也还够,我想是师父催促我时间有限,不要糊涂吧。

层次有限,不当之处,请慈悲指正!

谢谢师尊!谢谢同修!

(二零一四年加拿大法会发言稿)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大圆满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洪吟》〈道中〉
[3] 李洪志师父著作:《洪吟》〈无〉
[4] 李洪志师父著作:《洪吟》〈道中〉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